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六章 闲云酒楼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闲云酒楼,是销金窟外一座高峰上的酒楼,地势险峻,处于顶峰之上,一般的星印武士上去一趟都困难。

    闲云酒楼与红尘客栈不同,红尘客栈专注于与人享受,而闲云酒楼就将享受和修炼集一身,闲云酒楼处在最高峰的顶端,吸收星力事半功倍,上面更是可有阵法可供更好的修炼环境。

    红尘客栈和闲云酒楼接待的客人更是大有不同,红尘客栈接待的多是初来销金窟游玩享受的,一般经常去那里的都是一些花花弟子和佣兵,而去闲云酒楼的都是青年俊杰,大势力子弟。

    闲云酒楼共十层,层数越高,修炼环境就越好,消费也是越高。

    十层上聚集着一伙青年俊杰,这十层可不光是有钱就能上来,还要有显赫的身份,在这里的无一不是某个势力的公子少爷。

    “汪大少爷,听说你最近得到了一件宝贝,这么急着唤我们过来怎么还不把你的宝贝疙瘩拿出来!”一群俊杰酒过三巡后一人发言道。

    “是啊,汪公子,你这么吊我们胃口可是不好啊!”又一个俊杰发话道。

    “不急不急,既然是宝贝,这么容易就让你们见着还是宝贝吗?”中间坐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男子,模样与那汪严青有几分相似,不过要成熟几分,他就是汪严青的哥哥汪逸飞。

    “别卖关子了,汪大公子,快把你那宝贝疙瘩拿出来吧。”

    “哎呀,汪少爷,你就别逗大家了。”一个美艳女子嗲声嗲气拉着汪逸飞的手道,汪逸飞满脸笑容的点点头,虚荣心受到极大的满足。

    “好好好,既然大家都这么好奇,那汪某就不再卖关子了。”

    “带上来!”

    话落,一众人齐齐转头看向入口处,满眼好奇。不一会只见一个汪家下人牵着两头星兽上来,两头星兽模样凶悍,似虎似狗,只是模样有些呆滞。

    “虎犬兽!”

    众人看着惊坐而起,看着两头虎犬兽满脸惊骇,随即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了汪逸飞,惊道:

    “逸飞兄,这不是墨风的坐骑吗?怎么到你手中了?”

    “汪大公子,这虎犬兽凶悍至极,你怎么把它们降服了?”

    墨风自击杀星昊境出名之后,关外各大势力可是将他的事调查的清清楚楚,代表性的坐骑更是一眼就能认出。这虎犬兽不光是墨风的坐骑,更是凶悍无比,易手驯服也殊为不易。

    汪逸飞微笑着打开折扇站起身,慢慢扇着,看着这些人震惊的模样,心中畅爽至极。

    “这虎犬兽就是墨风的,不过他已经死了,这么好的坐骑自然要易主了。”

    “可是,墨风是碧炎门的人,他死了坐骑不是应该归碧炎门的吗?”一人吞了吞口水道,他们虽然都在关外这种地方不可一世,但在四大宗门面前都站不直腰,他们真正震惊的是汪逸飞是怎么把这虎犬兽弄到手的。

    “那是自然。”汪逸飞将折扇收起,拍了拍满脸傲气,

    “但他墨风杀了我弟弟严青,这事可不能就这么了结了,我去找碧炎门理论,碧炎门便将墨风的坐骑赔偿给我。”

    “找碧炎门理论?”众人听到这话一愣,去找四大宗门理论赔偿,这需要多大的胆子才敢做?他们都不相信汪逸飞的话,就算杀了你弟弟,那可是四大宗门第一,你敢吭声?

    可若不是这样,这虎犬兽该怎么解释?

    “汪公子太厉害了!”

    “都能让碧炎门赔偿,还是这两头虎犬兽,简直太威武了!”一人赞叹起来,其他人一愣之后齐齐都拍起马屁,听得汪逸飞是舒坦至极,尤其是看着那两个大小姐崇拜的目光更是从头爽到脚底。

    十层上其他食客的目光都不禁落在汪逸飞身上,满是羡慕和好奇,汪逸飞瞥着这些人的目光更是畅快无比,都感觉飘飘然了。

    “只不过鸡鸣狗盗之辈,还在这里洋洋得意,你生出来的时候忘记把脸从娘胎里带出来吗?”一声冷嘲响起,汪逸飞傲然的笑容刹时一僵,随即阴沉无比,豁然转头看向入口处,暴喝道:

    “谁!”

    众人脸色齐变,转头看向入口中。

    “这是在骂汪公子?谁这么不要命,竟敢出言辱骂!”

    “哒,哒,哒……”

    入口处响起一阵缓慢的脚步声,汪逸飞直盯盯的看着目光越来越冰冷,眼中闪烁着杀意,这虎犬兽是他派一个星昊境偷来的,但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提出,就是在打他的脸!

    墨风冷笑着走上第十层,看着汪逸飞众人,继续走近,馨儿跟在后面走上来。

    “小子,刚才是你在胡言乱语?”汪逸飞的一个忠实小弟立即跳出来指着墨风大骂,馨儿在后面看着目光一寒,身影一闪,剑光一闪。

    “啊!”

    指着墨风的男子刹时惨叫起来,只见指着墨风的手指直接被切断!

    “你爹娘没有告诉过你尊重人吗?”馨儿回到墨风身后,寒声道。一群鸡鸣狗盗之辈,还敢指着鼻子骂人?

    “她疯了!”

    “红尘客栈这是要跟汪家宣战吗?”汪逸飞一旁的人看到馨儿狠辣出手脸色齐变,心中惊呼,这一言不合就斩人手指,这也太霸道了。

    十层的其余食客看着脸色都是一变,忍不住站远一些距离,这恐怕是一场大战,免得波及自己。

    看着惨叫的小弟汪逸飞脸色再次阴沉下来,阴骘看了馨儿一眼,转到墨风身上。

    “能让红尘客栈头牌跟随,真是架子不小。”

    “不知道阁下是谁,刚才何出此言?”汪逸飞走近几步,能够让红尘头牌跟随且让其动手,这来人身份必然不小,但这邋遢模样,实在让他想不到是谁有这分量。

    “你偷了我的东西,还要问我是谁吗?”墨风磨挲着大拇指,淡漠开口。

    “偷?”汪逸飞眼中闪过寒光,

    “说话可要注意分寸,你算什么东西,我汪家可不是谁都能侮辱的!”

    “是吗?”墨风抬起头看着汪逸飞,冷冷一笑,慢慢抬起手,汪逸飞脸色一变,手上摸向储物戒指。

    “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