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杀个干净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进来了还想走?”墨风冷笑一声,眼中充满杀意,都进入了阵法还妄图去墨家来胁迫他?白日做梦!

    “哼哼!”

    两人刚刚转身,瞬间再次一股狂风袭来,将两人限制在原地无法动弹。

    “该死!”

    “畜牲!”

    “啊啊啊……”

    两人就这样看着前方几十号人被雷霆击杀,很快就见一地的尸体,没有一人存活,就算是星昊境也只是勉强抵挡到第三道雷霆就死了。

    两人看着身体不禁一寒,这雷霆也太恐怖了,但为什么不劈他们,而是只是限制他们?

    “难道……”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皆冒出恐惧,劈死那些人之后就该是凝聚所有力量来劈他们了!

    “嗤啦!”

    果然,他们猜想的没错,空中雷霆闪烁,足有两根手指粗细的雷霆游走,渗人不已。

    “不,不……”息呈长老眼中开始出现恐慌,还只有一根手指粗细的雷霆就足以劈死星昊境一重,甚至二重,他们现在重伤之躯之下实力只是相当于星昊境四重,哪怕爆发了本源星力也只是堪比星昊境五重,且现在伤势和消耗如此严重,怎么扛得住这雷霆。

    此刻,两人只希望墨风能够突然善心大发,饶过他们,但这根本是不可能。

    “嗤啦,嗤啦!”

    两人雷霆猛然降落,劈在两人身上,两人刹时浑身一颤,头发爆发,身上开始冒起青烟。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两人本来就是重伤之躯,岂能抵得过这等雷霆之力的灼伤。

    “墨风,你不得好死!”

    “嗤啦!”

    痛苦之中息呈长老诅咒大吼,但回应他的又是一击雷霆。

    “啊!墨风,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们,你也活不过明天,不光是你,还有你墨家,柳家,全部都会被我宗门所荡平!”

    “墨风,就算你天赋绝伦,能够杀了我们,但你能杀星昊境八重九重的强者吗,最终你还不是要死在我皇室手下!”

    两人惨叫之中不断诅咒大骂,墨风满脸冷厉,不断控制雷霆劈在两人身上。

    “星昊境八重九重又如何?凝星境在我眼中也不过尔尔!”

    听到这话两人只感到猖狂,凝星境那等只受覆灭帝国的强者岂是你说灭就灭的。

    “啊啊!”

    后面两人已经痛苦的说不出话来,全身焦黑,身上的所有毛发都已经被雷霆劈的变成了粉末,浑身皮开肉绽,甚至还有肉香升起,随处鲜血的飙溅,又是一道雷霆降下来,鲜血还刚刚喷出来就被劈的焦黑。

    “死吧!”两人气息不断降低,墨风目光一厉,低喝一声,挥手一道近三指粗细的雷霆降下!

    “嗤啦!”

    “轰轰!”

    雷霆降下,两人连惨叫都没有,直接被轰为碎片,在雷霆的力量之下全部变成黑灰,尸骨无存!

    “呼……”墨风看着长舒一口气,终于将他们全军覆没。

    一切他早就计划好,方大师的准备虽然改变了计划,但也杀了个彻彻底底。

    灭杀了两人之后墨风彻底虚脱,一屁股坐在地上拿出一颗丹药服下,立即盘坐修炼,再不恢复力量他可就撑不住了。

    柳瑞滢三人看着眼前的一地焦尸和那两滩黑灰一阵呆滞,嘴角抽搐着似乎还没有从这一幕缓过神来。

    “就,就这么杀了?”汪延吉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两个星昊境六重强者,就这么被杀了?还有十几个强者,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杀了?

    星昊境六重的人物可谓是帝国的顶尖高手了,在以前他看到都需要仰视,连搭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劈死在面前了,这一切简直如梦幻一般。

    突然回想起柳瑞滢跟他述说的那一幕,在沧宣城内的那一战,恐怕更加激动人心吧。

    方大师看着两滩黑灰,片刻之后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激动,现在他更加坚信墨风肯定有个大能师尊,更加坚信自己拜墨风为师尊是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柳瑞滢愣了片刻后回过神来,看着墨风嘴角不禁扬起笑容,这一笑倾国倾城,充满温柔和幸福,她和墨风从小就是青梅竹马,她更是从一开始的喜欢爱到现在,本以为不能在一起了,但墨风不仅救了她,而且成长的非常强大,已经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不再是以前那个天赋绝伦却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了。

    “处理一下吧。”方大师深吸一口气后转头对汪延吉道,汪延吉点点头,上去打扫战场,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个星昊境却做这种脏活累活而不开心。

    远处,躲在暗处观看的贯清宗几人,全部震惊的目光呆滞,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们还以为会是一场苦战,没想到结束的如此之快,简直是恍如一梦。

    “若不是为了拖延时间,恐怕他都不用打的那么累吧。”几人愣愣的想着,这样的阵法太恐怖了,如果给墨风足够的时间,恐怕剿灭一个宗门都不算事!

    “长老,你说的太对了。”一个执事愣愣的开口,这样的人物贯清宗必定会仰仗。

    贯清宗长老回过神长吐一口浊气,仰仗?他说的可不只是这点含义。

    “我们走。”

    “长老,我们去哪?”几人转头见长老往沧宣城方向飞去,不会还去沧宣城吧?

    “去帮墨风。”贯清宗长老的声音响起,几人一愣,对视一眼眼睛一瞪,倒吸一口凉气,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这可不符合贯清宗的作风。但长老已去,他们还是跟去了。

    ……

    时间慢慢过去,天空万千星辰不断闪烁,似乎在告诉世人有多少人在修炼。

    山谷之中,方大师和汪延吉已经将所有尸体都埋葬完毕,守护在墨风一旁。而柳瑞滢则趁着两人埋尸的时候已经换好衣服,并将嫁衣焚毁。

    “呼……”三天过去,墨风长吐一口浊气,睁开眼睛眼中泛过一道精芒,这场战斗消耗实在太严重了,比扬清崖那次消耗还要大,寿命和实力都没有完全恢复,时间紧迫。

    “师尊。”

    “大人。”

    见墨风苏醒,方大师和汪延吉都恭敬抱拳,两人对墨风的恭敬更胜从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