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移驾小叙
    “混账!”然而二一长老听到这话却怒火更甚,简直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田春华,这说的好听,但不想想他闭关修炼的时候说过什么,质疑墨风就是在质疑他!

    “这是你的理由?你可知道你错过了什么!”暴喝着举起手,最后二一长老还是不忍心下手,放下手转身走去。

    “跟我走,等星渊长老回来跟他道歉!”

    田春华抬起头,看着二一长老的背影,张了张嘴,吐出一口气,满心不爽的跟去。

    “师尊真是老糊涂了,这又不是我的错,我才不会道歉!”心中忿忿想着,跟着走去。

    三人的到了大殿,静静等待着墨风的回归。

    “师尊,星渊长老回来了!”

    没有等待多久,半天之后一个弟子冲进来禀报道,田春华听到脸色一变,这半天的时间他一直在祈祷墨风不要回来,不能回来,最好是死在了焱火山脉,可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

    “跟我迎接星渊长老!”二一长老见田春华难看的神色,冷哼道。田春华无奈,只好起身和二一长老出去一起迎接,俞诺也跟着一起出去。

    “唰!”

    贯清宗山门,墨风身形一跃,跳进山门之中,刚刚转变方向朝着自己的山峰走去,就见二一长老三人赶过来。

    “星渊长老,请留步!”

    “嗯?”墨风转头看去,见三人过来脚步一顿。

    “星渊阁下,上次弟子历练的事情多亏您的帮助,还请您移驾小叙。”二一长老抱拳恭敬道。田春华看着他这个模样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一个毛头小子就算再怎么厉害,你好歹也是一个长老,没必要这么恭敬吧。

    墨风思量一下,微微点头,他倒是没有什么急事,二一长老这次突破之快有些超乎他的预料,这次能够得到那等宝藏也有二一长老的帮忙,倒是可以再去指点指点他。

    见墨风点头,二一长老一喜,连忙恭敬的请着墨风去自己的山峰。

    “哼!”

    田春华在后面看着墨风的背影不爽的冷哼一声,心中忿忿着:

    “等会别想让我跟你道歉,痴心妄想!”

    到了二一长老的山峰大殿,大殿内早已备好酒菜,二一长老在半天前就吩咐了下去,一旦墨风回归,立即备好酒菜接风洗尘。

    “星渊阁下,请!”二一长老恭恭敬敬请墨风入座,先说了一些感谢之类的话,便喝酒聊其他,至于田春华的事,只字不提。

    酒过三巡,就当田春华已经没事的时候,二一长老突然脸色一冷,喝道:

    “春华,还不过来给星渊长老敬酒致歉!”

    听到这话田春华的脸色顿时一僵,转头看向墨风。墨风喝酒的动作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喝酒。

    田春华满脸难看的转头看向二一长老,二一长老眼睛一瞪,田春华无奈只好端起酒杯,走到墨风面前,道:

    “星渊长老,之前是我不该质疑你,是我错了,我自罚一倍,还请你谅解。”田春华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甚至都不等墨风有所动作,直接仰头一口将酒饮尽。

    看到田春华的动作,二一长老一怒,但此时又不好发作,转头看向墨风。墨风脸色不变,慢条斯理的喝着酒,仿佛旁边根本没有这个人一般。

    二一长老神色一僵,谄笑着道:

    “星渊阁下,你看这……”

    墨风依旧喝着酒,仿若没有看见,没有听见。二一长老神色一僵,心知墨风这是动怒了,转头狠狠瞪着田春华,这个态度别说墨风了,换谁都不会接受,强者的尊严,不可辱!

    “春……”

    “喂,你听到没有,师尊在跟你说话呢,你聋了吗!”刚刚开口,只见田春华指着墨风就暴喝道,满脸凶狠,他早在俞诺他们回来的时候心中就对墨风十分不爽,就算救援速度快一点又如何,实力还不是只有星爆境九重,他师尊一只手就能捏死的存在!

    都好酒好菜的招待了,他也敬酒道歉了,师尊都讨好卖乖在这里,还一声不吭,当做没有看见,简直可恨!

    这话一出,二一长老和俞诺脸色猛变,二一长老可知道墨风是什么人,杀伐果断,从不手软,俞诺也是见过墨风的手段,那是睚眦必报,竟敢这么说话,就不怕死吗!

    而田春生还不自知,依然满脸凶狠的看着墨风,他坚信,有他师尊在这里,墨风绝对不敢动他。

    “放肆!”一声暴喝在耳边响起,田春华刚刚转头,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转圈倒退出去。

    “啪!”

    “噌噌噌……”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大殿内的服侍的人吓得一跳,转头看去,只见田春华踉踉跄跄的撞在墙上,眨着眼睛猛摇着头,似乎被打蒙了。

    “嘶!”

    一会之后田春华终于回过神来,捂着红肿的脸倒吸着凉气,右手抬起,吐出几颗牙齿在手上,眼睛一瞪,眼中满是怒火。

    “哪个……”豁然转头看去,只见二一长老满脸怒色的看着他,心中的怒火刹时被熄灭。

    “你个孽障,星渊阁下岂能让你如此冲撞,还不快来跪下认错!”二一长老挥手怒喝道,田春华捂着脸眼睛圆瞪,怒火再次升腾,转头看着还在若无其事喝酒的墨风,怒火直接从眼中喷出。

    “师尊,我没错,他就是修为太低,没有办法保全我们这么多人的性命,不仅是我,还有一半多的弟子不服,他们都没有去,我已经道歉了,还要我怎样!”

    “这次历练他是让三师弟他们得到了很大的成长,但我丝毫不后悔,甚至我现在还要庆幸没有跟去,不到一半的人他能保护的住,那我们全部去了,他还能保得住吗?”

    “师尊,我只是寻找最安全的方法,尽量保护师弟师妹,我并没有错!”田春华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他受够了,这些天他看到俞诺那些人回来之后每个都神气的不行,修为每日都进步神速,越来越多的忠诚于他的师弟师妹跟俞诺那些人靠拢,无声的在打他的脸,无声的在骂他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