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堵道抢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铛,铛,铛……”

    在去往王家的道路上一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一路上不少人满脸笑容的看着迎亲队伍,目光齐齐落在一个骑在一匹良驹上的傲然青年,青年相貌英俊,刀削的脸庞,只是一双眼睛高傲无比,一路上目不斜视,看都没有看两边凑热闹的人,不屑去看一眼。

    青年身着朱红色的新郎服,洁净而明朗,头戴银冠,腰系玉佩,英军潇洒,饶是他满脸傲然,也受到诸多怀春少女的青睐。

    这青年便是今天迎娶柳瑞滢的王高,王高一路上只是回头看了两次后面的花轿,第二次回头的时候嘴角泛着一丝笑容,但看起来有些邪异,今晚洞房花烛夜,就是他晋阶星昊境之时!

    “王高少爷好帅啊,真是不知道谁这么幸运能够做他的新娘。”

    “听说是风雨城一个小家族的人。”

    “哼,那种穷乡僻壤的人,竟然能嫁给王高公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

    一些女人酸溜溜的道,看着花轿都满脸不爽。

    “哎,那个小伙也不错啊,长的很干净帅气。”

    “是啊,看起来很阳光,仔细一看简直有点令人着迷呢。”一些女子看向前方慢慢走来的墨风,眼睛不禁放光,王高是是她们高攀不起的枝头,那么这少年就是诱人可吃的小生了。

    “喂,闲人莫当道!”王家的迎亲队伍见墨风径直走来,一人站出来摆手喝道。墨风满脸冷峻的漫步继续走上去,喝斥的这人眉头一皱,再次暴喝:

    “耳聋了吗?今天王高少爷大婚之日,想要捣乱?”

    墨风依然冷峻走来,这人眼中闪过怒色,一挥手。

    “来人,将这人赶到一旁!”

    立即几人出手手中持着木棍,新婚大喜之日,不宜见血,攻击的东西都尽量用不致命的。

    “等下。”王高懒散的声音响起,出手的几人动作一滞,那发话的人连忙转身对王高恭敬抱拳:

    “王高少爷。”

    “良执事,他应该只是来讨喜的而已,给他一些赏钱,让他自行离开吧。”王高摆手道,良执事一愣,随即目光一闪,明白王高的用意,抱拳称是,转身大摇大摆的走到墨风面前,甩手拿出几颗星石,丢在墨风面前。

    “今天是王高少爷的大喜日子,拿着赏钱,滚吧。”良执事颐指气使道,话语之中的含义是见好就收,否则后果自负。

    “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看着像是来捣乱的?”

    “不知道,不管是谁,今天没人敢跟王家作对吧,就算有什么想法最好还是见好就收,不然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咯。”两旁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一阵冷笑,而那些对墨风感官好的,瞬间改变自己的看法,若是真不知死活来找王家麻烦的,可别牵扯上他们。

    墨风看都没有看一眼地上的星石,目光一直落在王高身上,脑海深处那段痛苦的记忆被翻出来,就是王高,将瑞滢折磨的那么惨,就是王高将他和瑞滢阴阳两隔,在前世,他找到柳瑞滢的尸体后王家的人立即通知王高过来,在当时,王高那得意狰狞的模样是如此记忆尤深,而前世那天积累的杀意,此刻再也忍不住疯狂的爆发出去!

    前世你高高在上耀武扬威,今生必将你踏灭,让王家,灰飞烟灭!

    “嘶!”

    墨风恐怖的杀意爆发,整条街上的人都感到浑身一凉,明明是暖和天气却让人感觉进入了腊月寒霜。

    “唏律律!”

    所有马匹都受到惊吓,王高坐下良驹恐惧的挥蹄高跃,王高眼睛一瞪倒吸一口凉气,紧勒缰绳,看着墨风满眼骇然。

    “好恐怖的杀气!”这杀气绝对是他平生未见,就算是天罗宗宗主也没有这么恐怖的杀气,一个少年竟有如此恐怖的杀气,简直骇人至极。

    “呃,呃……”良执事看着墨风满眼恐惧,冷汗直冒,一会后裤裆不断滴出水,直接瘫痪在地上。在他眼中此刻看到的已经不是墨风,而是一片修罗地狱,地狱之中一代天君一剑破灭苍穹,一刀斩灭千万孤魂!

    墨风的杀气何其恐怖,这良执事只不过刚刚星爆境,距离墨风如此之近,且没有丝毫防备,如此恐怖的杀意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我干,良执事他怎么了!”王家的人见良执事直接软瘫在地,甚至被吓尿,惊得一跳,见墨风继续走来,都不禁恐惧的往后一退。

    “嘶,这也太吓人了,他到底是谁?”人群之中不乏高手,看着墨风满眼惊骇。

    “唏律律!”王高平稳良驹后,看着墨风走来,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你是墨风?”

    他昨天才回的家族,没有见过墨风,但墨风的事迹却在一天内听了不下百遍,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能这么恐怖还敢来挡道的,就只有墨风了。

    墨风没有回答,王高眼中闪过寒光,冷笑开口:

    “墨风,如果是你来庆祝我和瑞滢新婚大喜的,你尽可以在我家族做客,这样亲自来迎接,夹道祝贺,我当真是受之有愧。”

    “这是来祝贺的?”众人嘴角一抽,摸不着头脑,都不明白王高为何说这话。他们自然不懂墨风与柳瑞滢之间的关系,只有王家的一小部分人知道。

    “当然,我亲自到场,还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住我的祝贺。”墨风冰冷开口,王高神色一僵,随即目光冰寒不已,激将法竟然无用,在这个时候墨风还能这样,实在冷静的可怕。

    “今天我来,就是送你下去的,不要太感激我。”墨风嘴角扬起邪异的笑容,目光猛然一厉,手中出现战斧,越甚直接劈杀上去!

    “开山裂地!”

    “唏律律!”

    “砰!”

    王高脸色猛然一变,腿上一瞪跳跃出去,战技威力压在良驹上,战斧还没有劈过来,良驹承受不住这种强悍的重压,直接被压爆!

    “嘶!”

    两旁众人看到吓得一跳,倒吸着凉气连忙后退,这兵器还没有碰到身上呢,就直接爆了,这也太恐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