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九章 其他人的消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墨风小友言重了,老朽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以小友的实力,完全可以彻底灭杀他们,而后安然离开。”

    墨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是,贯清宗老祖如若不出手的话他确实可以这样,但那样只会一辈子都沦为魔鬼的奴隶,他堂堂天君重生,强者的高傲怎么容许自己成为魔鬼的奴隶。

    老者的出手避免了这个结局,对他而言就是救命之恩。

    随即墨风眉头一皱,他是没事不错,过个几天连寿命都全会填补回来,但他的亲朋好友怎么办,邹天一还有冷文月怎么样了?还有,他跟柳瑞滢说五天之后没有接到他的通知就举族迁徙,墨家和柳家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这些,墨风心中愈发焦急,看着老者已经满眼焦急,急忙问道:

    “前辈,已经过去几天了?”

    “五天。”

    “五天!”

    墨风顿时惊得跳起来,别说五天,就算是一天都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

    “前辈,依然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但小子现在有要事去办,救命之恩他日来报。”说罢,墨风转身就往外面冲去。

    “且慢。”老者喊道,墨风脚步一顿,转头询问看着老者。

    “墨风小友,莫急,你是在担心你的好友和亲人吗?”老者缓缓开口,墨风眉头一皱,微微点头。

    “这你就无须担心了,他们都暂且安全。”老者继续道,墨风眉头皱的更深,思虑一下,转身走回来,坐在老者对面,等待着老者开口。

    老者看着墨风微微摇头,跟聪明人打交道他只感觉自己落了下风,完全没有一点趣味,不然他还想逗墨风几下呢,只好开口:

    “在你离开沧宣城的时候我就查探到了一些消息,知道潇阳泓回来就要对付你,不过他一直找机会和借口,以你在碧炎门的人气贸然对付你的话,必然会影响宗门不稳。”

    墨风微微点头,确实如此,如果不是这样潇阳泓也不会费尽心机来给他扣上阎魔的名头了。

    “我们就借助了潇阳泓犹豫的这段时间,把你所有的朋友和族人都进行了转移,悄无声息之间已经到了一个世外桃源,他们可以在那里静心修炼,安心发展。”

    “感谢。”墨风深吸一口气,起身对老者抱拳,深深鞠了一躬,就算他有天君的骄傲,但无论是前世今生老者都是他的前辈,况且救了他所有族人,值得他的郑重感谢。

    老者不在意的摇摇头,继续道:

    “所以你尽管放心,他们在那里发展的很好,四大势力都找不到那里去,而且你的好友董正钰和易景林和碧炎门之中的一干墨家弟子都被接出来了,莲花山庄和天罗宗之中的弟子陆陆续续也被借出来了,一个不落。”

    墨风听着愣了愣,心中感动,这份恩情,他当真无以为报。

    “至于邹天一,你也无须担心,他现在被关在面壁涯,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可惜,他永生都不得再突破凝星境了,修为也降到了星昊境八重。”

    说罢,老者不禁叹息,英雄惜英雄,虽然四大宗门一直明争暗斗不断,但邹天一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他那放荡不羁、重情重义的性格,一直让人赞赏,可就是这样一个正义的人,却受到如此待遇,世道就是如此残酷。

    “邹长老。”听到邹天一的消息墨风心中一痛,如果不是为了救他,邹天一完全可以有个更加自由自在的生活,再过一些时日突破凝星境完全不成问题,届时天地任他遨游,把酒对青天,无人再敢对他有钳制,放荡不羁的生活更加随心所欲。

    可现在不光被关在面壁涯,修为还降低到了星昊境八重,这对爱好自由的邹天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潇阳泓!”墨风目光冰冷,眼中迸发出杀机,现在他与潇阳泓的仇恨不至于杀父母之仇了,邹天一的仇他会一并算上!

    看到墨风眼中迸发出来的杀机,老者脸色微变,心中暗惊。

    “好恐怖的杀意!”这股杀意直指心头,饶是他修为高墨风这么多都没用,这是一种层次上的差别,甚至让他产生一种错觉,无论他变得多强,都要在墨风这股杀意之下战栗!

    “这杀意他是怎么来的?”心中匪夷所思,老者都要怀疑墨风真的是那阎魔了,不然这么小的年轻,怎么可能有比他还厉害的杀意。

    “前辈,那冷文月怎么样了?”墨风收敛心神,现在最重要的是韬光养晦。

    “冷文月倒是没有什么事,碧炎门对她只有一些不痛不痒的惩罚,但她却主动要求进入面壁涯,面壁百年,而后陈小妖也跟她一起去面壁涯了。”说着,老者叹了一口气,试问情为何物,在他这个年纪爱情什么的都看开了,甚至都不怎么相信爱情了,对他而言最重的无疑是亲情,但他在冷文月身上再次见到了爱情的力量。

    “冷文月,小妖。”墨风深吸一口气,目光更加冰冷,他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杀向碧炎门,救他们出来。

    “重恩墨风无以为报。”墨风对老者抱拳,再次郑重的感谢,老者再次无奈的一笑,眼中却透着一丝满意,他看重的就是墨风的重情重义,没有让他失望。

    “呼……”

    墨风深吸一口气,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完全被情绪左右。

    “那他们都死了吗?”墨风目光依然冰冷,老者出手,那种强悍的金属性力量,凝星境以下恐怕无人生还。

    “没有,星昊境八重以上的我都只是重伤了他们。”老者摇头道,目光一闪,看着墨风目光深邃,不知道墨风能不能理解他的用意。

    “没有么?”墨风眉头微蹙,随即舒展点头,老者的意图他明白,在他的攻击之下三大势力的人确实是不会有人生还,也折损了三大势力大部分的实力,但正因为这样,反而不对会贯清宗有利。

    如果他们全部死了,三大势力将会彻底癫狂起来,彻查这事,当初的金属性力量如此明显,都不用细查,就能知道是贯清宗老祖动的手,到那个时候就是贯清宗的末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