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一章 以恶制恶
    大海之中海浪不断翻滚,越滚越高,仿佛随时将这里吞噬!

    “铛铛……”

    突然周围的击打声停止,墨风转头看去,只见那些进入考核的人手上都拿着工具敲击着放在面前的树木,有些则拿着藤蔓将一根根长短相同的树木缠绕固定。

    “墨风!”

    这些人看到墨风眼中立即寒光爆闪,齐齐站起身,手上的活都不干了。

    众人朝着墨风呈包围走过来,手上紧攥着石头或者其他的攻击性武器,他们都没有携带利器过来,想携带也携带不过来,一个个都像是原始人一般,用着最原始的武器。

    看着这些人满脸不善的包围过来墨风冷笑一声,淡淡开口:

    “怎么,你们不怕死吗?”说着,淡淡扫了众人一眼,继续道:

    “要是真不怕死,那我不建议把你们全部杀了!”

    说罢,眼中寒光爆闪,杀气一震,周围的人脚步一停,看着墨风呼吸一滞,随后脸上都出现怒色,他们都想要杀了墨风,墨风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耻辱,在外面杀不了墨风,现在的已经闯到这最后一关了,若是让墨风成为了一等恶人,那他们的仇想要报,简直就是妄想了。

    可看着墨风这凶煞的模样,谁都不敢动手,他们都已经被杀怕了,更别说之前两百多人都没能拿下墨风,现在就他们十几个人了。

    “哼。”

    众人冷哼一声,狠狠剐了墨风一眼之后先后转身离开,满心不爽,但现在也只能先想办法渡过这一难关了。

    而此前通道已经被弹出三人,都是没有准备不足直接渡海掉落在大海之中的人。

    “墨风。”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墨风转头看向后面,只见守财奴满身污垢的走出来,肩上扛着一颗大树,看着墨风依然面无表情,似乎这就是他永恒的表情。

    “这一关是渡海?”看着守财奴扛着的大树,墨风皱眉问道。

    “砰。”守财奴放下大树,擦着脸上的汗微微点头,

    “这一关就是要渡过这片大海,之前已经有人试过,但都已经葬身在大海之中,我们必须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海中危险重重,但只要渡过去,至少是二等恶人。”说着,守财奴看着大海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回头对墨风道。

    墨风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意。

    “这树给你。”守财奴指了指地上的树,还未等墨风开口就道:

    “我的已经制造好了,这树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说罢,转身走去。

    看着守财奴的背影墨风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收了回去,笑着摇了摇头,守财奴这性格,看似冷漠冰冷,但事事都做的周到,不过想要和他做朋友,这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可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转头看着其余人,直接他们都在精心做着木筏,最大限度的保证木筏不会被海水给冲垮。

    低头看着树木,墨风嘴角微扬,这树是好树,木质很结实,重量也不重,应该是守财奴挑选出来的,但最重要的还是用来捆绑的藤蔓。

    “嗯?”

    墨风正要动作,余光突然扫到守财奴站在那里不动,转头看去,只见守财奴站在一堆碎渣面前,守财奴身体都开始气的轻颤。

    墨风眼睛微眯,随即脸色阴沉下来,走上去站在守财奴面前,看着一堆碎屑,转头看着周围瞥向这边嘴角泛着狞笑的众人,怒火开始升腾,不用说,肯定是守财奴制造的木筏被这些人直接给破坏成这样了。

    “噌。”

    “墨风。”

    墨风身形刚动,守财奴就一手拉住了他,对他微微摇头。

    “木筏坏了重新制造一个就是了,已经是最后关头了,已经没必要再惹麻烦。”

    “守财奴,你怕了?”墨风转头看着守财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守财奴。

    守财奴一愣,看到墨风这个模样看着他,顿时新生怒火,这是在侮辱他吗?

    “墨风,你什么意思?”

    “守财奴,这些人从骨子里就是犯贱,你不狠狠反击回去,他们只会得寸进尺。”墨风沉声开口,

    “我知道的你的意思,都最后一关了,不想惹出麻烦,但这些人谁都不是省油的灯,如果这个时候不给他们迎头痛击,出去之后就只有无尽的麻烦!”

    说罢,墨风转头看着十余人,眼中泛过杀意,不将这些人打怕,这些人永远都不会善罢甘休,赶尽杀绝是最好!

    守财奴看着墨风彻底愣住,随后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在这里修为没有占到优势也敢动手,他佩服墨风的勇气,更加佩服墨风的心狠手辣。

    看着墨风目光渐渐变成审视,他就想不通了,墨风这么小的年纪,就这么杀伐果断,这是从娘胎里一路杀到现在的吗?

    “好。”守财奴点点头,转头看着那些人目光一厉,墨风说的对,不能嫌麻烦,何况来恶人谷就是彻彻底底做恶人的,畏手畏脚的算什么恶人!

    “是谁毁了我的木筏的,自己站出来,不要让我自己动手!”守财奴冷声喊道,众人瞅了他一眼,不屑的冷笑一声,转过头去。守财奴对他们的震慑要比墨风小得多,毕竟守财奴他们见得少,哪怕是最后的屠杀也是靠墨风给他的那件兵刃。

    这也就是他们敢毁守财奴木筏的原因,哪怕守财奴把木筏藏的再好也敢找出来毁了,但如果是墨风制造的木筏放在这里,他们或许就没有这个胆子了。

    “不站出来是吗?”守财奴目光一寒,直接走上去。看着守财奴的背影墨风嘴角泛起一丝笑容,跟着走上去。

    “是你吗?”守财奴走到一人面前,看着他一心制造木筏,开口问道。这人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没有开口,守财奴目光一冷,继续问道:

    “那是谁毁了我的木筏?”

    “不知道。”

    “砰!”

    这人冷冷回道,十分不耐烦,话音刚落,突然声音响起,霍然转头一看,只见他辛辛苦苦制造的木筏直接被踩为两截!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