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七章 烈日阁,骆元
    虽然烈阳谷是经过与炎德帝国大战几次后和后稳固在那里,而恶人谷则一直是与炎德帝国作对,但墨风可明白烈阳谷可是一直与炎德帝国过不去,和恶人谷联手可能性倒是非常大。

    想到这些,墨风嘴角扬起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骆元传音道:

    “你们是烈阳谷的人?”

    开门见山,墨风也不来这么多道道,再者说烈日阁既然来了,就没必要跟他隐藏。

    “对。”

    果然,骆元很坦然的承认了。

    “墨风大人,跟我走吧。”骆元继续对墨风传音道,话语之中带着尊敬。

    墨风听着嘴角笑容更甚,都称呼他大人了,看来对烈阳谷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了,微微点头,没有多说,直接走去。

    守财奴看着墨风的动作一愣,这怎么,听到烈日阁与烈阳谷有关系就动身了?难不成还看上了烈阳谷的实力不成?随即微微点头,心中肯定是这样。

    跟着墨风走上去,现在墨风去哪,他也跟着去拿。

    骆元微微一笑,瞥了天煞舍三大势力的人一眼,转身跟着墨风离开。

    “烈日阁!”

    “干,老子干你十八辈祖宗!”

    看着墨风和骆元而去,天煞舍和云浪庭的人都气得直跳脚,恨得牙直痒痒。爆炎帮的人脸色也极为难看,直接转身离开,他们不会继续留在这里让众人看笑话。

    “走!”

    天煞舍的带队人一挥手,带着众人离开,今天墨风彻底将他们钉在耻辱柱上,最可恨的是现在还没有办法报复,留在这里只会让人笑话,赶紧离开想办法才是正事。

    云浪庭的人也很快离开了,只留下错愕的众人,随即都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这事情还真是瞬息万变,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结局。

    剩余的恶人谷众人没有跟着散去,虽然好戏是看完了,但招人还是要继续,虽说这些人只是三等恶人,但都还是有很大的潜力,毕竟能在墨风那种变态手下活下来,本来就是一种潜力。

    “哼。”

    考核的众人听着这些势力继续大喊招人,脸色都不爽的冷哼一声,满眼怨毒的看了一眼墨风离开的方向,这次他们更加恨墨风,不仅再次让他们颜面尽失,还让他们失去加入三个强大势力的机会,简直可恨!

    他们却不错想过,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但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他们想要在恶人谷之中能够活出一个人样,只能选择加入这些势力。

    ……

    “墨风大人,请。”

    离开了那些人的视线之后,骆元走到前面,伸手恭声道。烈日阁的人看到骆元对墨风如此恭敬,都是一呆,眼中露出诧异,在骆元来接墨风的时候他们就不同意,现在怎么这么恭敬了。

    不过他们都没有多说什么,该知道的时候一切都会知道。

    墨风点点头,没有多言,跟着骆元前行,守财奴一直跟在后面,看着墨风满心的诧异,但也没有多问什么。

    一路走去,宽阔的大道两旁都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建筑,不过都非常之大,比之前来的地方要大得多,经过守财奴的解释墨风才知道这里是各种势力的所在地,外面那些私人建筑。

    “烈日阁。”

    一刻钟后,墨风一行人站在一个宽阔的大堂面前,看着大堂上的烫金额匾,墨风低喃一声,跟着骆元进去。

    进入大堂后没有停留,继续前行,绕过一段过道之后到了一块空地,再绕过一堵影壁之后可见又一个更大的大堂,大堂之内坐着很多人,一个个都气息雄厚,修为至少在凝星境,而坐在那里的都至少凝星境后期,凝星境后期以下的连坐的资格都没有。

    墨风看着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看来烈日阁的实力还真是不错,光是这些人,就已经是相当于炎德帝国的一个二流家族的顶层了。

    墨风嘴角渐渐泛起一丝笑容,看来恶人谷能够在炎德帝国之中这么久不无道理,光是这份实力就足以人炎德帝国头痛了。

    “哼。”

    等墨风进入大堂,大堂内的人都看着他不爽的冷哼一声,心中的不喜都直接摆在脸上,没有丝毫的收敛。

    墨风看着只是淡然一笑,没有说什么。

    骆元看着脸上倒是出现一丝尴尬,歉意的看了墨风一眼,迈步上去做到主座上。

    “骆元,不知道这位翘楚你付出了多少的代价才招收进来啊。”骆元刚刚坐下一个白发老者就阴阳怪气的开口。

    其余人再次冷哼一声,看着墨风更加不善,他们烈日阁确实有些实力,也喜欢做些特立独行的事情,但墨风他们都十分清楚,虽然天赋高超,但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人物,就算在恶人谷依然有不少人惦记他,而且惦记他的连星魂境强者都不少,费巨大代价招收进来可是只会惹麻烦。

    在骆元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们不断的阻拦,可骆元质疑如此,现在回来,他们决定会发难。

    “恭老,这次招收墨风一点代价都没有付出。”骆元淡淡开口,恭老听着再次冷哼一声,一点代价都没有出并没有消解他的一点不爽,继续开口:

    “一点代价都没有,哼,他还真是廉价。”

    守财奴听到这话眼睛登时一瞪,看着恭老眼中出现怒色,这一开口就针对他们,出代价不行,不出代价也不行,还说人廉价,岂有此理!

    守财奴算是能忍之人,但绝对不是一个好欺之人,他看不得就是什么缘由都没有直接就欺到头上来,这点他是最不能忍的。

    刚要发作墨风将他拦了回去,守财奴转头看着墨风满眼不解,这都能忍?

    墨风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微微摇头,示意静观其变。恶人谷的人形形色色,势力错综复杂,每件事情都不会有这么简单,有时候静静看着就好,到了不得已出手的时候再说。

    守财奴只好忍着,深吸几口气冷眼看着恭老头。

    “骆元,这恐怕是无人要他你才捡了个便宜吧,这种便宜,恐怕烈日阁消受不起。”恭老继续阴阳怪气的开口,听到骆元淡然的心境都起了火气。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