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三章 帝国之间的游戏
    “只是,帝国之间的游戏就是如此,如果你没有这般本事,贯清宗确实会不复存在,毕竟兴楚帝国已经尽内耗,炎德帝国是不会允许这等没有潜力的小国继续存在,就算其他小国吞不掉兴楚帝国,炎德帝国也会派人的下来镇压。”

    “我们来的时候那么多天都不见你的人,我们都以为你是怕了,躲藏起来,才用出此等下策,逼你出来。”

    一连窜的话,青衣男子口水都快说干了,满心紧张的看着墨风,满眼期冀,希望墨风能够饶过他们。

    听着这话墨风目光一闪,青衣男子说的话虽然可恨,但也是事实,炎德帝国是兴楚帝国的上供国家,现在兴楚帝国几乎是尽内耗,贯清宗一家独大,但中坚力量损失了很多,这几十年上百年都无法创造出太大的价值。

    而炎德帝国得不到兴楚帝国的多少上供的话,定然会果断选择抛弃,来换取更大的利益。

    上供,不是这么简单,上供不仅是星石和各种资源,更重要的是有生力量,像兴楚帝国这种小国,按照规定的时间就必须要挑出一些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天才去炎德帝国,上供的天才越多,炎德帝国才会给予更多的保护。

    如果不是如此,兴楚帝国存在这么久,总有一些惊艳绝绝的天才出世,但顶端实力却只有凝星境二重,就是这个原因。

    也就是说,墨风如果不去炎德帝国的话,那炎德帝国下一步就会发起对兴楚帝国剿灭的行动,他一人身上维系着兴楚帝国几十亿生命,这种选择,让他不得不慎重。

    “炎德帝国这么急着来找我恐怕不只是这个原因吧。”墨风脸色不变,看着青衣男子道。

    青衣男子微微一愣,看着墨风吞了吞口水,这都能发现得了?年纪这么小,这份心思了不得。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后点头道:

    “是,最近帝国与玄旭帝国战事吃紧,尤其是玄旭帝国这些年受到了一个大势力的支持,实力愈发雄厚,有吞并我国的**。”

    “最近,我国与玄旭帝国谈判,各自派出一些天才进行比试,如果我国胜出,那么玄旭帝国将百年内不再侵入我国疆土!”

    “玄旭帝国!”

    墨风眼中泛过一道冷光,又是玄旭帝国,可青衣男子话中的那个支持玄旭帝国的大势力,有点耐人寻味了。

    随即目光一厉,既然是关于玄旭帝国的事情,那他就有必要走一遭,答应参加这场比试了。

    看着青衣男子满眼期冀的神色,墨风突然冷笑一声,淡漠开口:

    “真是可怜,都已经被玄旭帝国逼到这个地步了,这场比试,你们恐怕赢不了。”

    青衣男子脸色一变,随即神色变得难看下来,墨风没有说错,从玄旭帝国答应比试开始,炎德帝国就已经败了。

    两国交战,突然举行年轻一辈的天才比武,这虽然有利于打击对方的士气,但在玄旭帝国强势压境的情况来看,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炎德帝国的人不是蠢人,知道玄旭帝国答应这场比试是什么目的,必然是要想尽办法消灭炎德帝国的顶尖天才,消灭炎德帝国的有生力量。

    可炎德帝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能用这个办法拖延时间,去求助强大的势力,可炎德帝国说的好听是中型帝国,但在那种真正强大的势力眼中,也不过如此,想要求得一个强大实力的庇佑可以是一个难如登天的事情。

    可,这已经是炎德帝国最后的机会了。

    而正巧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兴楚帝国出了一个无比妖孽的天才,十六七岁就碾压凝星境,背后甚至可能有一个强大无比的师尊,瞬间给他们带来一丝希望。

    不过这丝希望炎德帝国上下都只认为是一个笑话,有一个强大的师尊的话墨风就没必要隐姓埋名来复仇了。

    这种种,墨风早就想清楚,为了查明是谁杀死他的父母和救冷文月和陈小妖两女,这一行,他就必须去。,

    “好,我答应你们,去炎德帝国,参加比武!”墨风铿锵有声道,青衣男子听到登时惊喜的一跳,急忙抱拳道:

    “多谢,多谢。”

    “哼,别急着高兴。”墨风突然冷哼一声,青衣男子的神色顿时一僵,墨风冷笑一声,青衣男子的小心思他岂会不懂,听到他答应了,以为他就会放过他们,但一码归一码,这四人终究是折磨了贯清宗这么久,杀害了好几个长老,这件事绝就不能这么算了!

    “你们做下的孽就必须要偿还!”

    “唰!”

    “噗嗤!”

    墨风冰冷的声音响起,战斧一转,一声闷响,青衣男子听到浑身一个寒噤,看着罗延忠,只见他尸首分离,脖间鲜血如注!

    “你,你杀了他!”青衣男子瞳孔一缩,眼睛一瞪,愣愣将目光转到墨风身上,指着墨风颤抖着手,骇然道。

    “怎么,你也想跟着他一起去吗?”墨风冰寒开口,青衣男子神色顿时一滞。

    “把你的手指放下去!”墨风暴喝一声,眼中爆闪寒光,再这么指着他,他不介意将青衣男子的手指给砍掉!

    青衣男子一个哆嗦,连忙将手收回去。

    “害死我宗这么长老,羞辱我宗这么久,只杀他,已经算是对你们很宽容了。”墨风冰寒道,青衣男子听着只感觉胸腔堵着一口气散发不出来,强势,羞辱,强势至极的羞辱!

    可无论墨风做什么,他都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里吞,罗延忠已经死了,总不能自己也跟着一起死。

    另一个坑中,花三娘看着这一幕,一直噤声,满眼恐惧的看着墨风,不敢说一个字,唯恐墨风一个不高兴,就让她身首分家。

    “好,他罪有应得,多谢墨风阁下的宽容。”最后,青衣男子长吐一口气,对墨风抱拳道,

    “墨风阁下,何大哥他已经快要撑不住来,还请救救他。”青衣男子继续道,看了何常问一眼,罗延忠已经死了,他不希望自己大哥再跟着死。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