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九章 恭老头的条件
    骆元看着恭老头眉头也是一皱,之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都已经知道了,还要跟他作对?

    “恭老,你什么意思?”骆元目光一寒,他可不想再让恭老头继续胡闹下去,这不仅自己没面子,烈日阁没面子,更是会让墨风看笑话。

    “哼,我什么意思?”恭老头脸上渐露狰狞,他堂堂烈日阁二把手,今天如此丢脸,这场子怎么着他也要找回来!

    “墨风是让诸多实力争执没错,但他偏偏选了我烈日阁是为什么?别有用心!”

    “砰!”

    “胡说八道!”

    这个时候骆元也忍不住了,直接拍案而起,怒喝道。

    “骆元,你别在我面前大呼小叫!”恭老头也怒了起来,暴吼道,丝毫不示弱。

    骆元脸色渐渐难看了下来,这是非要跟他作对?

    “骆元,你要招收墨风进来我没有意见,但年轻人的锐器总要锉一锉,今天只要他给我敬一杯茶,那我不仅乐意招收他,并且可以亲自教导他,让他尽快晋级星魂境!”恭老头朗声道,突然变得一脸正义的模样,看得众人是一愣一愣的。

    “我干,不是吧……”

    “怎么就变得这么好了?还亲自教导?我的天,这种好事怎么就落到我身上来!”

    “怎么好事就净落在他身上啊!”

    众人看着墨风眼红不已,嫉妒的心都快要爆炸,考核完几个势力争相要他,现在还有一个星魂境强者亲自开口是要指导他,这运气简直好到爆,这别说是敬茶了,就算是让他们直接下跪叫祖宗都行。

    骆元听到这话神色一僵,看着恭老头眼中流出一丝不可置信,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随即冷笑一声,让墨风给你敬茶?你给墨风敬茶还差不多!

    “敬茶?”墨风看着恭老头冷笑一声,敬茶?是跪着敬茶吧,到时候好再羞辱他吧,就凭你,也有资格?

    “喂,小子,还不快给恭老敬茶,傻了吗!”见墨风站在那里半晌不动作,恭老头脸色沉了一分,他的心腹忍不住开口喝道。

    “还不快过来敬茶!”甚至另一个心腹已经拿出泡好的茶,递到墨风面前。

    “跪下,敬茶!”见墨风还是不动作,心腹再次暴喝,脸上已经扬起不善了。

    “小子,这大好机会别不珍惜,错过这次,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你可要想清楚了!”说着,这心腹看着墨风眼中闪过一丝凶光,警示意味浓烈。

    “敬茶!敬茶,敬茶!”

    恭老头的心腹不断暴喝,步步紧逼墨风,墨风眼睛一眯,寒光一闪,终于露出獠牙了吗?

    “聒噪!”

    “砰!”

    冷哼一声,抬手一摆直接将这心腹拍飞,这心腹才刚刚凝星境,墨风只用肉身力量就能碾压。

    “砰砰!”

    这心腹将一根石柱撞断,撞在墙上直接口吐鲜血,昏厥在地上。

    “嘶。”

    众人看着一惊,转头看到昏厥的那人,登时倒吸一口凉气,这可是凝星境,就这么被墨风一巴掌拍晕了?这肉身力量该有多么恐怖!

    “完了,这小子完了!”随即众人一个激灵转头看着墨风满脸默哀,恭老头的心腹就敢这么出手,死定了,骆元都拦不住!

    “放肆!”

    果然,恭老头立即暴怒,暴吼一声星魂境的气势陡然爆发,看着墨风满脸戾气。

    “墨风,我给过你机会,现在你竟然还敢打伤我烈日阁的人,无法无天!”恭老头怒吼道,星魂境的气势直压墨风!

    “轰!”

    气势突然在空中爆炸,恭老头气势还没有压到墨风身上,骆元的身形就出现在墨风面前,抵消了这股气势。

    “恭老头,你疯了吗!”骆元怒吼道,墨风对烈日阁的重要性可以说比任何一个人重要,这好不容易找到了,就这么一言不合出手,得了失心疯不成!

    “哼。”恭老头冷哼一声,看着骆元脸上闪过戾气,他在烈日阁从事多年了,好不容易成为了二把手,但骆元这家伙空降而来,直接就成为了二把手,夺了他大部分的权,现在招收进来一个墨风,直接就打他的脸,让他颜面尽失,这点场子都找不回来,他还做什么烈日阁二把手!

    “我疯了?骆元,你是什么意思!”

    “轰!”

    恭老头暴喝一声,气势再度爆发,骆元身体一晃,脸色微白,比实力,他不是恭老头的对手。

    “恭老头,你非要闹的大家看笑话才好吗?”骆元低吼着开口,气势不断向骆元逼去。

    “哼。”

    骆元闷哼一声后退一步,看着恭老头咬牙切齿,

    “恭老头,你到底想怎样!”

    “哼,我想怎样?”恭老头冷哼一声,道,

    “让他给我负荆请罪,跪上百日并敬酒,那我将一切都不会追究!”

    “不可能!”骆元直接就暴喝道,让墨风负荆请罪,还下跪百日敬酒,恭老头简直异想天开,就算是阁主也没有这个资格!

    “这……唉。”

    大堂内中众人看到两人相斗,张着嘴于心不忍,想要去劝,但以恭老头这样的状态,谁劝都不管用,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

    听到恭老头后面的话众人一愣,转头看着骆元,立即就劝道:

    “骆大人,你就不要和恭老作对了,恭老有没有做错什么,他已经给了墨风机会了,墨风实在太过分了,你就让他认个错吧。”

    “对啊,一百天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没必要闹成这样嘛。”

    “骆大人,这么闹下去的话,你也不想让别人看笑话吧。”

    众人不断相劝,骆元听着脸色不断难看,甚至想要跳脚大骂了,但他只能保持沉默,以拖延时间。

    守财奴听着那些人的话怒火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了,最可恨的就是一群站在一旁不断叫嚣的人,感情这事不落在他们身上就可以不疼不痒的来说各种假惺惺的话了?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做主了!

    而且说的那么轻松,负荆请罪,那也要负的是什么荆,在恶人谷内有一种专门的荆条,这种荆条就算被割断,只要碰到血肉上面的刺就会不断生长,一旦背到背上,荆条上面所有倒刺都会不断刺进,一百天,荆条上的倒刺都可以刺进五脏六腑之中,到时候想要救回来都难!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