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八章 乖张怪癖
    ,太古战尊最新章节!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要想清楚自己是在哪里,我现在能跟你在这里好言好说,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了,再不答应,可要想想自己的后果!”

    说罢,众人都走进几步,呈现包围之势包围墨风。

    青衣男子看着一众强者脸色大变,这好不容易渡过了难关,怎么又将自己陷入死局?非要得罪这些盗匪,让自己惨死在这里才心甘吗!

    “等等!”刚要出言相劝,突然目光落在那千折百转冰璃上,眼睛顿时圆瞪,眼中闪过不可置信,

    “他真的做到了!”之前还为自己能活而感到庆幸,也急于离开这里,才没有意识才这一点,现在才猛然发觉,顿时惊骇不已,那一炷香都烧完了火种都还只是在冰璃之中走了那么一点点,怎么这么一下子就让火种出来了?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他怎么做到的!”目光回到墨风身上,震撼的吞了吞口水,但瞬间就回过神,不管墨风是怎么做到的,现在可是要命的时候,容不得想这些。

    “墨风大人,他们要东西你就赶紧给他们吧,他们这群人可是得罪不起啊!”急忙传音劝道。

    墨风脸色不变,看着众人脸色不善甚至冷笑一声,道:

    “怎么,烈阳谷什么时候成为了强取豪夺的人了?”

    “强取豪夺?我们就是盗匪,你现在来跟我说强取豪夺,不觉得可笑吗?”烈阳谷众人脸色微变,一人冷喝道,完全忽略墨风话中的另一层意思。

    “哦?你的意思是在说自己可笑,整个烈阳谷可笑了?”墨风冷笑道,众人顿时色变,看着墨风眼中喷出怒火。

    “牙尖嘴利!”

    “找死!”

    一些人都忍不住动手,墨风依然不惧,甚至横跨上前一步,喝道:

    “别忘了,东西在我手中,我不想拿出来,你们再怎么也没用!”

    “只是小小一瓶烈火酒而已,你们不觉得可笑吗?这可是关乎你们整个烈阳谷的实力,你们这么逼我?你们以为我会怕吗?而有些人,连一瓶酒都不愿意拿出来,简直自私自利,完全不为烈阳谷的大众着想!”

    “我觉得这样的人,以后烈阳谷若是出了问题的话,逃跑的恐怕他也是第一个!”

    “胡说八道!”

    “妖言惑众!”

    墨风这话一出,众人立即暴怒暴喝道,一个个眼睛圆瞪,眼中喷出怒火,抬手就要攻击,不过却没有一个人真的攻击,狠的怕不要命的,以墨风这架势,估计他们就算用什么手段都不会把东西交出来。

    而墨风说的话虽然有挑拨离间的目的,但现在转念一想,也是如此,烈火酒就算再珍贵,也是人炼制出来的,而这增加实力的机会可不是能够轻易遇到的。

    这个机会他们必须把握,这一旦说不好,他日有强敌来袭,这法门就有可能保住整个烈阳谷的性命,就算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这也只会让烈阳谷越来越强盛。

    一瓶烈火酒而已,真心值当。

    这下想着,众人不禁将目光投向三谷主。三谷主此时脸色阴沉,在听到墨风话的时候,他就心生怒火,这话简直就是在羞辱他,更是在挑拨离间。

    而见众人望过来,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禁冷喝道:

    “看着我干嘛,你们是什么意思?”

    “三谷主,我只是觉得事情没必要闹成这样,我烈阳谷虽然被冠以盗匪之名,但向来只是收一收过路费,能不伤人就不伤人,只是一壶烈火酒而已,物有所值。”

    说罢,众人都没有再开口说什么,这一句话已经够了,若是三谷主再不答应,那就太寒他们的心了。

    “哼,造反了吗!”三谷主脸上闪过戾气,突然站起暴喝道,气势陡然爆发,瞬间充斥整个大堂,众人齐齐色变,不断后退,星魂境巅峰的气势可不是这么好受的。

    “哼。”就连墨风都是色变,忍不住后退,星魂境的气势他现在还难以承受,但也不能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毕竟他的肉身和灵魂力量都不是常人所能比的。

    “噗!”

    而青衣男子和花三娘可就没有这种资本了,胸膛一挺,不断的后退之中吐出一口鲜血,最后撞在一堵墙上才停了下来。

    “三谷主!”

    众人不断后退,口中惊呼道,此刻他们终于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得罪了三谷主,可要比得不到法门的后果更加严重。

    “哼。”三谷主收回气势,冷哼一声,众人浑身都轻松下来,不断的抚着胸口,刚才的那股感觉实在太凶险了,他们感觉一只脚就要踏入死亡的边缘。

    “小子,有种。”三谷主看着墨风眼中闪过一道异光,嘴上说着心中却是诧异不已,承受他的气势却安然无事,实在诡异。

    “呼……”墨风慢慢吐出一口浊气,脸上的涨红慢慢消失,承受一个星魂境的气势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还好三谷主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不然就够惨了。

    “嘿,不过就是一壶烈火酒而已嘛,干嘛这么紧张,我就是一点舍不得而已,你们就不知道多劝我几句吗?”突然,三谷主神色一变,笑道。

    “呃……”

    众人的看着三谷主那玩笑的模样,眼角齐齐一抽,还他们紧张?干了狗了,你不知道刚才你那样子有多么吓人吗?还多劝几句,他们劝的还不够吗?

    最后众人只得苦笑一声,三谷主性格怪癖可是出了名的,这苦头受了也只能受了。

    墨风看着三谷主淡笑一声,三谷主的性格他很明白,这种时候偏偏不能向他示弱,不然三谷主只会越看不起他,不过当然,也不能逼急了三谷主,不然这种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

    “呼……”青衣男子和花三娘站起身看着三谷主,都松了一口气,刚才那一刻,他们感觉自己又要死了,还好,有惊无险。

    “呐。”三谷主淡笑着爽快拿出一瓶烈火酒,丢给墨风。

    “啪。”墨风接住酒壶,看了三谷主一眼,也不墨迹,拿出笔墨纸砚,洋洋洒洒的写出一篇秘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