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笼斗和沙袋
    “阿泰,加油!阿泰,加油!”

    “费舍尔加油!ko他!”

    费舍尔足有两米高,体重一百二十多公斤,阿泰也矮不到哪里去,阿尔洛宣布比赛开始后,一黑一白两具强健**立刻弹跳着在八角笼里碰撞起来。

    mma是综合格斗,除了规则限定的犯规动作外,可以使用身体的任何部位攻击对方,而且遇到曾经的职业选手,这样的机会确实难得,所以名叫阿泰的青年一上场就是强攻。

    只是几十秒,八角笼里两人的汗水就四处迸射,甚至溅射到笼外围观者的面孔和眼睛上——但围观者,包括洛林都毫不在意,他们心中的激情已经被野蛮原始的**搏杀完全激发,呐喊着,洛林恨不得台上与费舍尔对抗的就是自己。

    在墙角,罗恩看着墙角的一堆锻炼器材踟蹰了一下,扭头看了一会场馆中央的八角笼,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才小心地靠近,探出毛爪拨弄起来。

    堆放在墙角的是一堆手腕沙袋,上面缝着魔鬼粘,只需要围着手腕或者脚踝绕上一圈,把魔鬼粘贴在一起,沙袋就能够固定在四肢上,不是超级激烈的运动都不会掉落。

    这堆手腕沙袋堆放的时间显然已经不止一两年了,上面的灰尘厚得都可以加水和面烙饼了——罗恩又扭头确认了一遍没有人正看着自己,这才用毛爪掸去上面的灰尘,拨出一个手腕沙袋,套在毛爪上。

    手腕沙袋围成的圈有些大,罗恩一抬爪子,毛爪就从沙袋里面脱了出来——他毕竟是一只猫,虽然胖乎乎的身体蕴藏着成年人的力量,但是无论体型还是四肢都要比人类纤细太多,连成年女性都比不上。

    不过,堆放在墙角的沙袋还有很多,大小也不一样,于是罗恩挥舞毛爪忙碌起来。

    常年积累的灰尘飞起,变成一团乌云笼罩住罗恩全身,缓缓附着在罗恩橘色毛发上,让罗恩从一只胖橘猫很快就变成了一只胖灰猫。

    但罗恩毫不在意——脏了大不了回去洗个澡,但是找到合适的沙袋,却可以帮助罗恩提升四肢的力量和耐力,这可是头等大事!

    “……”

    这个不行!

    这个还是不行!

    墙角的沙袋在罗恩的拨弄下不断减少,最终只剩下四个小小的仿佛给婴儿使用的沙袋——而且这沙袋的固定处并不是魔鬼粘,而是更古老的金属扣压款。

    罗恩小心地前去拨弄,却惊诧的发现,能够拨动其他沙袋的力道却只能让这四个小小的沙袋微微晃动一下,这让罗恩兴奋起来。

    他小心翼翼地增加力量,直到增加到近两倍的力道,才将其中一个小沙袋拨弄到自己的面前——显然小沙袋中里装的并不是普通的沙子,而是铁砂,亦或者其他的金属砂。

    就是这个!

    将这个小沙袋扣在自己的前爪上,罗恩立刻感受到前爪上传来的压迫感,满意地弯起嘴角,罗恩把剩下的三个小沙袋也扣在自己的四肢上,慢慢地沿着场馆墙角开始溜达。

    他已经打定主意,等下让洛林把这四个小沙袋都带走,再不行买下来也可以。

    …………

    mma的笼斗比赛有时间限制,非冠军赛,每场为两个回合,第一回合时间为十分钟,第二回合时间为五分钟,回合间休息两分钟。

    冠军赛,每场为三个回合,第一回合时间为十分钟,第二回合时间为五分钟,第三回合时间为五分钟,回合间休息第一次两分钟,第二次一分钟。

    此刻在训练营里进行的比赛并不是正规比赛,自然按照非冠军赛的时间限制进行——费舍尔也让与之对战的白人青年阿泰和围观的有志于mma的训练者们感受到了彼此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只是训练战,费舍尔没有ok阿泰,但是全场十几次的tko就连费舍尔的好友阿尔洛都有点看不下去——当最终训练战结束,阿尔洛宣布费舍尔获胜时,阿泰已经满头大包,连护齿都被打掉了。

    反观费舍尔,除了浑身大汗外,就只有胸口微微发红——为了评估阿泰的战斗力,费舍尔一开始就用胸口接了对手一记重拳。

    “散了散了!”

    “知道职业选手和你们这帮半吊子菜鸟的差距了吧!”

    “好好练,这家伙以后每礼拜都来!”

    比赛结束,阿尔洛轰开围观的训练者,把他们赶回自己的训练位,继续指导起来。

    而费舍尔则在八角笼里对着洛林勾了勾手指。

    “嘿,伙计,进来玩一把不?”

    “呵,伙计!”

    “你那么厉害,我怎么可能是对手?”

    比赛结束洛林被激起的荷尔蒙也有所减退。洛林笑着摆手。

    “嘿,洛林!”

    “你最好上来,不会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我们以后的职业可是警察,除了射击,空手搏击也很重要。”

    “我可不想你连个罪犯都打不过。”

    费舍尔这是在投桃报李,射击训练中洛林无私地把自己的领悟和德克教官的教诲都告诉了费舍尔,让费舍尔的射击成绩大有进步,费舍尔一直都在考虑怎么感谢洛林。

    直到他看到新晋警员培训后半段的课程表,他才决定教导洛林综合格斗——新晋警员后半段的培训竟然只有简单的拳击和散打,时间也很短,根本起不到好的效果。

    “好吧,不过不准揍得太狠。”

    眼睛眨了几下,洛林也感觉费舍尔说得有理,于是带上阿尔洛微笑着递过来的拳套和头盔钻进了八角笼。

    于是,在随后的一个小时里,洛林的嚎叫响彻整个场馆,不但让所有在场馆里挥洒汗水的训练者侧目,连沿着墙角不断散步适应四肢上重量的罗恩都鄙视地甩着尾巴压低了耳朵。

    “嘿,橘子!”

    “该回去了!”

    直到两人预定的返回时间到来,洛林才拖着运动后大汗淋漓却异常舒畅的身体和费舍尔从八角笼中钻出来,他大声呼唤过罗恩,准备返回橙县警察总局。

    不过从墙角处蹭过来的罗恩,以及他用前爪推的一堆东西,让洛林对着阿尔洛不由尴尬地微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