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 你说你能吃十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啊啊……”

    就当他们要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衣服的时候,突然剑气再次袭来,将他们带着储物戒指的手指全部砍掉,瞬间惨叫一片!

    “你喜欢吃屎是吗?”墨风目光落在一人身上,手上利剑一转,步步走上去。

    “不,不,不……”这人看着墨风满眼恐惧,抓着自己的手不断后退。

    “你说你能吃十斤?那我倒要看看你的本事。”墨风说着,目光一厉,抬腿一脚将这人踢飞出去!

    “噗嗤!”

    不远处就有一堆星兽屎,偌大的一堆恐怕三十斤都不止,被踢飞的那人满眼绝望的直接一头栽进屎堆之中!

    “呜呜……”

    屎堆将这人的头全部都埋没了进来,这人急忙把头拔出来,一头的屎,七窍都在流出屎,看得人直倒胃。

    俞诺两人看着脸上一阵不舒服,但心中确实畅快无比,这群人欺人太甚,如果墨风不来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就该受到如此惩罚。

    “你们就算我来了也要下跪求饶?”墨风利剑一转,看着左文斌众人眼中再次一道厉光,

    左文斌众人浑身一抖,看了一眼满脸是屎的那人,再回头看向墨风,毫不犹豫的全部下跪求饶。

    “大人,之前我们只是开个玩笑,还请饶过我们。”左文斌硬扯出一丝笑容,谄媚道。

    “开个玩笑?”墨风眼中杀机一闪,利剑一转,一个碧炎门弟子便是人头落地!

    “吓!”

    其余碧炎门弟子看到吓得一抖,而隔得近的脸上都被飙溅鲜血,吓得直接瘫痪在地,尿都吓出来了。

    “这个玩笑你可喜欢?”

    左文斌看着脸色一变再变,随即看着墨风满眼怨恨,在之前他们碧炎门是四大宗门第一,现在更是皇室都不敢在碧炎门面前逞威,平日里老老实实的贯清宗竟然敢杀他们的人,简直可恶至极!

    “等老子回去定会禀报门主,踏灭你碧炎门!”心中怨恨的想着,强行将眼中的怨恨消除,咬牙一头磕下去。

    “大人,是我们仗势欺人,口无遮拦,还请大人大量,饶过我们!”

    “饶过你们?”墨风冷笑一声,满眼不屑,

    “我救了你们一次,你们不知足,还来欺辱我贯清宗弟子,你说该不该饶过你们?”

    “救过我们?”左文斌豁然抬头看着墨风,眼中一瞪,什么时候救过他们了,他们可从未见过墨风出手过,回想一下,心中一惊。

    “是半个时辰前……”那个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宗门的长老出手相救,但现在想一想,自家长老不是去寻找机缘了吗?那出手的就真的是这贯清宗的长老了。

    “这,大人,我们真的不知道您竟然还救了我们一次,实在感激不尽,请恕我们有眼无珠,被利欲熏心,还请再次饶恕我们!”

    左文斌不断磕头,不断道歉,态度诚恳至极,俞诺两人看着左文斌额头上都已经磕出了鲜血,于心不忍,对左文斌的恨意都已经削减了。

    而墨风看着却冷笑一声,眼中的杀意丝毫不减,手中利剑一转,剑气散发,直接取下十人的头颅!

    “噗嗤噗嗤……”

    一颗颗头颅滚落在地,剩下左文斌三人吓得浑身一抖,看着十个无头尸体满眼恐惧。

    “不,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一人吓得惊恐的大喊,而左文斌看到目光更加冰冷,转头见墨风满眼杀机的看着他,脸色渐渐变得狰狞。

    “你竟然敢杀我们这么多人,宗门一定会彻查此事,你们贯清宗绝对会被我宗门踏灭!”

    “是吗?”墨风脸色不变,冷笑一声,这种威胁他听的太多了。

    “哼,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碧炎门门主已经突破凝星境了吧,他日我碧炎门大军一出,你们只不过我宗铁骑下的亡魂!”

    “劝你们放了我们,我们还能回去给你们说几句好话,否则……”最后,左文斌眼中杀机一闪,充斥威胁的意味。

    “星渊长老,我们还是放了他们吧。”这个时候俞诺上来道,眉宇间满是担忧。他是真没有想到墨风在左文斌他们这么诚恳的道歉下还动手直接杀了这么多人,这心肠也太硬了,而且左文斌也不是在说假,现在贯清宗根本就不能跟碧炎门对立,否则被灭也只是在旦夕之间。

    “对啊,星渊长老,杀了他们这么多人够了,不能再杀了。”薛中杰也走上来劝道,饶是他年轻气盛,再怎么看不爽这些人,也不愿看到碧炎门对付贯清宗的场景,何况对方已经诚恳求饶了,可以饶恕他们了。

    “放了他们?”墨风转头看着俞诺两人,微微摇头,他是该说两人是太单纯了还是真正在惧怕碧炎门。

    “你们认为他们的诚恳道歉了,我就应该放过他们是吗?”问着,两人目光一闪,明显是默认了。

    “你们真是单纯的可怕,在之前他们这么欺负你们,这种人你觉得他们会诚心道歉?一旦他们活着离开,他们第一时间就会带人来对付我们!”

    俞诺两人一愣,随即眉头一皱,眼中带着一丝质疑,似乎无法相信,他们已经被打怕了,应该没有这种胆子了吧。

    看到两人还在质疑,墨风心中充满无奈,是贯清宗的理念导致了他们这么单纯吗?还是本来就是心中的那份胆怯导致他们这样?

    左文斌这些人墨风没有全部杀了,就是为了给俞诺两人上一课,现在他是越来越觉得这一课太有必要上了。

    “你们看看他现在的样子,气势十足的威胁,你们还看不出他是什么心思?”墨风指着左文斌道,俞诺两人转头看向左文斌,见他眼中闪烁杀机,眉头皆是一皱。

    “哼,看什么看,你们还是劝劝你们的长老,不要自误!”左文斌冷喝道,既然求饶无用,干脆摆出自己的气势,让对方明白,杀了他们这么多人要面对什么后果!

    看到左文斌这么嚣张,俞诺两人心中升起一丝明悟,恍然间明白了墨风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