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大老鼠
    “……”

    什么情况?

    警察局的老鼠都不怕猫吗?

    大老鼠的反应让罗恩有些奇怪,他抖擞身体,从床上跳到地上,再纵身一跃,已经站在大老鼠的对面。

    面对着大胖橘猫,大老鼠也不慌张,它放下热狗,发出急促尖锐的吱吱声,就像用钢丝刷剧烈摩擦玻璃——这是它敢于站在罗恩面前不跑的资本,依靠这一招,大老鼠吓跑过好几只猫,甚至从一只小猫的猫食盆里抢过猫粮。

    猫确实是天生的捕猎高手,但需要被激发捕猎本能,许多养在城市里的猫吃的是猫粮,喝的是牛奶,连老鼠都没见过,自然就谈不上将老鼠视为猎物。

    罗恩当然不是那种见识浅薄的猫,缓步向前,罗恩的脊椎大龙已经蓄满力道,肉垫下的爪子也做好了弹出的准备,当距离近到大老鼠意识到自己的尖叫声没有吓到对罗恩时,一切已经太晚了!

    如同压缩后的弹簧,罗恩的身子猛然伸张,利爪从肉垫中弹出,左爪压住大老鼠的身体,右爪扣在大老鼠的脖子上用力一按。

    这是罗恩从一本小说上看到,叫做颈椎脱臼法,主要原理是利用按压的力道让颈椎脱臼,颈椎内的脊髓和脑干会在瞬间断开,猎物就算没死,也会立刻全身瘫痪。

    据说许多科研人员就用这样处理实验过的小白鼠,在手法熟练的科研人员手里,被处死的小白鼠甚至感觉不到疼痛。

    罗恩使用这一招,只是为了避免用嘴。

    “咔!”

    一声清脆的只有猫咪能够听见的折断声后,大老鼠瞬间软倒在书桌上。

    “……”

    第一次用,不太熟练……

    有些无语地看着一小滩液体从大老鼠微微抽搐的身下缓缓渗出,罗恩扭头看了看费舍尔的床铺,嘴角的胡须翘了起来。

    …………

    五点半左右,宿舍的房门打开了,洛林和费舍尔终于回来了。

    第一天下午报道后安排的是体能训练,由马丁警官负责——他显然想给新人们一个下马威,在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便是五公里耐力跑加一千个仰卧起坐加五百个俯卧撑,美其名曰测试大家的体能。

    这一记重拳直接轰趴了百分之八十的新人,只有四人完成全部训练,其中包括洛林,费舍尔和另外两位新警员。

    相比于洛林和另外两位新警员的艰难,费舍尔完成得那叫一个轻松愉快——这家伙的体能简直就是个怪物,最后五百个俯卧撑,别人都在勉强支撑,这家伙甚至还可以挺身击掌,让所有人都为之咋舌。

    于是,费舍尔的外号也随之确定下来,名为。

    “橘子,橘子!”

    一进宿舍,洛林立刻寻找罗恩的身影,而听到洛林的呼唤,罗恩从小毯子下探出脑袋叫唤了一声,算是回应了他的呼唤。

    然后心情放松下来的洛林立刻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尿骚味。

    “怎么有一股尿骚味?!”

    “费舍尔,是不是你中午出去的时候忘了冲水?”

    警察总局的宿舍是独立卫生间,洛林记得中午出去的时候,费舍尔先去了厕所,为此洛林还在门口等了几分钟。

    “怎么可能?”

    “我中午上的是g!g!”

    “而且你认为我这么强壮的身体会有这么重的味道吗?”

    坐在自己椅子上的费舍尔给了洛林一个鄙视的中指,膨胀着身上线条爆炸的肌肉,摆出健美的姿态。

    “……”

    洛林和床上的罗恩无声地翻了翻白眼,费舍尔确实强壮,罗恩和洛林都已经见识过了,但一些能够导致味道产生的小疾病,却不是强壮能够避免的。

    不过,罗恩心里有数,这股尿骚味确实不是费舍尔的问题,而是大老鼠遗留下来的。

    “ok,ok,你很健康!”

    “不过味道从哪里传出来的,我们还要仔细找找。”

    “橘子……”

    洛林双手向下虚按,将这个问题搁置,他抬头看向罗恩,眼神微微一凝。

    猫咪有很强的领地意识,除了用嘴角摩擦物体留下气味外,还会在领地里撒尿明确界限,他寻思着是不是罗恩在宿舍的某处留下了记号,才出现的这股味道。

    “……”

    和洛林相处久了,只是一抬眼一呼唤,罗恩就知道洛林的想法,他立刻摇头,表示这个黑锅自己不背——虽然大老鼠确实是罗恩干掉的,但是洛林问的又不是这问题。

    “那就奇怪了!”

    “味道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既然罗恩没有做记号,那么味道从哪里来的呢?洛林和费舍尔开始耸动鼻头寻找气味的来源,虽然经过一天的训练他们都已经很疲惫了,但是有这股味道在,谁都没法好好休息。

    弯腰低头,洛林和费舍尔一步一步接近目标,看着他们摇晃脑袋的摸样,罗恩用毛爪捂住嘴巴,掩盖住上弯的嘴角。

    不行!绝对不能笑!

    不过,他们的样子好像狗啊!

    宿舍不大,除了够放两张铁架床,两个衣柜,两把转椅外,就只剩下过道,独立卫生间,至于晾晒衣物,在窗台外面装有手摇晾衣架,挺方便的。

    这样小小的空间,洛林和费舍尔很快就靠近气味的来源,但是奇怪的,气味的来源却有两处,一处是洛林的书桌,而另外一处则在费舍尔的床上!

    洛林的书桌上只有气味没有痕迹,他找了块抹布,仔细擦拭一遍就什么味道都没有了——作为第一现场,罗恩处理了大老鼠的尸体后,用毛爪抽了张餐巾纸擦过一遍,算是扫清了手尾。

    但是,费舍尔看着自己床铺上毯子里鼓鼓的一团,脸色难看起来。

    “该死,我现在感觉糟透了!”

    上午强行抚摸罗恩后费舍尔就有不好的预感,现在预感更强烈了,就好像有人不断地在耳边拉动警报。

    他神情复杂地看了罗恩一眼,直觉告诉他,应该是罗恩搞的鬼——他面色凝重地爬上小铁梯,慢慢伸手拉住毯子的一角,然后用力抽!

    一声尖叫在宿舍中响起!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