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三章 钟清风战败
    ,精彩无弹窗免费!

    然而,碧炎门老祖的巨掌已经劈到面前,钟清风已经避无可避,阻挡之力也没有多少。

    “铛!”

    “轰!”

    艰难的抵挡,钟清风手中利剑被劈飞,危难之际钟清风身上迅速凝聚一副金属性战甲,被一掌拍下去!

    “轰隆!”

    一声巨响,大地震动,只见地面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土属性力量已经消散,可见钟清风已经被深深的打进了土里,不从空中看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

    “死了吗?”潇阳泓喘息几下,冷笑一声,开口。碧炎门老祖目光一闪,没有说话,而是抬起手,巨掌继续在空中凝聚。

    “不管死没死,再给他一击。”

    “金刚印!”

    “轰!”

    巨掌再次落下!

    “老祖!”

    战斗中的众少卿转头看到钟清风被拍到土里,再见巨掌落下,吓得齐齐一跳,目眦欲裂的吼道,想要去营救却都是自身难保。

    “唰!”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只见一道身影从巨坑之中跳出,而下一个刹那,巨掌就狠狠拍进巨坑之中!

    “轰隆!”

    一声巨响,再次地动山摇!

    远处,钟清风衣衫褴褛,浑身浴血,看着巨坑再次变大,不断喘息,幸好他拼尽力量逃出来了,不然这一掌落下,必死无疑!

    “撤退!”

    钟清风暴吼一声,身形一闪,径直冲向宗门大殿。

    “撤退!”

    一众少卿也暴喝道,迅速后退。

    “唰唰唰……”

    贯清宗所有人后退,弟子都撤到最近的阵法之中寻得保护,而一众长老和少卿都撤向宗门大殿。宗门大殿内刻画有比护宗大阵更强大的阵法,能够承受住更加强大的攻击。

    不过这些弟子有阵法的保护要比在宗门大殿安全得多,虽然保护他们的阵法不是太强,但也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何况宗门大殿才是敌方最重要的目标,谁都不会在弟子身上浪费时间。

    “哼,逃的还挺快。”潇阳泓看着宗门大殿上面升起护罩,冷笑一声,扫了那些弟子所在的阵法一眼,径直冲向宗门大殿。他当然不会对那些弟子阵法出手,破阵需要不少力气,他不会消耗自己的力量来给那些长老和钟清风时间恢复。

    “呼……”

    “布阵!”

    盘旋在宗门大阵上空,潇阳泓长吐一口浊气,暴喝一声,那些长老迅速赶来,立即在宗门大殿之前开始布阵。

    “阵成!”

    半天过后,一个长老喊道,潇阳泓眼中泛过一道厉光,看着宗门大殿内抓紧时间修炼恢复的众长老和钟清风,冷笑一声,喝道:

    “攻击!”

    “咻!”

    破阵诏悬空,吸收足够的力量之后迅速冲击阵法护罩。

    “砰!”

    一声闷响,破阵诏被震飞,而后继续吸收阵法力量,继续发起进攻!

    “砰砰砰……”

    破阵诏不断进攻,宗门大殿的阵法不断的变得薄弱,宗门大殿内的众长老脸色一变再变,最后变成绝望。

    “完了,阵法要撑不住了!”众长老喃喃着,瘫坐在地上,已经彻底没有希望了。

    一众少卿看了一眼还在恢复的钟清风,神色也变得黯然,现在老祖重伤,一旦阵法被破,被两大凝星境合击,那必死无疑,那贯清宗就彻底完了!

    “天要亡我贯清宗吗!”众少卿满心绝望,此时钟清风睁开眼睛,看着空中不断攻击的破阵诏,目光一厉,贯清宗不会被毁灭,就算他拼死也要为贯清宗留种,只希望贯清宗能够数百年后,能够又一次的崛起!

    “能崛起吗?”可这个念头一起,钟清风不由苦笑,贯清宗这次能够崛起,完全是因为兴楚帝国内四大势力鼎立,给他们留下了生存的空间,可今后就是碧炎门一家独大了,贯清宗想要休养生息再次崛起,根本就是不可能。

    “真的是天要亡我贯清宗吗?”钟清风心中也开始出现绝望,在之前,他做过多少的努力,就是为了预防这天,甚至冒了极大的风险去救了墨风,可还是改变不了结局。

    “难道这就是命吗?”

    “砰!”

    绝望之际,突然一声爆响,骤然回神,只见护罩已经被破阵诏攻破!

    “贯清宗,从今日起,将彻底成为历史!”潇阳泓在空中狞笑一声,手上大刀一劈,冰属性力量迅速凝聚。

    “杀,一个不留!”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发起攻击!

    “杀!”

    碧炎门一众长老和少卿疯狂的大吼,铺天盖地的杀上去。

    “噌噌噌!”

    贯清宗一众长老和少卿重新站起来,满脸厉色,他们是绝望,今天也是没有办法继续活下去,但就算是死,他们也要多带几个下去!

    “杀!”

    钟清风暴喝一声,众人全部冲上去。

    “住手!”

    骤然一声暴喝在空中响起,攻击的众人齐齐精神一晃,只感觉自己耳膜都快要被撕裂,就算是少卿也是如此,全部都无法承受!

    “啊……”

    而一些修为低的,双耳都已经被震出了鲜血,捂着耳朵在地上惨叫。

    就连空中的潇阳泓和碧炎门老祖都是脸露痛苦之色,耳膜被震的剧痛,不过作为最强者,他们随即神色一敛,忍住这痛苦。

    “是谁?”潇阳泓目光一厉,转头看向四周,满脸凝重,一声暴喝就有如此大的威力,简直无法想象。碧炎门老祖也看向周围,神色无比凝重,这暴喝的人恐怕比钟清风还要强悍。

    “是谁在大喊?他娘的,痛死老子了!”贯清宗的人也都无一例外的受伤,满脸痛苦的大骂,但骂完之后他们就一愣,这声音,有些熟悉,最重要是这整个帝国有谁能够在一吼之下发挥出如此威力?只有一人!

    “老师来了?”众人随即精神一震,满脸兴奋与期冀的看着空中。

    “唰!”

    空中一道身影爆闪,潇阳泓和碧炎门老祖豁然转头暴喝:

    “谁!”

    定睛一看,潇阳泓脸色豁然大变,眼中喷出熊熊怒火。

    “是你!”狰狞开口,这张熟悉的脸,他死都不会忘记,那个抢走了他宝藏,杀他十大星昊境,戏耍他的小杂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