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土佐犬
    耳朵压成飞机,尾巴竖直如棍,毛发炸开——面前飞扑过来的黑色土佐犬让罗恩想起了过去不好的记忆。

    “喵呜~”

    毫不犹豫地站起身,罗恩须发皆动,瞄准扑来的土佐犬,如猛虎般拍出一掌,重重打在露出狰狞利齿的黑色土佐犬鼻头上。

    “呜~”

    成年人的力量,加上小沙袋的重量加成,仿佛一柄小铁锤狠狠砸落,黑色土佐犬立刻被打得涕泪横流,摇晃脑袋呜咽着连连后退。

    先攻得手,罗恩乘胜追击,后腿发力迅捷一跳,瞄准恩佐斯的腰部落下——铜头铁尾麻杆腰,除了鼻子以外,腰椎是犬科动物共同的致命点,以往村人打狼,都是一人在前吸引狼的注意力,另一人用木棍全力打击狼的腰部,只要时机把握好,一下就可以让狼半身不遂,任人宰割。

    罗恩跳得很高,有充足的时间在空中扭转身体,调整方向,瞄准目标,当罗恩落下时,下方的黑色土佐犬刚刚从鼻子遭受的重创中恢复过来。

    “咔嚓——!”

    “嗷嗷嗷嗷~”

    一声清脆的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的折断声响起,紧随着就是黑色土佐犬的凄惨哀鸣——施施然从土佐犬偶尔抽搐的下半身上下来,罗恩满意地翘着尾巴走向洛林。

    “恩佐斯,你怎么了?”

    “快爬起来,咬死那只胖橘猫!”

    看着躺在地上不断哀鸣的黑色土佐犬,黑人混混无法接受自己花大价钱从黑市买来的土佐犬被一只胖橘猫打败,他激动地喊叫着,手上的枪也跟着乱晃。

    看准时机,费舍尔弯腰猛冲上去,抓住黑人混混的手臂用力扭转,黑人混混手上的手枪立刻掉落,洛林快步上前捡起手枪,瞄准了黑人混混。

    “你们想死吗?”

    “知不知道我老大是谁?”

    没想到洛林一帮人会大胆地上前夺枪,注意力大半放在土佐犬恩佐斯身上的黑人混混立刻被费舍尔控制,但他没有放弃,还剧烈挣扎着,威胁着两人。

    直到韩警官慢条斯理从车里拿出便携式警笛装上,随后走到黑人混混面前从口袋里拿出警徽一晃,他才如同泄气的气球,瘫软下来不再反抗。

    他进出警局的次数也不知有多少次了,只是一眼,就辨认出韩警官的警徽是真货。

    “你被捕了,严重超速,罪名危害公共安全,恐吓警察,抽吸违禁品。”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有的话都将变成呈堂供词。”

    “现在,说出你的名字。”

    …………

    问出黑人混混的名字,韩警官把他铐在红色跑车的方向盘上,随后拨通了手机。

    费舍尔不再需要控制罪犯,他走到蹲坐在福克斯旁的罗恩面前蹲下来,眼神在不远处哀嚎的土佐和罗恩之间来回移动,满脸的惊讶无法掩饰。

    “嘿,橘子!”

    “你的身体里是不是藏着一只老虎?!”

    “或者你本来就是一只老虎,只是假扮成了猫的样子?!”

    “那可是一只土佐,世界排名前十,能够独立狩猎狗熊的猛犬,你怎么做到的?!”

    猫科动物战斗力要比犬科动物强,这是喜欢看探索频道,或者曾经见过猫咪和狗打架的人的共识,但是像罗恩这样,轻松击倒上百斤的超重量级对手,却是超出了大部分人的想象。

    “喵呜~”

    罗恩不会说话,就算会说,也不会让费舍尔知道,更不会告诉费舍尔事实。

    轻轻叫唤一声,罗恩主动用脑袋摩擦了费舍尔的手掌,并在脑海里将费舍尔能够触摸自己的次数再减去一次,然后用力一跳,从车窗里跳进福克斯后排,舒舒服服地窝成一团。

    韩警官拨通电话没几分钟,周边地方警局的警员就开着警车过来了。把名为卢西恩.克拉姆的黑人混混交给地方警局的警员,并将对方如何超速,如何威胁警察的实际情况都做了笔录。

    至于韩警官几人是如何追上开跑车的黑人混混的,韩警官只是拍了拍费舍尔的福克斯rs,轻描淡写地表示,这是橙县警察总局为了追捕加州公路上日益猖獗的飙车党而进行的新尝试,现在还处于试验期,需要保密。

    “……”

    看着被韩警官忽悠到不断点头的警员,已经坐在后驾驶座上的罗恩无语地抖了抖耳朵,确认忽悠是所有黄种人的必备技能,就和亚洲蹲一样。

    经过这么一轮,洛林三人也没了兜风的兴致,由费舍尔开车,三人一猫回到橙县警察总局。

    洛林和费舍尔自然是继续去上课,多米尼克.韩警官则需要为这个事情写一份书面报告,而罗恩,在享受过兜风的激情后,突然感觉有些疲劳,他没有再去警犬训练场,而是返回宿舍,窝进了自己的猫窝里。

    整整一个下午,罗恩睡得死沉死沉地,整个猫窝都是他呼出的热气。

    “嘿,橘子,吃晚饭了。”

    夜晚降临,培训结束回到宿舍的洛林把手里的三明治放到罗恩猫窝前的餐盘里,一边轻声呼唤着。

    三明治是标配的鸡肉三明治,罗恩是个吃货,无肉不欢,每一餐必须有肉——往日里只要洛林轻声呼唤,甚至不需要呼唤,只需要把三明治放进餐盘,罗恩就会立刻从猫窝里探出脑袋。

    但是今天,直到洛林连声呼唤,罗恩才慢悠悠地从猫窝里探出头来,低垂着耳朵,一副蔫蔫的样子。

    “嘿,橘子。你没事吧?”

    关切地问着,洛林把罗恩从猫窝里抱出来,和自己面对面举在胸前。

    一阵凉风从窗台上吹过来,洛林手上的罗恩浑身一哆嗦——为了方便罗恩进出,宿舍的窗台从两人住进来后就一直开着一道口子,从来没有关严实过。

    “嚏——!”

    随着一身喷嚏声,两挂长长的晶莹的鼻涕应声喷出,在罗恩与洛林间架起两道索桥,起点在罗恩的鼻子上,终点则是洛林的衣领。

    “看来是今天兜风的时候吹感冒了。”

    “别担心,就带你去看医生。”

    淡定地擦掉罗恩和自己间的两条索桥,洛林把罗恩放进猫窝,拿起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