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 洗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应该是个大势力的弟子吧。”客栈掌柜心中想着,平衡了一下自己的心理,毕竟背景不大的敢抱着这么个美娇娘到处走,早就被人给抢了。

    离房间越来越近,柳瑞滢脸色越来越红,脸上已经滚烫无比。

    “小二,端一桶热水上来。”进入房间之前墨风吩咐一个小二,才推门而入。

    “热水。”柳瑞滢娇躯轻颤,这是要洗完澡然后那个吗?

    关上房门墨风让柳瑞滢先坐下,看着她那滚烫的脸颊,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任由柳瑞滢乱想去了,这个样子还是非常可爱的,也让人悸动。

    房间内一阵暧昧的气氛之下,店小二已经派人将热水送上,屏风之后一桶热水冒着热气,墨风起身道:

    “瑞滢,你先进去洗澡吧。”

    “啊?”柳瑞滢身躯一颤,在等待的时间她备受煎熬,却有些期待,可到了这一刻又十分胆怯,埋怨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

    “嗯。”最后轻轻的嗯了一声,今天过后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样的日子,她不想再辜负墨风,不想再辜负自己,起身绕过屏风,慢慢脱下衣服,一个诱人的轮廓从屏风上透出,墨风看着忍不住一阵口干舌燥,饶是他前世活了千年,现在终究是一个少年。

    对女色的诱惑不可抵御,更别是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了。

    “哗啦!”

    绕过屏风,柳瑞滢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立即缩到水桶之中,只露出一个头,水上布满的花瓣遮挡着诱惑。

    “瑞滢。”墨风柔声开口,柳瑞滢脸上越来越滚烫,不断躲闪着墨风的目光,身子往后缩。

    “我,我们是不是发展的太快了?”吃吃开口,饶是心中同意,羞涩还是让她象征性的拒绝一下。

    看着柳瑞滢这可爱的模样,墨风摇头一笑,不选择逗她了,拿出一个玉瓶,微笑开口:

    “瑞滢,以后你不用再受体质的折磨了。”

    “什么?”柳瑞滢登时一愣,豁然抬头看着墨风,目光落在玉瓶上,惊疑不定。

    “这玉瓶里面是一颗天玑心蓝丹,能够彻底解决你的体质,让你以后不光不会受到折磨,修炼更是畅通无阻!”

    “什么!”柳瑞滢再次一惊,声音之中包含着剧烈的不可置信,豁然站起身,直盯盯的看着玉瓶,体质是她这十几年来一直纠缠她的噩梦,甚至让她以后都不可能跟墨风一起闯天涯,孩子也不会有,现在听到墨风能够解决她的体质问题,岂能不激动万分。

    “咕噜。”可她这一站起,春/光大/泄,完美的曲线,诱人的幅度和沟壑,还有那若隐若现诱死人不偿命的地方,让墨风都忍不住心悸的吞了吞口水。

    “啊!”

    看到墨风痴痴的看着她还吞着口水,柳瑞滢终于发现异样,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立即尖叫着连忙缩进水中。

    “你还看!”柳瑞滢看到墨风那火辣辣的眼神,娇嗔一句。

    “咳咳……”墨风干咳了两声,尴尬的抹了抹鼻子,但目光还是有意无意的落在水下,水上的花瓣被冲散,能够看到那致命诱惑的曲线。

    “你!”柳瑞滢一开口,满脸绯红的干脆转过身。墨风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见柳瑞滢半天不转过身来,只好开口:

    “瑞滢,时间刻不容缓,先解决了你的体质,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片刻后,柳瑞滢才不忿的转过头,白了墨风一眼,但羞涩居多。

    “该怎么用?”

    “服下丹药后运行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将你体内的至阳之气逼出来就行了。”墨风开口,柳瑞滢娥眉一皱,

    “至阳之气?”这个名字陌生又熟悉,至阳之气一般指烈日或者火焰之类的力量,可她体内怎么会有至阳之气?

    “对,瑞滢,由于你出生的时候先天之气过多,淤积在体内,本来这不会是什么大碍,但由于你体质属于极阴,与至阳之气发生剧烈的冲突,每一次冲突你都要经历无比的痛苦,经过这么多年至阳之气越来越强大,只有用这天玑心蓝丹才能够驱逐出来。”

    墨风解释道,柳瑞滢听着一知半解,这在她耳中听起来简直玄乎的不行,这么多年家族为了她请了多少个药师和炼丹师了,都一无所获,墨风此前都没有接触过她多少,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最后对墨风微微一笑,不管这些,反正墨风说的什么都是正确的,能解决她的体质问题就绝对能够解决。

    墨风拿着玉瓶动了动,柳瑞滢接过玉瓶,打开一看,只见一颗如梦幻般的丹药。

    “好漂亮。”

    看着柳瑞滢眼睛发亮的惊叹,墨风笑着微微摇头,女人就是这样,无论看到什么东西,先观察形态,先关注美丑。

    “服下吧。”

    墨风开口,柳瑞滢微微点头,刚要服下突然一愣,看着天玑心蓝丹陷入沉思之中。

    “怎么了?”墨风不禁皱眉,问道。

    “风哥哥。”柳瑞滢慢慢抬头看着墨风,咬着嘴唇,问道:

    “这半年来你是不是都在为了这颗丹药拼命?”

    墨风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柳瑞滢眼睛开始蒙上一层水雾,在墨风三天修炼恢复的时候,她从汪延吉口中听说了墨风的不少事迹,很多可谓都是九死一生,这半年时间几乎什么地方都走过了,现在回想一下,墨风有些地方完全没必要去,完全没必要拼着性命。

    而来救她也完全没必要非要等到现在,导致惹上这么大的麻烦,还不是为了解决她的体质,她的身体越来越不行,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墨风是在寻找一个万全之策,这半年来都在为了她而拼命。

    想清楚这些,柳瑞滢岂能不感动,更是心疼无比,为了她,墨风曾有几次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或许根本不止流传的这些。

    “瑞滢,你怎么了,别哭啊。”看到柳瑞滢眼中的泪水都快流出来了,墨风顿时慌了起来,他最见不得女人哭,更别说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了,连忙擦着柳瑞滢的泪珠,安慰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