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应酬,电话,惊吓
    没有人能够想到,几天前发现的案件突然间就和二十多年前发生的另外一个案件就这样串联上了。

    不过,这也完美解释了为什么巴顿警官没有找到这条巨大的拟西部眼镜蛇的来源,因为它不是一年内,也不是五年内从其他地方运过来的,根本就是本地出生本地长大的。

    “洛林,做好这次会议的记录,等奥尔登局长从洛杉矶回来,我们就上报。”

    “好的。”

    没有行动就没有证据,不过专案小组也不急,一切都等奥尔登局长从洛杉矶返回后定夺。

    …………

    “奥尔登,这次你可是大赢家啊!”

    “橙县警察总局今年的预算可是让很多人眼红啊~”

    整个大洛杉矶地区警局局长们相聚的场面并不常见,一般一年就一两次,并且在开完会议后,往往会跟着一场聚餐。

    此刻就是这样,橙县相邻的尔湾地区警察总局的局长休伯特端着酒杯和奥尔登局长碰杯,脸上满是羡慕的神色。

    在今年的警察局长会议上,橙县警察总局因为去年出色的业绩和辖区内公民的交口称赞,成为最大赢家。

    提交上去的预算提案上不但立刻被批准,还在此基础上获得了百分之三十的嘉奖。

    这意味着在更新了警用设备后,整个橙县的警察福利都将有大幅度的提升。

    “哪里哪里,只是运气好而已。”

    谦虚着,奥尔登局长将碰杯后的酒液一饮而尽。

    橙县的治安在整个洛杉矶地区并不算太好,往年一般都只能排在中下游,但从今年下半年,也就是任命罗恩为橙县警察总局捕鼠官后,一切都开始向着美好的方向顺畅前行。

    就像一只蝴蝶在洛杉矶挥舞了一下翅膀,但是大洋彼岸的日本就被飓风入侵一样,看似没有任何关联,实际上却是一环扣一环。

    任命罗恩为橙县警察总局捕鼠官,成为网络红喵,变成警员与公民之间的话题,协调警员与公民关系,公民愿意提供更多消息,案件破获几率大幅度提升,公民满意,更愿意协助警员,案件破获几率再次提升。

    到最后,这链条的末尾已经变成一个圆形的良性循环,不断滚滚向前。

    “看来回去后应该给橘子再加点工资了。”

    “还有让它作为警局与菲林之间的沟通渠道有些太过危险,等案件结束就让它回来吧。”

    如此想着,奥尔登局长再次融入到几十位警局局长之中,游走应酬起来。

    …………

    狠狠尿了想要抢夺自己的萧山一脸,满足的罗恩在菲林的带领下逛了商场,买了猫窝,猫食盆和猫砂盆,又被菲林带着去宠物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并重新领了宠物证。

    这些是饲养猫咪的必备流程,菲林走了四十多次,早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菲林先生,你的猫咪很健康,就是有些超重。”

    “不过我建议您不要再给他染毛了,这对猫咪的健康是潜在的威胁。”

    只需要轻轻拨弄猫咪的发根,便可以看到猫咪最自然的毛色——在检查中,宠物医院的医生自然发现了罗恩的真实毛色,并郑重向菲林提出建议。

    “谢谢,我会注意的。”

    “不过我这几天才收养它,是原来主人染的。”

    “另外,我想请问一下,它原来的毛色是什么颜色?”

    “这只猫咪是美国虎斑猫,原本的毛色应该是橘白相间,也就是俗称的橘猫。”

    菲林倒是没有想到罗恩的毛发颜色是染出来的,不过询问了一下,他便立刻明白过来。

    像罗恩这样聪慧的猫咪可不多见,圆润又是橘白相间的,在橙县警察总局中只有捕鼠官橘子一猫。

    橘子本身就是网络红喵,猫咪本身又不能通过化妆进行身份更换,自然就只有染毛一途了。

    “好了,菲林先生,您可以带他离开了。”

    “谢谢你,医生。”

    目送菲林离开,中年的宠物医生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拨通了手机。

    “二号刚刚离开,他带来了新收养的猫咪。”

    “有一点奇怪的是,这次他带来的猫咪染过毛,原本品种应该是一只美国虎斑橘猫。”

    “对,我可以确定,是一只橘猫,体重超过二十磅,只不过染成了黑色。”

    “嗯,合作这么多回了,我当然不会乱说,不过记得准时把钱打到我的账号上。”

    …………

    一夜好眠。

    第二天清晨,罗恩一大早就从猫窝中钻出来,站立在落地窗前。

    接受这个卧底的任务后,罗恩已经好几天没有站桩了。

    古语有云: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站桩也是如此,只是几天没站,罗恩便感觉浑身的毛皮都变得松散了。

    于是,趁着菲林还有群猫都在沉睡的当口,罗恩在清晨的阳光下小心打开落地窗,让身体沐浴在清晨的冷风与清冷的日光下。

    四肢微微弯曲,尾巴下垂似落地非落地,脑袋前伸,肌肉放松,在做出攻击姿态的同时力量含而不放。

    只是几次呼吸间,暖暖的流动在腹部诞生,沿着身体各部位缓缓流动起来,随后罗恩松散的皮肤也再次变得紧绷,全身都有微微的热气散发。

    这样的情形坚持了大半个小时,罗恩终于四肢酸软坚持不住,于是从喉咙中压出一声低吼,打算结束今天的早课。

    “嗷呜~”

    有滚滚的声浪从罗恩的口中冒出,低沉有力,更类似于中大型猫科动物的低吼,而不是一只二十磅的圆润橘猫——昨天去宠物医院,检查中就包括了称量体重这一项。

    这是罗恩第一次尝试在练习卧虎桩的时候发声,连他自己都被震撼了。

    在声浪出口的一瞬间,罗恩立刻闭上了嘴巴,但是袅袅的余音还是在菲林房子前面的大院子回荡。

    “喵呜~,喵呜!”

    “咔嚓!”

    “嘎嘎!”

    同时这样的吼叫还引发了其他的声响——屋子里的猫咪在这声低吼中发出惊恐的叫声,瑟缩成团,咔嚓声是被惊醒的菲林窝枪子弹上膛的声音。

    至于最后嘎嘎的悠长叫声则是从天上传下来的,罗恩收功抬头看去,只看到刺眼的太阳光中有一个小小的黑点疾速远去。

    (请支持正版,就是对作者最大的保护!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