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 老师,是神!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师……”众人安静,最先发问的那个长老立即站出来问道,但他刚刚开口,一个老者就冲了出来。

    “老师,最近学生炼器上始终无法做出突破,学生明明有炼制星源灵器的本领,却始终无法成功炼制出一柄真正的星源灵器,还请老师赐教。”这老者恭敬的抱拳,那率先发问的长老只好闭嘴,这张大师的问题确实更加着急。

    贯清宗之中炼器大师甚少,而不能炼制星源灵器的就不能称为大师,这张大师连星源灵器都不能炼制就被称为大师,可见贯清宗的炼器大师少到了何种程度。

    “这次可是炼器问题,老师不一定会懂吧。”

    “肯定不会懂,修炼和炼丹都这么厉害,还懂炼器的话,那老师就真的是神了!”

    众人低声议论着,经过十七长老和秦大师的事,他们都对墨风尊敬了,但尊敬是一回事,现实还是现实,一个人能够做到修炼和炼丹都远超他们这些老东西已经足够变态了,不可能再能兼顾一门,那样的话就真的是神了。

    但他们不信,这张大师却是满眼期盼的看着墨风,这么多年他都无法突破,只能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墨风了,不然这辈子他都别想成为真正的炼器大师了。

    此刻就连钟清风都看着墨风眼中都出现紧张,他查探到的,墨风是炼丹炼器的辅助一把好手,但他也不敢相信,墨风炼丹术这么厉害,炼器还能这么厉害。

    贯清宗炼器一项是弱点,导致他们一直要依靠水家购买兵刃,水家给他们的兵器价格一直不低,每年在兵刃上的开销就是一大笔的星石。如果能多拥有两个炼器大师,那么贯清宗的兵刃将不会再受到钳制。

    “你且上来。”墨风抬手道,张大师立即走上来,看着墨风紧张的身体都不禁颤抖起来,墨风叫他上来看来是有希望了,他多年的夙愿终于要达成了吗?

    “说说你遇到的难题。”墨风开口,张大师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将自己这些年炼器所遇到的问题都述说出来,墨风听完后陷入沉思之中,张大师的问题比较大,不是说他天赋不行,而是因为他从始至终都在炼器这条路上走错了,这个问题就十分棘手了。

    “你的修炼方式有误,想要成为炼器大师的话就必须要将你的炼制方式彻底扭转,这非一日之功,我这里有一篇炼器心法,用心修炼,不出三年,你必能恢复如今的成就,不出十年,你就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炼器大师!”

    说罢,墨风转身拿出纸墨笔砚。

    “磨墨。”

    张大师一愣,随即开始为墨风磨墨。等墨磨好,墨风提笔便在纸上上洋洋洒洒的写出一篇心法。

    “拿去吧。”

    张大师看着炼器心法,愣愣的拿起来,细细一看,眼睛一瞪,再看下去,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嘶,这心法!”张大师震惊的都快要将自己的舌头给咬断,他也修炼了炼器心法,可跟墨风的一比,他修炼的心法就是渣渣,不值一提!

    “这什么品阶的心法?”放下心法,张大师愣愣的看着墨风,吃吃开口。

    “对你有用的功法。”墨风淡笑道,张大师愣愣的点点头,对墨风深深鞠了一躬。

    “多谢老师,学生定会不负老师的重望。”

    墨风点头没有说什么,张大师转身下去,脸上仍是抑制不住的激动,看得众人是一阵好奇。

    “张大师,快说说,老师给你的是什么心法?”一人按捺不住,问道。

    “一篇整个帝国都找不出来的心法。”张大师微笑道,这人一愣,众人都是一惊,这句话的分量也太重了,可以说这一片心法价值连城,不,这就是无价之宝!

    “给我看看!”这人被说的是心就像是有只猫在挠一样,急切问道。

    “没门。”张大师冷哼一声,无比神气走去。

    “切,有什么好得意的。”这人满脸不在意的撇撇嘴,但心中还是无比羡慕。

    “看来张大师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了。”

    “能够超越帝国的心法都能够拿得出来,这也太厉害了。”

    “神,老师就一个神!”

    众人看着墨风更加炙热,不,简直就是狂热。

    墨风嘴角一直泛着微笑,他给张大师的心法只不过是一门最一般的心法,但对这个地方来说,就算是至宝了,够他们受用终生了。

    “老师老师,我也有一个问题!”

    “老师,我的问题比较严重,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

    钟清风看着一群老东西争先恐后的追捧着墨风,微笑着摇摇头,这一幕看起来是如此古怪,但以墨风展现出来的本事来看却又如此正常,别说他们了,就连他都有想法去叫墨风为老师,让墨风指导他修炼上的问题了。

    不过他注定是拉不下那个老脸。

    这一问,这些长老就足足问了三天三夜,加上墨风解答的时间,这差不多就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可这群长老仍是意犹未尽,甚至恨不得将这辈子所有的难题都问出来。

    “好了好了,这么多天了,星渊阁下也累了,若是还有问题,那下次再问吧。”钟清风看到墨风已经显露疲惫的神色,朗声道。

    一群打了鸡血的长老听到这话只好作罢,恋恋不舍的对墨风抱拳转身离开。

    “受益匪浅,我敢保证,就算我之前的师尊也没有教导我这么厉害的东西!”

    “是啊,老师简直就是一个神,什么都懂,我都恨不得长跪在他面前,经常请教了。”众人还意犹未尽的讨论着,就在他们要跨出门槛的时候钟清风的声音突然响起:

    “诸位稍等。”

    众人转头看向钟清风,等着他的话。钟清风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到墨风身上,嘴角泛着微笑,他越来越发觉救了墨风是他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不过在众人离开的时候他还是打算丢一个重磅消息。

    “诸位,经过这一堂课,你们应该明白了星渊阁下,就是无所不能!”朗声道,众人一愣,随即点头,这还用来说吗?还用来质疑吗?

    作者命也说:感谢鲜花支持,今天是南方的小年,北方的小年是在昨天,在这里统一的说一声小年快乐!今天也是作者君老爸的生日,忙里忙完的,坐在电脑前看着身上仅剩的七块钱,我是真没有想到写书会穷到这种程度,这个年该怎么过……然而,擦干眼泪作者君要履行自己的承诺,明天一定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