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六章 诚意,够吗?
    众弟子的目光都落在墨风身上,一部分人眼中是好奇和崇拜,而归顺贯清宗的那些碧炎门弟子看着墨风则是嫉妒,为什么墨风年纪轻轻在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这个成就,而他们还在低微的境界挣扎,生死不再自己掌握之中,他们不服!

    ……

    时间缓缓过去,夜色袭来,很快又天明。

    “唰唰唰!”

    东方泛起鱼肚白,突然几道身影降临贯清宗上空,众弟子抬头一看,瞳孔顿时一缩,满脸恐慌的后退。

    “是他们!”

    “他们又回来了!”

    “他们是回来报仇的吗?”

    众人满心恐惧,目光又转到墨风身上。

    “原来墨风根本没有打败他们,他们又回来报仇了!”

    “完了,他们肯定会把我们所有人都杀掉的,墨风怎么这么没用!”那些归顺贯清宗的碧炎门弟子满心愤恨,都怪墨风没用,没有解决掉所有事情,现在三人回来复仇,肯定会杀掉他们所有人!

    “他,他们怎么回来了!”

    众长老睁开眼睛,看到三人都恐惧的浑身一颤,脸色苍白的开口,那段时间的折磨,何常问三人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梦魇。

    “他们肯定是回来报仇的!”众长老对视一眼,满眼恐惧,急忙往墨风靠拢,只有墨风才能够保住他们。

    “慌什么!”钟清风抬头看了三人一眼,再复杂的看了墨风一眼,看着恐惧的众长老暴喝道,一群没用的东西,就怕成这样了?

    “咕噜。”众长老看钟清风一眼再抬头看着三人,都吞了吞口水,这么强大的人,不怕,说的简单,谁会不怕。

    空中何常问脸色苍白不已,他的伤势极重,才恢复了这么一点时间,伤势恢复了不足一成。目光落在墨风身上一阵复杂,明明可以制服的结局,他们却被打的如此之惨,简直就是耻辱。

    “该死,都是因为这伤势!”想起自己就因为一个小洞落败了,何常问就恨的牙痒痒的,可他又充满无奈,他是何时被伤的,他都无从查起,只能断定是一个极为强大的人对他动手的。

    在他苏醒过来的时候还想着报复,但墨风已经答应了,而且那等强者极有可能是墨风的人,后来看到是墨风救了他,让他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对墨风复仇的想法顿时消失,不然他就要再死一次了。

    “希望,他能够帮助帝国拖延时间吧。”最后,何常问心中一叹,他所能够期盼的就只有这一个了,若是墨风能够做到,丢的这点面子又算什么,哪怕死了也值当了。

    “唰唰唰……”

    没有多想,三人降落下去,停在墨风面前。

    花三娘看着墨风咬着嘴唇,双腿缓缓磨挲着,她就算被墨风打的那么惨,可她回过神来之后竟然喜欢上了墨风那份霸气和强势,喜欢了这种被打败的感觉,让她更加想要吃了墨风,甚至无时无刻都在想。

    可以说,墨风强势的碾压了她之后,直接让她的欲/望彻底激发,心中对墨风是魂牵梦萦。

    只是现在没人去注意她的小动作,青衣男子神色复杂的看着墨风,轻声开口喊道:

    “墨风大人,墨风大人?”现在墨风足以碾压他,而炎德帝国的希望也在墨风身上,值得他叫声大人。

    “呼……”

    墨风睁开眼睛长吐一口浊气,他的伤势早就已经恢复,这些时间他一直在领悟弱水和太极的力量。

    “还差一点。”心中暗道,还差一点他就能够将太极的防御能力配合弱水力量再次提升一成,一旦做到,那他的实力将会再次疯狂增长。

    心神一敛,淡漠看着三人,三人见墨风不吭声,脸上一阵尴尬。

    “墨风大人,我们可以出发了吗?”青衣男子看着墨风硬着头皮,开口道。

    “出发?可以。”墨风点头,慢慢站起身,扫了三人一眼,目光落在何常问身上,淡淡开口:

    “不过出发之前我们应该处理一些事情。”

    三人眉头微蹙,没有开口,等着墨风的下文。

    “你作为他们的大哥,这所造成的一切,不担点责任吗?”墨风继续开口,轻飘飘的话语之中,包含无尽的冷意,三人一个寒噤,墨风的手段他们都看到了,是个狠主。

    “墨风阁下,诸位,这事实在抱歉,也是我们不考虑做出的唐突之举,何某愿意赔偿一切损失,还请谅解。”何常问抱拳铿锵有声道。贯清宗众人看着脸色不变,何常问抬头看了墨风一眼,咬咬牙,转手拿出一个储物戒指,呈到墨风面前。

    看着储物戒指,墨风冷笑一声,将储物戒指一甩,丢给钟清风,凝星境的一点宝藏,他才看不起,就算是碧炎门的宝藏他都看不起,跟他得到的那些宝藏这点东西连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还算有点诚意,但不够。”淡淡开口,何常问一愣,随即眼睛一瞪,脸色阴沉下来,沉声道:

    “这还不够?这已经是我身家的一半了。”

    “身家的一半?”墨风冷笑一声,看着何常问目光猛然一厉,

    “那我将你宰了,我陪你们一点东西如何?”

    “你!”何常问神色一滞,指着墨风怒火冲天,

    “别太过分了!”

    “过分?”墨风再次冷笑一声,

    “你们杀我宗这么多长老,他们就白死了?杀你们一人就足以偿命了?”

    “既然你们好话不听,那就别废话了,都向那死去的几个长老磕头认错,否则,今天就别想走出这里了!”墨风冷喝完,手中一转,战斧出现在手中,目光冰冷至极。

    他已经给过三人机会了,现在还这么横,羞辱了整个贯清宗,害死这么多人,还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高傲!

    何常问神色再次一滞,随即更加阴沉,

    “墨风,你不要太过分,我已经道歉,赔也赔偿了,我们是来接引你的,不是受你羞辱的!”

    “哼。”墨风冷笑一声,这话在他听来,不免可笑。

    “我需要你们的接引?你觉得炎德帝国是需要我还是需要你们?”

    “跪下!”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