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 那又如何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嗵嗵嗵……”

    挥动拳头开始修炼战技,一连窜的音爆声不断的空中响起。

    修炼了两天之后墨风停止了修炼,该是在贯清宗的人来接他出去了。转头看向水池,只见壶口滴着星液,大半天才能滴出一滴,这种速度实在是慢得可怜。

    朝着壶口上看去,只见壶口连接着一个巨大的阵法,阵法不断闪烁着星光,汲取着天空之上的星力,凝聚成星液。

    墨风看着一阵摇头,这阵法看起来不错,但凝聚星液的速度实在太慢了,只是相当于一星天赋凝聚星液的速度,难怪要两百年才能凝聚出这么一池星液。

    “还是我来修改一下吧。”墨风微笑喃喃着,身形一跃,手上拿出刻阵所需,开始改阵。

    “嘎拉拉……”

    洞府门慢慢打开,只见十天前离开的亦尘走进来,看到洞府内没有墨风的身影,不禁眉头一皱。

    “这小子跑哪去了?”心中满是不爽,现在可是非常时期,怎么能够乱跑,一旦出问题可是谁都承受不起,如果跑出去让三大势力的人发现了,他非得宰了墨风不可。

    走近一看,就见蓄星池之中已经没有一点的星液,瞬间气得跳起来。

    “这小子,竟然一点都不留!”大骂着,心头都在流血,在十天前还有坑坑洼洼的一点呢,现在竟然啥都没有了,简直快要气炸。

    “叮叮叮……”

    “嗯?”

    一阵敲击声突然响起,亦尘抬头一看,眼睛瞬间暴瞪,只见墨风在蓄星池上的阵法上敲敲打打。

    “小子,你疯了吗?快住手!”亦尘脸色狂变,暴吼着急忙冲上去,这蓄星池可是贯清宗的根本,如果不是这蓄星池,贯清宗元气大伤不可能就在两百年的时间恢复过来,蓄星池对贯清宗的意义就是根,谁都不能亵渎的神圣之物。

    墨风喝掉水池之中的星液还不够,还要毁坏阵法,简直欺人太甚,救了他还要破坏整个宗门的根,白眼狼!

    “叮叮叮……”

    墨风不理会,亦尘气得眼中都喷出怒火,直接一掌拍向墨风,不感恩就罢,还破他宗门之根,万死难赎!

    “嗯?”刻画之中墨风转过头冰冷看向亦尘,亦尘瞬间心头一凛,攻击一滞,随即怒火更甚,破他宗门之根不说,还敢这么嚣张,更加不可饶恕!

    “你找死!”见亦尘继续攻来,墨风冰冷开口,凛然杀气瞬间爆发!

    “嘶!”

    亦尘攻击再次一滞,看着墨风深深倒吸一口凉气,暴瞪的眼中满是恐惧。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从墨风眼中,他看到了一个修罗地狱,地狱鲜血布染,一个个恶鬼从坟墓之中爬出来,展开无尽的杀戮!

    “嘶!”

    亦尘再次狠狠的倒吸一口凉气,浑身一颤,只感觉无比的冰寒。

    “哼!”

    “噌噌噌……”

    墨风冷哼一声,亦尘瞬间受到重创,直接摔下去,落在地上踉跄后退。

    “怎么会!”亦尘捂着胸膛不断起伏,脸色煞白不已,看着墨风满脸惊骇,他身体上并未受到什么伤,主要是心灵上的创伤,墨风就如他师尊一样,一个无法战胜的强者,面对墨风,他只感受到死亡!

    “为什么会这样!”化解掉心中的恐惧,亦尘看着墨风满眼赤红,他天赋异禀,突破星变境之后也是五星天才,但没有墨风那么高调,被贯清宗老祖收为亲传弟子,现在年仅四十就突破了星昊境!

    原本他三十岁就能够突破星昊境,但贯清宗老祖让他稳造根基,以便日后突破凝星境,于是他就花了十年来铸造无上根基,突破凝星境至少有三成的希望!

    可他却在一个星爆境的墨风面前打的完无体肤,一个眼神就让他败退,这让他高傲的脾性怎么接受。

    见亦尘愤怒的模样墨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曾为天君,杀气本来就是无比恐怖,随着实力的提升杀意的威力开始一点点的体现出来,现在星昊境根本别想跟他打,一个眼神一拳就足以送他下地狱!

    “不用气恼,你的根基不错,以后大有可为。”墨风淡淡开口,继续刻画阵法。

    “什么?”

    亦尘本来暴怒,听到这样的话瞬间就愣在原地,看着墨风眼中出现不可置信,他铸造无上根基,但四十岁才成为星昊境,虽不显平庸,但也不是太过强悍,他人都无法发现,墨风是怎么知道的?

    “你怎知我铸造了无上根基?”亦尘忍不住骇然道,墨风听到冷笑一声,看着亦尘眼中瞥过一丝不屑,根基是不错,但也配叫无上根基?这话若是说给那些大能听,岂不是笑掉他们的大牙。

    没有再开口,亦尘看起来为了打造这根基花了不少年月,在这地方十分难得了,不想再去打击他的自信心。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亦尘捕捉到墨风眼中闪过的那一抹不屑却气得差点原地爆炸,他竟然被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头鄙视了,他苦造十年的根基竟然被人无视了!

    墨风不言语,亦尘怒火却更甚,继续喝道:

    “小子,你知道什么,为了铸造根基,我用十年的时间打造这无上根基,整个帝国都无人能比!”

    “那又如何。”墨风冰冷开口,亦尘已经满眼赤红,只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墨风,我知道你妖孽,变态,但你也只不过是三星天赋,我可是有五星天赋,比你之前还要强!”

    “是吗。”墨风继续淡淡道,继续刻画阵法,这中年男子心中的傲气太强了,此刻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迫切的证明自己,他都已经没有心思去搭理了。

    “你别得意,你就不是凭借那些手段吗?没有那些手段,就你这三星天赋,连我一根手指你的比不上,更别说报仇了!”亦尘已经被彻底激怒,说话都毫无遮拦了。

    墨风听到目光一冷,随便亦尘怎么说,但别扯到他的仇恨。将阵法继续改完,收回刻阵所需,面无表情的跳下来看着亦尘,冰冷开口:

    “你说你五星天赋很厉害?你说你十年铸造的根基无人能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