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疯了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师尊?”众人听到一愣,对视一眼满眼迷惑,王柏的师尊?他们怎么没有见过?

    “你们不知道吧,这可是王柏少爷的阵法师尊,是一位极其强大的阵法大师,哪怕是去了帝都,也要被以礼相待!”

    “就是,听说这阵法大师天罗宗还派人来请过,他都不愿意去,甘愿留在王家!”

    “哗,不可能吧!”此话一出,满座哗然。这样的阵法大师不去天罗宗竟然甘愿留在这一隅之地,王家虽然强,但要跟整个天罗宗相比,那就是蝼蚁与大象,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说话的人没有解释,他只是知晓这些,至于这阵法大师怎么会愿意留在王家,鬼才知道。

    “徒儿,发生了什么事?”阵法大师淡淡开口,王柏神色一敛,不能让师尊看到他的糗样,抱拳慢慢道:

    “有个不开眼的东西跟我抢炼丹室,仗着早来一步就嚣张无比,徒儿正在教训他。”

    “哪个不开眼的竟敢跟你抢炼丹室,活得不耐烦了。”这个时候一旁的老者开口,阵法大师瞅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来人,将跟王柏少爷抢炼丹室的东西赶出去!”老者摆手立即道,

    “不,将他打断两条腿先跟王柏少爷道歉后再扔出去!”

    “嘶,好狠。”众人听着倒吸一口凉气,随即转头看向墨风幸灾乐祸,这老者可是丹师工会的二把手,丹君之下第一人,他发话就算你是墨家的人今天也要完!

    “小子,你惹错人了!”王柏腰杆一直,看着墨风满是冷笑,满眼傲然,与其自己动手,还不如让丹师工会自己动手,也可以让大家看看丹师工会是怎么巴结他的。

    “是!”

    中年男子立即应道,和几人包围墨风。

    墨风冰冷看了几人一眼,几人瞬间如遭雷击,愣在原地,一股恐怖的寒意从头凉到脚底。

    “你要断我双腿?”走到老者对面,冰冷道。

    “是我,怎么,断你两条腿还不知足?看来今天还要断你两只手了!”老者目光一寒,这个时候还敢在他面前嚣张,这就是嚣张的代价!

    “是吗?”墨风冷笑一声,转头看向阵法大师,只见他此刻神情呆滞,身体开始情轻微的颤抖,

    “方大师,你说,怎么办?”

    王柏狞笑着看着墨风,等着被砍断双腿双脚,听到墨风的话眉头一皱。

    “他怎么知道我师尊的名号的?”心中古怪,转头看向方大师,只见他满脸呆滞,猛然一愣。

    “师尊,你,你怎么……”

    “啪!”

    话还没有说完,方大师直接甩手给了他一个大耳巴子,响亮的声音众人听着一抖,看着捂着脸一脸懵逼的王柏,众人一阵不可置信。

    “他,他不是王柏的师尊吗?怎么会打王柏?还是打脸!”无法理解,无缘无故打徒弟,打就算了,还打脸,这也太羞辱人了吧。

    “锵!”

    “嚯!”

    然而惊骇不止,只见一道剑光一闪,众人看着方大师手上出现利剑,齐齐吓得一跳。

    “他要干嘛?”

    “他要杀了王柏吗?”

    “噌噌……”

    王柏见方大师出剑,瞬间被吓得噌噌后退,刚刚升起的怒火和疑惑瞬间被压下,双腿都颤抖了起来。

    “唰!”

    “啊!”

    剑光一闪,王柏都绝望了眼睛,方大师不仅是一个阵法大师,更是一个星爆境强者,他连星变境都还没有到,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但紧接着一声惨叫,王柏浑身一颤,随即一阵古怪,他还没有叫啊,身上也一点都不痛,这是怎么回事?

    迷惑的睁开眼睛,就见血淋淋的一幕!

    “我干!”

    “师尊,你疯了吗!”只见丹师工会的二把手捂着自己的断臂不断惨叫,地上一只血淋淋的手,王柏刹时吓得魂都掉了,脸色苍白不已,跳脚惊叫道。

    这可是丹师工会的二把手,直接斩他的手,是想要与丹师工会结成世仇吗?那要损坏王家多少的利益,这是发失心疯了吗!

    “我干,这阵法大师是疯子吗?怎么斩自己人?”不仅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吓得跳起来,这可是在丹师工会,就算你是阵法大师,难不成还能跟整个丹师工会做对不成?

    “闭嘴!”方大师看了王柏一眼,冷声喝斥,王柏立即噤若寒蝉,此刻都他眼中,方大师俨然是一个杀神。

    “方大师,你疯了吗!”凌大师捂着断臂满脸煞白的暴喝道,眼中喷出熊熊怒火,畜牲,突然砍他的手,神经病吗你!

    “唰!”

    “啊!”

    剑光再次一闪,鲜血飙溅,这二把手另一只手被砍断!

    “啊,方大师,你个畜牲,啊……你们这些废物,还不上来帮忙!”凌大师痛苦的惨叫同时不断大骂,满脸狰狞,这剧烈的痛苦让他已经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死亡了。

    “唰唰唰……”这个时候数道身影闪现,包围住方大师,脸色齐齐不善。

    “方大师,我丹师工会好心好意请你来参观交流,你为何要突然对凌大师动手!”一个老者站出来暴喝道,丹师工会的元老。

    丹师工会的人看着方大师眼中齐齐喷出怒火,他们好心好意请方大师参观丹师工会,并且好酒好菜各种东西招待着,此刻竟然狼心狗肺将凌大师伤成这样,禽兽不如!

    “为何?”方大师冷笑一声,利剑架在凌大师的脖子上,

    “如果你们不想丹师工会在沧宣城就此消失的话,我奉劝你们,放下兵刃,磕头求饶!”

    “他莫不是真的疯了吧!”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傻了,看着方大师就像是看一个白痴一般,还让丹师工会的所有人磕头认错,你以为你是谁,就算你是阵法大师,比起王家又如何?王家都不敢这么做,就凭你?

    “这老头就是个疯子。”王柏看着方大师不断摇头后退,心中充满懊悔,他怎么就拜了这样一个疯老头为师,他还以为能傍上方大师过上好日子,看样子他这一世的英明都要毁在这一天了。

    “可笑!”老者冷笑开口,与一众掌权人都散发杀气,步步缩小包围圈。

    作者命也说:六十朵鲜花了,感谢支持,满六十朵鲜花就一定会爆发的,作者君肯定会说到做到,但这小地方,因为修路天天停电,等哪天能够有电,作者君必定会在家写上一整天来达到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