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修改后的蓄星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噌。”亦尘忍不住后退,墨风此刻的气势让人心惧,但胸膛一挺,示威墨风,他就是这么厉害,不是你这个三星天赋者能够相比!

    “你说我只会靠那些手段?那你又经历过多少生死?”墨风冷笑一声,他是天君重生没错,但这半年内他经历了多少生死,无论在前世今生,一开始他都不属于天赋高超者,每一次都是拼着自己的命才博得高位,不是亦尘这种在温室之中成长的鲜花能够相比!

    “你所高傲的天才,殊不知在我眼中,不值一提!”

    “你!”亦尘一怒,还未开口,只见墨风抬起手,朦胧的光亮闪耀,只见他手上出现一个正正方方的星池,足足是平常星爆境的两倍!

    “这……”亦尘看着显现出来的星池一愣,随即眼睛暴瞪倒吸一口凉气,

    “星,星池?这么大的星池?”骇然开口,亦尘脸色一变再变,几欲疯狂!

    最后墨风收回星池,淡漠看了亦尘一眼,转身看向蓄星池,观看自己的成果。

    “滴答,滴答……”只见壶口立即滴下两滴星液,之后阵法继续凝聚星液。

    “不错。”墨风微微点头,阵法经过他的改造之后,制造星液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了三倍不止,这已经是相当于一个三星天赋者在凝聚星液了,而且达到了一个质与量的差别,说之为堪比四星天赋者凝聚星液都不为过。

    “你,你,你的天赋是几星?”半晌之后亦尘才回过神来,看着墨风颤声开口,那样庞大的星池,他前所未见,就算他是五星天赋者,在星爆境的时候星池也不过比常人大那么一丁点,这一丁点甚至在外观上都可以忽略不计了,但墨风的星池实在太庞大了,庞大的无法想象!

    “不用问了,墨风小友的实力就不是你所能够想象的。”这个时候突然响起贯清宗老祖的声音,亦尘一愣,立即转头对洞口抱拳:

    “老祖。”饶是他是贯清宗老祖的亲传弟子,仍是要恭恭敬敬的称呼老祖。

    贯清宗老祖走进洞府,对亦尘微微点头,看着墨风的背影眼中闪过一道异光。

    “老祖,他的天赋到底是……”亦尘小心的瞅着贯清宗老祖,其实他心中早有猜测,但不敢肯定,因为那样太过骇人了。

    “你不用再质疑了,墨风小友的天赋就是你所想的,十星天赋!”贯清宗老祖肃然道,亦尘眼睛瞬间暴瞪,狠狠倒吸一口凉气。

    “真的是十星!”心中翻起滚滚惊雷,整个人瞬间陷入呆滞之中。十星天赋,在星印武士心中,这只是一个理论,最高天赋者能够达到十星;同时,十星天赋,是所有星印武士心中的传说,因为从来没有看到过有谁能够达到如此天赋。

    墨风如今达到了,那就证明他成就了一代传奇,不,他就是一个传奇!

    “难怪他如此妖孽!”亦尘眼中升起一股恍然,无怪墨风在那种种绝境之中都能够逃生,天赋无与伦比者自然有强大的气运加身,能够让自己一次次的逃离险境之中。

    最后亦尘只得苦笑一声,现在在天赋方面他都被墨风按在地上狠狠摩擦,就算是根基他在墨风面前也不值一提,还有比这么大的星池更加稳固的根基吗?

    此刻,他是彻底对墨风服气了,而墨风此刻却不言不语,在这里不同于碧炎门,他总要证明一些什么,就算是贯清宗救了他,证明自己的价值是必须。

    “但是,老祖,他破坏了我宗根基!”亦尘对墨风仍是有些不爽,天赋实力方面服气是一回事,破坏了宗门根基仍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哦?”

    贯清宗老祖挑着眉头,没有动怒,而是走到水池前,看到壶口上滴下来两滴星液,刹时一愣。

    “老祖,老祖?”亦尘见老祖没有反应,奇怪喊道,但老祖仍是没有反应。

    “老祖,你看什么呢?”心中越来越奇怪,走到水池面前,就见水池之中多了几滴星液,眉头一皱,这有什么看的?

    老祖仍是不吭声,亦尘再欲开口,老祖立即抬手让他噤声。

    就这样,三人在蓄星池前站了半天,就这样看着壶口滴了三次星液,而且每一次都是滴了两滴!

    “我干!”亦尘看着蓄星池之中已经清晰可见的极小一滩的星液,恍然明白老祖是为何。

    “怎么会这样!”亦尘看着蓄星池目瞪口呆,这星液滴落的速度怎么快了这么多,这快了至少四倍!

    惊骇之后亦尘豁然转头看向墨风,神色变得精彩无比。

    “他,他是在改造阵法?”嘴角抽搐着,脸上一阵火辣辣,尴尬不已,在当时他还在怪墨风弄坏阵法,还大打出手,缘由都没有弄清,现在他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改造阵法也不说一声。”亦尘挠着头,嘟囔着化解心中的尴尬。

    “亦尘,跪下!”突然贯清宗老祖暴喝一声,亦尘登时一愣。

    “什么?”

    “跪下!”贯清宗老祖看着他肃然暴喝道,亦尘眼睛一抽,他可是墨风的前辈,年长几十岁,向他下跪?

    但看着老祖肃然郑重的神色,亦尘张了张口,摇头无奈只好给墨风单膝下跪。

    “墨风阁下,吾钟清风,代贯清宗上下,感谢您对贯清宗的帮助,感激不尽!”老祖抱拳对墨风深深鞠躬,情真意切。

    亦尘一愣,随即看着墨风满心感动,对啊,墨风这么一下改变阵法,就是改变了整个贯清宗的历史,给贯清宗更加强劲的发展条件,他们只是救了墨风一命,而墨风这是恩惠了整个宗门,一跪值得!

    “感谢墨风阁下,感激不尽!”

    “两位不必用此大礼,这都是我该做的。”墨风搀扶住钟清风,摇头道,并不邀功。对他而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做人的基本,救了他和族人,这对他而言真的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而且没有这蓄星池,就算再强悍的阵法也发挥不了作用,这蓄星池是贯清宗一宗几百年的积蓄,可不是他身上的身家能够比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