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画中人
    墨风满眼焦急的寻找落脚点,在上方不远就有一个石台,墨风只好去石台看看有没有山洞了。

    “有山洞。”墨风尽力望去,见石台后面有山洞,心中一喜,拼命往石台靠近。

    “砰!”

    身上的光芒近乎消失,墨风一个翻滚上了石台,多喘一口气都不敢,拼命往山洞里冲。

    “砰!”

    关上石门,墨风直接瘫痪在地上,看着身上的光芒彻底敛下,长吐一口气,这简直是跟阎王赛跑啊,再慢上几步就完蛋了。

    “呼呼呼……”不断喘息,查看着体内安静的玉盘,墨风无奈的摇摇头,虽然这玉盘有点坑,但至少保全了性命拿到了所有星晶,玉盘再强大终究只是辅助性东西,很多事都要靠自己来。

    恢复了一些力量,吃下一颗疗伤丹,晃晃悠悠站起身看向山洞里面,这里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可不能贸然进入修炼,不知道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起身走进,这山洞要比魔王传承的山洞空旷的多,地上稀疏存在着落叶和藤条,里面一根根石柱都被干枯的藤条缠绕着。

    “呼,呼……”

    山洞之中一阵阵冷风吹起,墨风看着前方眼睛微眯,警惕的继续向前。

    绕过几根石柱,只见前方一个石室,石门大开,墨风不断扫视石室内,见里面并没有什么阵法和机关,慢慢走进去。

    走近石室,就见一个骷髅盘坐在一个蒲团上,似乎是某个强者坐化在这里。墨风对骷髅抱了抱拳,表示对死者的敬意,转头再看向周围,周围很简单,没有其他特殊的东西。

    抬头看向墙上,只见墙上挂着一副非常古老的画,上面沾满灰尘,看不清模样。墨风摘下来吹掉灰尘,可见一个绝色女子,绝色女子处在一个湖畔边缘,翩翩起舞,仔细一看,画中人竟然动了起来,舞出优美的舞姿。

    “美。”墨风不禁深陷其中,赞叹这优美的舞姿。画中女子似乎听到了墨风的赞叹,豁然转头看向墨风,一丝凛然杀机从画中杀出。

    “你不是机锋哥哥,滚!”

    “噌!”

    墨风如遭雷击一般身体巨颤后退几步,猛然摇头顿时清醒过来,抛开手中画,画自动漂浮在空中。

    “好强!”

    墨风紧咬舌尖,看到画中女子满脸愠怒的看着他,心中震撼,仅凭一幅画就能达到灵魂上的战栗,可想而知这画中人的真身有多强。

    “你是谁,为何会拿到本尊的画?”画中人质问道,杀气不断,

    “任机锋在哪?”

    “任机锋?”墨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转头看向坐化的骷髅,道:

    “你是在说他吗?”

    画中人转头看向骷髅,脸色瞬变。

    “机锋哥哥,机锋哥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机锋哥哥,你说过会等我的,再过五百年我就可以来找你了,你说过要等我的,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画中人伤心欲绝,画中竟然流出几滴眼泪出来。

    墨风看着画中人心中一叹,实力虽强,倒也是个可怜人,无论修为多强,在厮守终生面前仍是这么无力。

    摇了摇头,转身走到骷髅面前,弯身伸手向骷髅。

    “你要干什么!”突然凛然杀意降临在身,墨风动作不止,画中人杀意更甚,挥起手就欲动手。

    “你就不怕他尸骨无存吗?”墨风淡淡的声音响起,画中人动作一滞,但看着墨风的杀气越来越甚,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威胁她!

    墨风把手伸进骷髅披着的破烂衣服之中,在里面摸索了一下,拿出一块破旧的布,墨风打开布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只见上面有用鲜血写的字。

    “平生寿命不过千载,已等八百年,未到佳人归期,抱憾,终生。”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但在鲜血的殷红之下触目惊心,细读一下扯动着灵魂。

    “这应该是他在死之前写给你的。”墨风将旧布递给画中人,画中人看着一愣,旧布立即从墨风手中飞出,进入画中。

    “机锋哥哥。”

    画中人看着旧布上的字,娇躯不断颤抖,眼泪再次如决堤一般流下。

    “为什么,为什么,机锋哥哥,你只要再等我五百年我们就可以厮守终生了,你忘了我们的诺言吗?”画中人伤心的话语传出,墨风听着再次一叹,厮守终生,多么难以达到的一个词。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