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伤愈,师兄的请求
    丢到罗恩面前的粗大植物根须足有婴儿手臂粗细,浅褐表皮上满是细密的皱纹和须根,根须的最顶端长着四片人类手掌般大小的分叉叶片,边沿仿佛锯齿。

    同时在这根粗大植物根须的表皮和叶片上还有细小的水珠在阳光下闪动,显然已经清洗过了——白头海雕喜欢吃鱼,更擅长捕鱼,对于罗恩的师兄白头海雕老白来说,河流并非禁区。

    “咔嚓!”

    既然师兄说可以吃,并且吃了很好,罗恩便没有推辞。

    他张开嘴,在面前的植物根须上用力咬下一块,立刻有微微的苦味充斥口腔,但是吞咽下去,却有一股回甘让罗恩口舌生津。

    而且,只是一会儿,罗恩便感觉从腹部有一股热量弥漫上来,让他浑身暖洋洋的,极为舒服。

    “喵呜?”

    我c,人参?

    不对!北美洲不产人参!应该是上了年份的花旗参!

    在龙国,美国的旧称为花旗国,花旗参由此得名,又名为西洋参,产于美国北部和加拿大南部一带。

    旦无论是人参还是花旗参,都属于五加科人参属植物,有着类似的味道和功效,并且生长都极为缓慢——一口下肚,罗恩惊讶地都忘了敲打摩斯电码,直接叫唤了一声。

    前世虽然活得时间不长,但是药物和滋补品却吃得极多。

    野山参自然是吃不起的,不过母亲每隔几个月总会咬着牙买上些龙国东北人工栽培的园参根须和老母鸡合炖,用混合着参味和肉香的汤汁为罗恩日复一日越发僵硬的身体注入些许元气。

    而这一口比前世浑厚浓郁数十倍,让全身暖洋洋的参味让罗恩不由飘飘然沉浸入记忆深处。

    妈妈,您现在过得好吗?

    没有了我的拖累,您现在要多照顾自己啊~

    …………

    “嗑嗑,嗑嗑嗑,嗑~”

    有清脆的岩石撞击声在身边响起,传进罗恩的耳朵中,将他从回忆中惊醒过来——自然而然,已经被身体记忆住的卧虎桩便站了出来。

    于是从腹部升起的暖流顺着卧虎桩搬运气血的流动线路开始在体内流淌,胸口的疼痛一点点被压抑和驱散,甚至慢慢有一丝丝的麻痒在体内滋生。

    那是体内伤势好转的迹象,只不过刚刚麻痒了一会儿,又再次变成疼痛,腹部升起的暖流也骤然中断了。

    药效耗尽了,必须吃更多!

    没有迟疑,从卧虎桩的姿态中退出来,罗恩扑到花旗参上,大口啃食起来,这一次他不只啃了一口,而是将剩余的花旗参都吞进了肚子。

    随后罗恩再次站成卧虎桩。

    这一次,从腹部升起的暖流比之前粗壮了不止一倍,源源不断地在体内循环着——随着时间的流逝,罗恩**上的疼痛完全被驱散,甚至多余的药力在修复了罗恩体内的伤势后,还推动着罗恩卧虎桩的进程不断加速。

    罗恩的皮毛还是一样的厚度,但是坚韧的程度不断提升,最终坚韧得仿佛硝制后的牛皮;而除了毛皮外,罗恩的肌肉也被一部分药力浸透,在变得更加富有韧性和收缩性的同时,也变得更加纤细。

    等罗恩将花旗参的药力完全吸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并且在他的身边,铺满了黑色的毛发。

    花旗参的药力不光淬炼了罗恩的毛皮,更是将罗恩全身的毛发都更换了一遍,重新长出的毛发已经恢复了橘白相间的颜色,同时光泽更加闪亮,仿佛绸缎一般。

    唯一让罗恩感觉不爽的是,哪怕变化了这么多,蹲坐起来四处散溢的肚皮和圆润的身形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嗑嗑,嗑嗑嗑,嗑~”

    即便是站立在一旁的白头海雕老白也对罗恩的进度露出满意的神色,并敲打岩石表达自己的意思。

    罗恩是真心实意地感谢,面前的白头海雕五师兄不但帮助自己脱离被枪杀的危机,还为自己找来可以治疗伤势,恢复元气的大药,这份恩情,足以永生铭记。

    没有人类的套路,白头海雕五师兄直接说出了自己需要帮忙的原因——他要蜕变了,需要保护和食物。

    用摩斯电码传递复杂的讯息是相当困难的,但面对罗恩的询问,白头海雕用了一整个小时的时间为罗恩解释了这件事情。

    显然白头海雕老白对这个事情极为重视。

    普通白头海雕的寿命不过十五年到二十年,但一部分强大的白头海雕寿命可以到达三十年,而到达三十年后,这些强壮的白头海雕便面临着两种选择。

    一种便是在自己搭建的雕巢中寿终正寝,化为一堆白骨。

    另外一种则是前往鹰山,进行蜕变——它们将在鹰山呆上三个月,在鹰山的岩石上碰撞掉自己的尖喙,拔掉利爪,扯下身上所有的羽毛,并等待这一切重新生长出来。

    这是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只要挨过去,便可以再次获得三十年的生命。

    当然这一切只限于大型猛禽,对其他种类生物完全无效。

    …………

    松嘴丢下敲击了无数下的石块,白头海雕老白抬头目光炯炯地注视着罗恩,静静等待罗恩的答复。

    洛林,凯瑟琳,蒂姆老爹,苏珊大妈,费舍尔,梅丽莎,克里斯蒂娜……这一刻,迪塞尔一家和橙县警察总局的同僚在罗恩面前划过,随后又是师兄老白对自己的救助……

    没有用石头,罗恩用自己的爪子在岩石上敲击出最简短的三个字母,为自己后续的三个月确定了行程……

    (请支持正版,就是对作者最大的保护!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