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小女孩的信
    上午十点是报到时间,只要准时到达警局就可以了,下午才开始正式的培训。

    整理好行李,洛林出门买了个热狗放到罗恩的餐盘里,嘱托了几句不要乱跑,等他回来之类的,就和费舍尔急匆匆跑去六号楼的警局餐厅吃午餐——和外面的餐厅不同,警局餐厅有固定的时间,而且洛林和费舍尔还要办一张就餐卡才能就餐,时间相当紧张。

    留在宿舍里,啃了半个热狗,罗恩抬头瞄着费舍尔地床铺看了半晌,暂时没想到对付这个黑大个的办法,于是决定出去溜达一下,熟悉熟悉新环境。

    跳上窗台,罗恩轻轻一跃就跳到了外面的草坪上——洛林和费舍尔的宿舍就在一楼,这省去了罗恩往后进出的烦恼,他翘着尾巴,沿着阳光普照的草坪缓缓溜达起来。

    橙县警察总局是橙县最老的警察局,现在已经不对外承接警务,主要负责新警员的培训和警察高层的办公——三十多年前橙县的地价还很便宜,所以警局面积很大,历经三十多年的风雨,除了房屋陈旧一些外,橙县警察总局的绿化反而更像是一个老学校,宁静而安详。

    在这种宁静的气氛中,罗恩顺着花坛将整个警局逛了个遍——橙县警察总局总共有六幢楼:两幢六层楼和四幢三层楼,还有三个操场,整体面积比罗恩经常跑步锻炼的贝纳多第一学校还要大。

    罗恩还特地在靠近洛林宿舍的一个操场上跑了两步,感觉舒适程度和贝纳尔第一中学的没太大差异,这才找了个阳光灿烂的窗台,懒洋洋地趴伏下来。

    …………

    “哟,一只猫咪?!”

    窗台的玻璃是单面属性的,从外面看是墨绿色,从里面看出来则近乎透明——和窗台相连的办公室属于一位老警官,有着圆滚滚的肚子和上翘的可爱小胡子,他看了一眼窗台外的胖橘猫,然后就着窗外灿烂的阳光打开一封信,一封用彩色圆珠笔写在彩色信纸上,笔迹稚嫩的信。

    “尊敬的巴顿警长爷爷:

    你好!

    我是橙县的艾莉莎,今年六岁了,我养了一只狗狗肯特和一只猫咪莎莎。

    在电视上,我看到有狗狗帮助警察叔叔工作,那么为什么没有猫咪帮警察叔叔工作呢?

    和狗狗比起来,猫咪会爬树,很柔软,听力也很厉害,还能够抓老鼠。

    我希望猫咪也能够帮警察叔叔工作,如果需要,我可以让莎莎来帮你们。

    祝你们工作顺利,万事顺心!

    爱你们的艾莉莎。”

    “警猫啊……”

    嘴里念叨着,老警官巴顿把小女孩艾莉莎的信折叠起来放回信封,小心地放在抽屉里,看着窗外思考起来。

    然后看着看着他的嘴角突然弯了起来。

    玻璃外,一只大胖橘猫斜躺在窗台上,惬意地甩着尾巴享受着阳光。突然,它扭头凶狠地瞪着自己的屁股——顺着它的目光,老警官巴顿看到在它的屁股上稳稳当当地停着一只绿头大苍蝇,正不停地搓着手,偶尔还搓下眼睛。

    于是大胖橘猫保持着身体不动,左前爪缓缓抬起,猛地一爪拍在自己的屁股上——老警官巴顿没有看到它有没有摁住苍蝇,不过当胖橘猫扭过头去看的时候,却不知怎么回事,它的两条后腿突然蹬踢起来,正好蹬在自己的下巴上。

    然后,随着胖橘猫的脑袋一偏,橘黄色毛茸茸的身影突然从窗台上消失了。

    它,掉下去了。

    “哈,真是只蠢猫!”

    “警猫,只是小女孩的美好梦想罢了。”

    看到大胖橘猫的表现,摇摇头,老警官把小女孩信纸上的提议丢到脑后,拿起水杯,起身去走廊上倒水去了。

    …………

    逮只苍蝇竟然掉下来了!

    窗台下面是软软的草坪,罗恩身上又是大把的肥肉,掉下去一点都不疼——不过罗恩表示自己的心情受到了暴击。

    抬起头,看了看已经倾斜的太阳,罗恩抖去身上的碎草叶,决定回去看看洛林回来没,如果回来了,就寻求点安慰——譬如薯条薯片甜甜圈什么的。

    不过罗恩的打算落了空,原路返回,跳上窗台的罗恩只看到一个在夕阳的余晖中静悄悄的宿舍——洛林和费舍尔还在培训,没有回来。

    “……”

    算了,打个盹吧。

    治愈心灵创伤的方式不外乎两种,吃和睡。既然没有吃的,那么就睡个觉吧,让时间抚慰心灵的伤口也是可以的。

    跳下窗台,罗恩仰头看了看洛林的床铺——家里的猫窝没有带出来,洛林也没来得及去买,罗恩决定先在洛林的床上眯一下。

    和大学的宿舍一样,橙县警察总局的宿舍里放的也是铁架床,下面是书桌和书架,上面是床铺,整体漆成淡蓝色,上床的时候就爬固定在床尾一侧的小铁梯。

    没爬小铁梯,罗恩蹲在地上瞄准床铺后腿用力一蹬,前爪就搭在了床边,然后再微微用力,身体就轻巧地落在洛林的床上。

    虽然已经是秋天,不过年轻人火气旺,床上除了垫被只有一条小毯子,罗恩咬着扯开小毯子,团身蜷缩在上面。

    舒服!

    只一会儿,罗恩就睡着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睡姿慢慢发生变化——从蜷成一团变成仰面朝天,嘴巴张开,猫舌头耷拉一边,发出颇具规模的呼噜声。

    “咕噜~,咕噜~”

    …………

    和人一样,猫的睡眠也是浅睡眠与深睡眠交替进行,不同的是,猫的浅睡眠很长,深睡眠很少,只要有一点响动,它的耳朵就会转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警惕地醒转过来。

    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窗外微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和罗恩的呼噜声交替,仿佛一曲协奏曲,在协奏曲的中高段有第三种乐器加入演奏,有声音在墙角响起。

    “窸窸窣窣~”

    毯子上的罗恩没有睁开眼,但是耳朵已经支起来并转动着,搜索着声音的来源。

    “窸窸窣窣!”

    声音越来越近,慢慢从墙角转移到罗恩睡着的床铺下方,不再移动。

    “?”

    什么声音?

    努力睁开双眼,罗恩张大嘴打了个无声的哈欠,把脑袋从洛林的床边探出,看向下方,立刻一双乌溜溜的黑亮小眼睛就和罗恩的翠绿双眼对在一起。

    一只足有男人拳头大小,肥硕的棕褐大老鼠蹲坐在罗恩的餐盘旁,前爪抱着罗恩中午吃剩下的半拉热狗有滋有味地啃着,啃得面包屑满桌都是。

    看到罗恩探出脑袋,大老鼠也不害怕,反而露出泛黄的尖牙,向罗恩发出示威的吱吱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