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九章 一番说辞
    但他们又充满嫉妒,一个毛头小子能够受到如此待遇,而他们这些年辛辛苦苦为烈日阁付出这么多,别说奥义种子了,连烈火酒都喝不到一口,凭什么这小子全部都占了!

    想到此处,这些人的怒火更甚,心中不公的肺都要给气炸。

    “奥义种子?”守财奴听着看着墨风张着嘴愣神,真的是这样吗?

    “不可能吧……”杭均听着那些人的议论,心中惊疑不定,奥义种子,是有这么一回事,但那日墨风在烈阳谷才呆了多久,三谷主就制造出来奥义种子了?

    就算提前有准备,要将奥义种子寄宿到墨风体内也不止那点时间,更何况他根本没有看到过有这一幕。可如果不是这样,那怎么解释墨风打败恭江这事?

    杭均微微摇头,从墨风身上回神,转头就见众人满脸厉色看着墨风,脸色一变,心中直呼不妙。

    “他们要干什么!”

    这么多人怎么突然就对墨风这个样子了?刚杀死一个恭江难道还不够杀鸡儆猴的?这些人之中不乏星魂境,如果集体对付墨风的话,他都难不住的,而墨风危已!

    “你们要干什么!”杭均脸上一阵阴晴不定之后站出来暴喝道,这些人转头看着他,脸上的厉色收敛了一点,但还是毫不掩饰。

    “你们都清醒点,不要做蠢事。”杭均脸色也阴沉下几分,道。

    “杭大人,这话可不是这么说。”一个星魂境男子沉声开口,

    “墨风这小子只不过仗着三谷主的庇佑才杀了恭江,恭江做事过分,这事我们可以不计较,但他这种态度,一直在嘲笑我们,这让我如何忍!”

    “没错,杭大人,让兄弟们做任何事情都可以,但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今天这事要是就这么过去了,这让这些兄弟如何想,让下面的人如何看待!”

    杭均听着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强行为墨风辩解?只会增加这些人的怨气,而且墨风确实是笑了,还笑了两次,怎么都说不过去。

    “哼。”

    见杭均不开口,星魂境男子冷哼一声,转头阴鸷看着墨风,本来杀了恭江就算了,他们心有不爽也不会多说什么,但还敢这么嚣张,他们在烈日阁呆了这么久,还能让一个新来的欺负了不成?

    “岂有此理!”守财奴回过神听着这些人的言论,气得脸色涨红,之前那般诘难于墨风,现在还用这种言论攻击墨风,太无耻了!

    守财奴双拳紧捏,心中的怒火已经无法压抑住,可恨的是他受不了这不公却没有办法去解决,这是最无力的事情。

    “人家笑一笑而已,关你们屁事!”守财奴心中暗骂,心中骂骂或许是无能的表现,可这样让他更加渴望力量,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够独善其身,才有资格能论定公平!

    杭均一脸难色,只好转头看向墨风,现在他只能希望墨风能够低头服软了。

    “呃……”

    而墨风此刻似乎才刚刚回神,看着满脸不善的众人满是错愕。

    杭均眼角一抽,现在是装无辜的时候吗?这样只会更加惹怒这些人。

    “墨风大人,你就服一下软,跟他们解释一下或道个歉吧。”杭均无奈对墨风传音道。他并不是真正的打不过这些人的,但这事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烈阳谷辛辛苦苦在恶人谷建立的势力,可不想就这么毁了。

    烈阳谷的实力虽然不比恶人谷弱太多,但恶人谷的那几个人简直比烈阳谷的谷主还倔三分,烈日阁的存在就是烈阳谷和恶人谷交际的枢纽,绝对不能出现差池,现在杭均只希望墨风能够低头化解这事,不然就真的头疼了。

    他解决不了,总不能到时候因为这点小事还请谷主来一趟吧。

    “呃……”墨风再次错愕,他做了什么了就要让他服软,还道歉?

    墨风方才一直与画中人交流,没有注意这些人在说什么,而事情突然转变成这样,墨风也是没有料到。

    转头看着满是不爽的众人,墨风眼睛一转,突然瞅了一眼自己,似乎明白了。

    无奈的摇摇头,这些人想象力还真是够丰富的,不过也对常理之中,毕竟杀了恭江他们肯定会心有不爽,正是需要借题发挥的时候。

    墨风眼睛微眯,服软?星渊天君何曾服软过,只有打得对手服软!

    不过为了不让杭均难堪,自己也少付出一点代价,墨风站起身,看着众人冷笑一声,这时候气势不能弱,淡淡开口:

    “你们不服?你们不爽。”

    众人眼中寒光一闪,现在还在他们面前叫嚣?

    “恭江之死,你们很不爽是吗?”墨风不管他们心中如何想,也不管自己的话是否在继续激怒他们,继续道,

    “不爽就对了,这证明你们还有点血性,至少一起共事的同伴死了你们还有点波动。”

    “但我依然对你们不屑,你们知道为什么吗?”说着,徐风淡淡的瞥着众人,风轻云淡,丝毫不受这些人的影响。

    众人听着怒火越来越甚,这是在夸奖他们还是在羞辱他们?可他们还是没有选择开口或动手,他们倒要看看墨风还能说出个什么花出来。

    “在恭江无故刁难于我之时,你们不仅冷眼旁观,更是在其中推波助澜,而恭江倒台之后,你们立即倒戈相向,见我跟三谷主有关系便一句话都不敢说,难不成,关系真有这么重要,就足以让你们缄默看着自己好友死在面前?”

    听着这话众人心中更加不爽,关系就是这么重要啊,而且就你跟三谷主的关系,谁敢奈你何?可听到后面他们还是沉默了下来,墨风说的也没错,不管恭江是怎样一个人,毕竟是烈日阁的人,他们这样做确实错了。

    “而这还不是你们最大的错,如果这些错都可以原谅,那最后一个错那你们永远都无法被原谅!”墨风突然话音一转,喝道,

    “恭江身为烈日阁之人,死在了烈日阁之中,而你们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收拾,哪怕有个立衣冠冢的想法也好,而你们却熟视无睹,接着机会去想别的东西,不觉得可笑吗!”

    作者命也说:实在抱歉,在百忙之中作者君要去考驾照了,再不考就要过期了,考完之后定会尽快恢复更新,还请见谅。太古战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