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三百亿
    刀疤男子瞪了他们一眼,继续看着墨风。

    “同意了?三百亿。”墨风冷笑一声,伸出三根手指。

    “你!”刀疤男子眼睛一瞪,心中也升腾怒火,他答应两百亿已经最大的让步了,还这么不知好歹,真当自己多么强大了吗?烈阳谷还轮不到你来放肆!

    “还有,平常的酒我可不喝,必须要喝烈火酒。”墨风继续道,刀疤男子眼睛更是一瞪,烈火酒?烈火酒可是他们的三谷主用百年酿制的上品灵酒,领悟火属性的人喝了对修为大有裨益,不过三谷主对他那烈火酒十分吝啬,平常自己都舍不得喝那么一小杯。

    现在墨风还说要喝那等酒,是不是给你长脸了!

    “嗯?”突然刀疤男子一愣,审视的看着墨风,烈火酒可是三谷主的宝贝,就算是烈阳谷都没有几人知道,墨风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有趣的小伙,老夫愿意跟你交一个朋友,三百亿加烈火酒,还请入谷一叙!”

    刀疤男子众人刚要发怒,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刀疤男子众人顿时色变,惊呼道:

    “三谷主!”

    “这老东西。”墨风听着这声音,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微笑,三谷主在烈阳谷的人眼中是性格怪癖,但在他眼中,三谷主就是一个老顽童,只要对他胃口的人,三谷主就像对待亲兄弟一样诚心相交。

    “走吧。”

    “唳!”

    淡淡开口,飞行星兽高鸣,俯冲向烈阳谷。

    刀疤男子看着墨风的背影神色一阵复杂,都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大哥,这……”一人抽搐着嘴角,满脸古怪的看着刀疤男子,

    “三谷主怎么会答应这小子?”

    “我怎么知道。”刀疤男子脸色一沉,冷喝一声,拂袖飞到飞行星兽上,驾驭星兽返回烈阳谷。

    看到刀疤男子的背影,烈阳谷众人面面厮觑,只好跟了上去,看着墨风满心的不爽。

    “哎,你们说烈火酒是什么酒?很烈吗?”

    “不知道,名字倒是挺普通的,不过能看样子应该很好喝。”

    “啧啧,要是我能喝一两口就好了。”

    几个嗜酒如命的人互相交谈着,说着说着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哎哎,等等!”飞行星兽上,青衣男子还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三百亿星石就这么答应了?这也太梦幻了。但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少了一个人。

    “墨风大人,何大哥还没有上来呢,快下去看看他怎么样了。”满脸焦急的开口,何常问被打得吐血摔落下去,情况肯定很糟糕。

    “不用去看他,他已经活不成了。”墨风淡淡开口,青衣男子登时眼睛一瞪,随即急忙道:

    “墨风大人,我求求你,救救何大哥好不好?”双手合十祈求,可墨风脸色不变,反而冷笑一声,道:

    “他时时刻刻想着要杀我,我为何要救他?”

    青衣男子神色一滞,墨风继续道:

    “我饶过他一命已经是我对他的恩,他自己不珍惜,还时时刻刻想着杀我,在他对我起杀念的时候,他就已经必死无疑了。”

    青衣男子看着墨风张了张口,随即自嘲一笑,黯然的微微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以墨风的性格怎么可能还去救何常问,他自己能够活命就不错了。

    墨风瞥了他一眼,收回目光脸色不变,他已经饶了何常问一命,何常问自己不珍惜,那就怪不得他了。何常问这次是真的死定了,不过不是因为被打的吐血摔下去,墨风早就看出来何常问是假装的,就是为了让烈阳谷的人对付他,而后装可怜的回来看他的笑话。

    真正让何常问丧命的还是之前的伤,也就是心脏和肺腑上的伤,上一次墨风虽然将他的伤势解决了,但必须要静养,至少静养三个月才能够彻底恢复,不得动怒,不得继续战斗。

    何常问一直对墨风心存怨恨,无时无刻的想着要对付他,必然会引动伤势,经过这一次战斗,势必让伤势严重恶化,都不用墨风动手,何常问这次已经死定了。

    下方,何常问躲在一块岩石后方,心中满是得逞。

    “哼,小畜生,看你这次怎么躲过去!”心中想着,脸色接着一变,

    “不好。”若是墨风死在这里,那他就罪过大了,一会回炎德帝国,帝国彻查此事的话,那他就死定了。

    “哼,大不了隐姓埋名。”随即目光一厉,大不了装死,不回帝国,以后改头换面,以他的修为完全能够过上潇洒日子。

    “嗯?这……”心中想着,顿时全身轻松,嘴角继续扬起得逞的笑容,抬头一看,只见一头头飞行星兽飞向烈阳谷,而墨风站在最前面,安然无事,而烈阳谷的人都跟在后面,就像是护送一般,根本没有他料想之中的激烈战斗。

    “我干,这是怎么回事!”何常问满脸呆滞的看着上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从石头后跳出来,直盯盯的看着空中,还是这副场景,踉跄后退几步,不可置信的大吼:

    “怎么会这样!”

    何常问满脸疯狂,他都做到这种地步了,以烈阳谷众人的性子,肯定会把墨风大卸八块,怎么会这样,还恭送着他们离开?

    “他们都是吃屎的吗?”破口大骂,他就想不通了,他都被打成这么惨,以墨风的性格,会不出手?一旦出手,以烈阳谷那些人的性格,会不出手?那怎么会变成这样?

    殊不知,他的那些算计在墨风眼中就是一个笑话。

    “畜牲!”

    何常问越想越怒,看着墨风众人消失在视线当中,怒不可遏的朝着旁边的石头一击。

    “轰!”

    “哼!”

    石头瞬间炸成粉碎,同时何常问胸膛一挺,身体一弓,半跪在地上,脸色瞬间涨红。

    “噗!”

    身体猛然一颤,一口殷红的鲜血吐在地上,瞬间把漆黑的地面给染红。

    “啊!”

    何常问捂着胸口难以忍受的惨叫,剧痛不断升腾。

    “怎么会这样!”何常问擦着嘴角的鲜血,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恐慌,他明明是假装被打伤,当时自己逼出来的一口血,怎么会变成这样?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