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五章 再次突破!
    “嗡嗡嗡……”

    敌地仇远鬼艘学接闹情克鬼

    后地不科情敌学陌闹羽闹月

    莲花石台,墨风一直紧张的刻画阵法,突然感受到岩浆剧烈滚动,一股气息急剧冲下来。

    “糟糕,潇阳泓下来了?”墨风脸色猛然一变,抬头看着空的岩浆,满心警惕,随时准备出手,算打不过这次也要拼一拼了。

    “嗯?不对,这是廖大师的气势。”

    “不好!”

    随即墨风眉头一皱,之后脸色狂变,连忙掐出一个法诀,阵法启动,面的岩浆瞬间转动起来,不一会出现一个空洞。

    “啊!”

    一声惨叫,只见廖大师直接摔落下来,重重摔在莲花石台。

    “收!”

    墨风手一挥,面岩浆瞬间回归原样,这次阵法只启动了一半,在面是看不到这下面的异状。

    “啊,啊……”

    廖大师掉落下来之后一直在莲花石台不断翻滚,痛苦的惨叫,只见他浑身被火焰灼烧,衣服早被烧成灰烬,现在已经被烧的皮开肉绽,不断的被痛苦所折磨。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看到廖大师这个模样墨风脸色阴沉下来,急忙拿出一桶冰灵泉,泼在廖大师身。

    “哗啦!”

    廖大师身的火焰瞬间被泼灭,只见全部遍布血红焦黑的伤口,触目惊心。

    “廖大师。”墨风急忙拿出一瓶极品疗伤丹,这丹药是在这里得到的,药效要那太易天元丹还要好。

    “咕噜。”

    “砰砰砰!”

    廖大师吞下丹药后,墨风立即点了他的穴道,减轻他的痛苦。接着墨风想要拉起廖大师帮他炼化丹药,却见廖大师双目紧闭满脸痛苦的自己盘坐起来修炼,痛苦之他没有失去理智,知道有人救了他,不过现在管不了是谁,急忙炼化丹药。

    “呼……”

    见廖大师能够自己疗伤,墨风长舒了一口气,幸好他出手的及时,不然廖大师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具焦尸,甚至有可能会尸骨无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风抬头看着岩浆,眉头紧皱,岩浆面的事情他看不到,也听不到发生了什么,可为何潇阳泓一来廖大师被打下来了?是发生了什么冲突?

    一切不得而知。

    ……

    火山面,潇阳泓将廖大师打落之后,看着十大星昊境巅峰,冰寒开口:

    “你们镇守好这里,任何人都不得进来!”

    “是。”

    十大星昊境巅峰连忙抱拳,恭敬道。

    潇阳泓看着下面的岩浆,眼睛微眯,他在偶然间得到一张宝藏图,经过查验之后这火山下面的宝藏是确认无疑,不过这下面的宝藏可不仅仅是那属性之石,还有属性之石珍贵万倍的本命星魂石!

    一旦得到本命星魂石,那他的修为将一路狂飙,配合那些血丹,凝星境二重算什么,星魂境都不成问题!

    到时候别说兴楚帝国这小小地方了,他都可以去外面获得更加强大的传承!

    艘仇远地情后术接孤故阳科

    转身离开,现在钥匙没有找到,一切都是白搭,也万万是不可能自己下去冒险的,至于炼制兵刃,现在他干脆不需要其他人来帮忙了,直接自己炼制,都是一些狗东西,没喂两根骨头不会办事的,还不如自己做来的舒心。

    “呼……”

    岩浆之下,墨风感受到潇阳泓的气息远去,渐渐消失,长舒了一口气,一旦下来先不说他,廖大师这条命是绝对保不住。

    看着廖大师墨风目光一闪,转身走过甬道进入修炼室继续修炼,廖大师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时间紧迫,他的修炼绝对不能耽搁。

    “哼哼!”

    盘坐在石床,继续冲击经脉,这两天的时间他已经拓宽不少经脉,再给他五天的时间,他必能再次突破境界!

    “轰!”

    果然,五天之后墨风成功将星池之星液的液位再次压缩九分之一,将星液重凝聚满之后气势升腾,突破星昊境三重!

    “砰!”

    “痛快!”

    墨风猛然从床跳下来,向空挥出一拳重击,音爆声响起,疯狂增长的力量让人痛快无,十天之内在星昊境突破两个境界,这是他在前世都做不到的事情。

    “嗯?”平稳情绪,墨风眉头一挑,看向门外,廖大师的气息已经趋于稳定,已经没多大碍。

    孙不不仇鬼结球接闹恨孙术

    “这么巧么?”喃喃着,走出洞府。

    “呼……”

    敌仇不远独敌术接月察岗

    敌仇不远独敌术接月察岗火山面,潇阳泓将廖大师打落之后,看着十大星昊境巅峰,冰寒开口:

    莲花石台,廖大师慢慢睁开眼睛,长吐一口浊气,心有余悸,满眼恐惧,在那样的岩浆包裹之下,无法呼吸,只有无尽的炙热,高温不断将他烧烤,窒息和高温让他彻底陷入死亡的绝望之。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身迎来冰凉,无尽的痛苦也迅速消失一般,那种感觉犹如枯木逢春一般,是那般幸福。随后一颗丹药送入他嘴,求生的**让他迅速盘坐起来修炼,什么都没有去管。

    “是谁救了我?”廖大师喃喃着,转头看着周围,只见周围全部都是岩浆,瞬间吓得身体一缩,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他已经对这岩浆产生由衷的恐惧了。

    “这,这是哪里?”廖大师抬头看着空滚动的岩浆,与他犹如天地之隔一般,瞬间陷入迷惘。

    “这里是宝藏之地。”

    “谁!”

    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廖大师触电般转过头,只见墨风漫步走来,神色一变,刚欲开口,低头一看自己,只见自己光不溜秋,急忙拿出一身衣服穿,再抬头看着墨风,脸色再次一变。

    “你,你还没死!”这么多天过去,在这种岩浆之下他都无法活下去,这少年怎么还活得好好的?

    “我像是那么容易死的吗?”墨风摊手道,微笑驻足。廖大师一愣,知道自己误解了,顺利下来怎么可能还会死。不言不语,廖大师看着墨风突然陷入了呆滞之,此刻他不禁想起一个人。

    “是啊,他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那么多次的危险他都逃过了,只可惜,他还是死了。”心叹息一声,他此刻多么的为墨风的死感到不值,也有一种更加强烈的冲动,那是推翻潇阳泓的统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