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九章 结束了?
    可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么多,虹光已经杀到面前,现在身形都无法动弹,就只能受死!

    与此同时,睿识公子脸上狰狞的笑容越来越甚。

    “这是什么!”

    狂毒抬头看着虹光脸色霍然一白,吓得腿上一软,尿都吓得直接从裤兜里流了出来。

    墨风看着杀来的虹光目光一厉,脸上出现戾气,不管是谁,想要杀他,没有这么容易!

    “砰!”

    收起汤匙,狂毒直接软瘫在地上,墨风抬头看着虹光,眼睛迅速变成血红,身上的伤口迅速闭合,血痂掉落,鲜血全部回缩!

    “血祭!”

    “吼!”

    “轰!”

    虹光降落下来的最后一刻,墨风嘶吼一声,血光瞬间将他淹没!

    巨响在耳边响起,狂毒吓得吓得抱头逃窜,刚跑几步就一个趔趄摔在地上,几个翻滚之后抬头看着耀眼的虹光将墨风包围,吓得双腿撑着自己不断后退,随后身体突然一僵,看着虹光神色呆滞。

    “这,这是哪里来的攻击?”

    心中迷惑,随即嘴角扬起笑容,笑容越来越甚,最后化为大笑。

    “哈哈哈……”

    “死了,终于死了,哈哈!”

    不管是从哪里来的攻击,只要墨风死了,对他而言就是最好的消息!

    “这怎么……”

    隐藏在周围的人看到虹光都是浑身一颤,心中不由的恐惧,最后看到墨风被虹光笼罩,齐齐认为墨风必死无疑,都长舒了一口气,可随即就是一阵惋惜,在这种攻击之下墨风还能留下全尸吗?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尸骨无存,那他们丰厚的奖励就泡汤了,众人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对视一眼,只好做罢,不管怎么样,狂毒没事,那他们就安全了,更何况还有狂毒和神行候许下的重赏。

    “这畜牲,终于死了。”

    某棵树上,神行候隐藏其中,看到虹光将墨风笼罩,长吐了一口气,他一直没有彻底离开,而是找了这个地方将自己隐藏,等待事态发展,若是墨风支撑不住了他就给予致命一击,幸运的是都不用他出手,墨风就被杀死了。

    “是谁出的手?”神行候抬头看着天空,眼中泛过一道厉光。

    “桀桀桀……”

    大厅内,睿识公子看到攻击终于将墨风剿灭狰狞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云文月看到睿识公子这个样子,后退几步,此刻的睿识公子在她眼中彻底变了,不是以前那个虽为一等恶人却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从来不行违背道义之恶的上等恶人,现在只是一个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这与那些最为卑劣的三等恶人有何区别!

    “唉……”

    祁响看着场景之中,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后无力的摇头,这恐怕是他主持的最无力的一次考核了。

    ……

    “走咯,结束咯!”

    隐藏的众人满脸轻松的走出来,尘埃落定,都不需要担惊受怕了。

    “结束?”

    突然一人目光一冷,看着周围的人脸上出现厉色,现在考核还没有结束,至少还需要死掉几十人他们才有可能通过考核。

    “锵锵锵……”

    一股冷光吹过,众人似乎早就商量好了一般,齐齐亮出自己的兵刃,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人,能不能进入恶人谷寻求庇佑,就看这一次了。

    “砰!”

    就在众人对峙的时候一声闷响响起,不过想着怎么让自己通过考核的众人显然没空注意这些,但刚刚笑完的狂毒却看到了,只见虹光敛下,墨风衣衫褴褛的倒在地上,浑身是焦黑的鲜血。

    “哼。”狂毒冷笑一声,浑身轻松,却忽略了刚刚看到墨风倒下的时候他心脏都快跳了出来。

    “很真是好运,竟然能留个全尸。”冷笑着说着,眼睛一转,转头看向众人,见众人对峙眼中泛过一道冷光,这些东西虽然没用,但这样对峙何时才能结束考核,墨风的尸体正是一个好的突破口。

    “噗嗤!”

    “哼!”

    刚要开口大喊,突然腹部一凉,狂毒身体一抖,眼睛登时暴瞪,不可置信的低头一看,只见一把汤匙直接从他身体穿出!

    “怎,怎么……”狂毒瞳孔瞬间缩成针形,心中更加无法置信,僵硬的转头,只见墨风出现在他的背后,一阵布满鲜血的脸,差点吓得他直接魂归天外。

    “你的背景真的很大啊,都能够动用外面的人破坏规则来杀我了。”墨风附在狂毒耳边,冰冷开口,狂毒瞬间感觉浑身一凉。

    “不过有人越要保你,我就越要杀你,要杀我的人,没有能够从我手下逃脱!”

    “对了,要保你的人想要杀我,可惜还不够格,以后我会送他下来见你的!”

    “噗嗤!”

    墨风说罢,眼中厉光一闪,狠狠把汤匙从狂毒身体拔出,抽出一路东西,鲜血内脏流淌一地。

    “砰!”

    “叮。”

    狂毒倒地后墨风身形一个踉跄,倚靠着汤匙才能勉强站稳身形,不断喘着粗气,抬头看着天空,眼中厉光爆闪。

    直接从外面控制出如此强大的攻击来杀他,如果不是最后一刻用血祭打破这里的规则,那他必死无疑,但也让他重伤,虽然玉盘已经急速在修复他的伤势,但如果不是他自己有底牌今天就彻底死在这里了,他一定要把这次要杀他的人揪出来!

    “桀桀桀……”

    大厅内,睿识公子还在得逞的狞笑,后来看到墨风倒地,狞笑顿时僵硬在脸上,随后神色一敛,转头看向祁响。

    祁响对视到睿识公子的目光,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一声不吭,他知道睿识公子在迷惑什么,但他已经不屑于回答。至于墨风为何还能留下一具全尸,他也不知道原因,不过知不知道又怎样呢,墨风已经死了,还关注什么死无全尸和死有全尸。

    “哼!”

    睿识公子不爽的看了祁响一眼,冷哼着转头继续看向场景,瞬间瞳孔一缩。

    “这,这怎么可能!”只见墨风竟然还没死,还暴起冲上去杀狂毒!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