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六章 出底牌
    “哼,吓傻了吗?”看戏的众人看着冷笑一声,微微摇头,战斗结束的太快,根本没有什么看头,看来那汤匙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战斗结束后墨风的尸体该怎么办倒是值得思考一下。

    “墨风这次难逃此劫了。”

    大厅内睿识公子看着受伤的墨风微微摇头道,语气之中带着惋惜,毕竟是看着墨风一路到了这里,对他还是抱有一些希望,没想到还是逃不过一劫。

    “或许他追杀冉飞就是种错误。”再次摇摇头,低喃着,如果墨风不一路追杀冉飞的话,那就不会遇上这些人,不会被这些人惦记,就不会发生这些。

    可他没有想过,若是墨风不杀冉飞的话,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哼,好运用尽了,当然要死了。”云文月冷哼着开口,睿识公子看了她一眼,耸了耸肩,或许真的是运气,虽然拿到了克制冉飞的汤匙,但现在没有其他的杀人利器,那就死定了。

    ……

    “死吧!”

    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青衣男子就已经杀到墨风面前,手中的折扇一震,只见扇面伸出一片片刀片,刀片寒光逼人,切人头要比切菜还要简单!

    “真的被吓傻了。”

    “还是太年轻啊。”

    众人见墨风这个时候还不进攻,冷笑着摇头,之前还有挽救的余地,但现在,就必死无疑了。

    “闼婆般若录!”

    折扇距离自己就十寸距离的时候墨风瞳孔陡然变成银白色,玄奥的灵魂力量直冲青衣男子!

    “哼!”

    青衣男子看到墨风的眼睛顿时失神,闷哼一声攻击猛然一滞,停顿在半路犹如木偶一般,动都不动一下。

    “嗯?”

    众人看到这一幕冷笑顿时僵硬在脸上,眉头瞬时一皱,这个时候干嘛停手,难不成还要留墨风一命不成?

    “哼。”

    用出闼婆般若录墨风脸色瞬间苍白无比,身形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现在使用闼婆般若录实属勉强,青衣男子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毕竟要比他高四个境界,若不是修为都被压制在星印境,使用闼婆般若录都无用。

    饶是如此,这对墨风的消耗也是极大。

    “叮。”

    将手中的汤匙一转,立即朝着青衣男子攻去,直插青衣男子的眼睛!

    闼婆般若录虽然生效,但不能控制青衣男子多久时间,必须赶紧动手,同时也由于自己力量下降,汤匙擦脖子都不一定能够一击至效,只有插眼睛这种最脆弱的地方才行。

    汤匙把刺到青衣男子眼前,青衣男子浑身一颤,从闼婆般若录的控制之中缓过神来,就见汤匙把到了眼前,瞳孔瞬间一缩,惊得心脏猛然一跳,立即就要躲闪。

    “喝!”

    墨风见状暴喝一声,拼命加快自己的攻击速度,狠狠将汤匙把插入青衣男子的眼中!

    “噗嗤!”

    “啊!”

    惨叫瞬时响起,只见汤匙把完全没入青衣男子的眼睛,只留下椭圆的汤勺在外面。

    “啊,啊……”

    青衣男子捂着自己的眼睛惨叫着不断后退,指缝之间鲜血不断流出。汤匙太短,就算插进了青衣男子眼中也无法完全致命。

    “呼……”

    墨风喘息一下,身形暴冲上去一把夺过青衣男子手中的折扇,身形一转,折扇锋锐的刀片直接从青衣男子脖间割过!

    “噗嗤!”

    青衣男子身体猛然一抖,惨叫截然而至,脖间鲜血飙射,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片刻后就没了声息。

    “呼……”

    杀死青衣男子墨风长吐一口气,紧抓着折扇直接就盘坐在地上修炼恢复起来,同时身上的气息一震,达到了星印境六重!

    “这,这……”

    众人还没有缓过神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墨风,片刻后才猛然回神,目光不断在墨风和青衣男子身上徘徊,瞪着眼睛满是不可置信。

    “就,就这么杀了他?”

    “故意让墨风杀的?”

    众人骇然开口,怎么都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明明是墨风必死无疑,为何最后却是青衣男子死了?而刚才的情景怎么这么像是青衣男子冲到墨风面前主动让墨风杀,难不成他就这么想不开一心寻死吗?

    众人不敢相信,怎么都无法解释这件事情。

    不仅是他们,大厅内的三人都被震在那里,这事比他们见过的任何一件事都要诡异,明明可以杀死对方,偏要送到对方面前让对方杀死自己,有这么傻的人?可如果不是这样,那是因为什么造成这样的局面?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文月只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转头看向睿识公子和祁响。

    睿识公子无奈的看了云文月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他也不知道,反倒是跟着云文月将目光投向祁响。

    “别看我啊,我也不知道啊!”祁响见两人望过来,微微一愣之后无奈苦笑道,可见两人还是看着他,再次苦笑道:

    “真的,我真看不懂,这事恐怕只有鬼才知道了。”

    “你们怎么还看着我,你们想要知道,等墨风出来你们问就是啊!”

    见祁响是真的不知道,两人只好收回目光,转头直盯盯的看着墨风,见他脸色苍白的在那里疗伤,微微一愣之后霍然转头对视一眼,齐齐惊呼:

    “难不成是某种秘术?”

    两人看着对方愣了愣,霍然回头再看向墨风,皆是忍不住一个寒噤,秘术?让人站着不动被杀的秘术?细想之下,简直让人毛骨悚然,恐惧万分!

    “秘术?”

    祁响古怪的看了两人一眼,也转头看向墨风,片刻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浑身一个寒噤,眼中流露出恐惧。

    ……

    墨风静静的盘坐在地上修炼恢复,这次消耗的主要是灵魂力量,玉盘颤动不断涌出力量恢复灵魂力量,不被打扰之下墨风的脸色渐渐好看起来。

    周围众人还处在震撼之中,一时间无法回神,看着墨风渐渐好看的脸色都是一愣,随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中一惊与周围的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了底。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