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四章 无用的锦囊?
    守财奴目光也落在锦囊上,随后失望的摇摇头,现在需要是更加坚韧的木材,哪怕是坚韧一些的藤蔓都好,一个小锦囊里能有什么。

    看着锦囊墨风眼中闪过一道异光,打开锦囊只发现里面有一个精致小巧的玉瓶。墨风看着挑了挑眉头,那种土着还能制造出这种精致的玉瓶?随即摇头一笑,在幻境之中而已,能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的。

    墨风拿出玉瓶,守财奴再次忍不住转头一看,盯了一会之后再次失望的收回目光,一阵摇头,这种小玉瓶里面能装什么,能装几颗疗伤圣药就不错了,但疗伤圣药又有什么用,只能保住他们不死就是不错的了,照样通不过大海。

    “那是什么东西?”

    大厅内众人看到墨风从一个锦囊拿出这么一个玉瓶,都是一脸懵逼,到了第四关的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祁响他们更是愣住了,主持了这么多届的考核了,还从未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

    “哼,这么小的瓶子,能装多少东西,估计也就一两颗疗伤药而已。”

    “嗤,疗伤药有什么用,现在这两兔崽子注定通不过这一关。”

    “谁让他白痴要跟我们动手呢,我们不出来,海浪就不会这么厉害,自寻死路。”

    那些被墨风打出通道的,一个个都冷嘲热讽,满是幸灾乐祸。之前他还以为墨风和守财奴成为一等恶人是铁板钉钉的事情,没想到海浪变得如此汹涌澎湃,这可是把他们高兴坏了。

    墨风和守财奴也只能成为三等恶人,瞬间就让他们心中平衡了。可当看到墨风拿出锦囊的时候他们心中都是一个咯噔,唯恐又是得到了什么利器,心中一慌,最后见是一个玉瓶,立即又幸灾乐祸起来。

    “桀桀桀……”睿识公子看到海浪滚滚,阴冷的低笑了起来,看到墨风拿出锦囊的时候神色一滞,随后有阴冷低笑,疗伤药?还是其他,都没有,注定只能成为三等恶人,三等恶人,在他这个一等恶人面前,还不是想杀就杀!

    “啪。”

    墨风打开玉瓶,低头一看,只见里面一点点金黄色的液体在里面流淌,金色内敛,宛如浅色的颜料一般。

    “这是……”墨风眉头微蹙,仔细观看了一下之后眼睛一瞪,嘴角扬起笑容,

    “很好,守财奴,我们可以通过这一关了!”

    “什么?”

    守财奴听到这话瞬时一惊,霍然转头看向墨风。

    “什么我们能够通过了?”迷惑问道,随后目光落在玉瓶上,神色变为古怪,能过关?难道就凭这玉瓶?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去把那木筏拿过来,再挖一个坑把木筏放进去,记得要引海水到坑中。”墨风把玉瓶收好,神秘一笑,道。

    守财奴看着墨风眉头一皱,完全搞不懂墨风到底是什么意思,随后摇摇头,转身去拿唯一一个没有被海水冲走的木筏,简单的加工了一下之后挖坑放进去。他生性寡言,不喜欢多问,墨风既然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他在做什么?”

    大厅内众人看着守财奴的动作,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消失,满脸迷惑的对视。

    “鬼知道。”

    “哼,装神弄鬼,再怎么样也无法让他通关!”

    随即众人嘴角扬起冷笑,任墨风手段通天,他们也坚信墨风绝对无法通过这一关。

    睿识公子脸上也是狞笑,但片刻后笑容渐渐敛下来,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云文月看着墨风神色一直复杂无比,在内心她祈祷墨风能够安然出来,但她又极力去否认心中这种感觉,或者是不敢肯定,心中一直处于一种矛盾的心态。

    “哼。”

    毒老头冷哼一声,转头看着苏老头,目光之中带着询问,苏老头一愣,一脸茫然,随后只好看向祁响,祁响也只是无奈的摇头一笑。

    “当真以为我是万能的。”祁响心中苦笑道,什么事都来问道,他只是一个住持,又不是谷主那等人物,把他看的也太高了。

    随后祁响转头看向墨风,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从墨风进入考核开始,就做出了常人无法企及的事情,更是做出诸多连他都无法理解的事情,墨风展现光彩实在太过闪耀,行事特立独行,让人无法理解。

    ……

    “好了。”

    沙滩上,守财奴做完那些走到墨风面前道,眼中带着迷惑和好奇,现在他已经控制不住心中的好奇了。

    墨风继续神秘一笑,走到水坑前,看着木筏,将玉瓶拿出来,金黄色的液滴慢慢滴落至水中,瞬间水就被染成金黄色,随着液滴的全部滴落,水中的颜色越来越深,很快就将木筏染成金黄色。

    “嗯?”

    墨风看着满意一笑,但守财奴看着眉头却是一皱,染的这么快?

    “这有什么用处?”

    “守财奴,你拿石刀攻击一下。”片刻后墨风见差不多了才对守财奴笑道。

    守财奴眉头一皱,这可是最后一个木筏了,再想要木筏就要重新做了,万一出了个问题,那耽搁的时间可不就是一点了。

    若不是之前见识过墨风的手段,他都怀疑墨风要发失心疯了。

    不过他怀疑,而大厅内的人全部都相信墨风是发失心疯了。

    “我砍了啊。”守财奴拿出石刀,对墨风提醒道,带着一丝小心。

    “砍吧。”墨风嘴角扬着自信的笑容,道。

    守财奴看着墨风微微摇头,提起石刀看向木筏。

    “铛。”

    这次用的力气比较小,怕直接把木筏砍坏了,只见一点火花迸溅,石刀就像是砍在金属上一样。

    “这……”

    守财奴提起石刀看着毫发无损的木筏眼中露出不可置信,这到底是砍木还是砍金属?

    “用点劲。”转头看向墨风,墨风淡笑着道。

    守财奴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来了兴趣,提起石刀狠狠劈在木筏上。

    “铛!”

    剧烈的声音响起,守财奴手上一震,收回石刀,看着依然毫发无损的木筏,倒吸一口凉气。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