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蜕变开始
    “喵呜~喵呜~”

    我吃饱了,谢谢款待~

    罗恩的胃口不是盖的,只用了几分钟,一个超级大汉堡连同二十几根粗又长薯条都进了罗恩的肚子。

    抬起头,舌头舔去胡须和嘴边的美乃滋,罗恩喵喵叫了两声算是告别,准备返回移民博物馆——经过这么几天,罗恩已经摸熟了移民博物馆的作息时间。

    早上八点开门,晚上六点关门,只有在这段时间内,罗恩才能够进出移民博物馆,一旦错过时间,就只能被关在门外。

    “拜拜,明天见~”

    尼娜站起来挥手和罗恩告别,目送罗恩穿进树林——虽然时间不过五点多一点,但是女神之冠到博物馆上百米的路上没有一只老鼠。

    除了第一天的无双割草,后面几天罗恩又歼灭了好几群化整为零,小股出动的鼠群,在给师兄老白积攒了许多蜕变期的储备粮食外,也终于让鼠群明白,只要这只胖橘在岛上一天,就没有老鼠的好日子。

    “嘿,木瓜,你回来了~”

    “进去吧~”

    走回博物馆门前马上就要到六点了,拿着甜甜圈,挺着大肚子的阿尔文正打算锁门,看到罗恩走来,他微笑着为打开博物馆的大门,把他放了进去。

    阿尔文是博物馆的守卫,体型和罗恩一样,是一个完美的梨形,所以看到罗恩显得格外亲切。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罗恩会抓老鼠——自由岛很小,岛上的居民都认识,去女神之冠吃饭的时候,尼娜就向阿尔文介绍过罗恩的丰功伟绩。

    当时的阿尔文只是半信半疑,不过在随后的几天,他亲眼看见罗恩搞定了好几群老鼠——甚至在某一天早上他给博物馆开门的时候,罗恩从博物馆里推出了好几只老鼠的尸体。

    原本阿尔文还担心罗恩弄坏博物馆里的布置,不过检查过现场,并且看了监控之后,阿尔文便放心地把晚上博物馆消灭老鼠的任务交给了面前的橘猫。

    罗恩也由此获得在夜晚的博物馆里自由行动的权利。

    …………

    “嗑嗑,嗑嗑,嗑,嗑~”

    在自由女神像最顶端的冠冕房间里,看到罗恩爬上来,白头海雕老白用钩喙敲击出摩斯电码,里面的含义让罗恩瞪大了眼睛。

    “咚!”

    回应了罗恩的敲击,老白突然一个甩头,钩喙狠狠撞击在小房间的铁地板上,立刻巨大的声响在小房间里回荡,让罗恩不由自主地捂住了耳朵。

    幸好移民博物馆的守卫都已经下班了,否则这样响亮的声音绝对会引来守卫查看。

    “咚,咚咚……”

    只是一下撞击自然是不够的,白头海雕弯喙的硬度堪比钢铁,并且牢牢长着在头骨上——只有连续不断的撞击才能够敲松喙部和头骨的连接,直到弯喙掉落下来。

    而且相比普通白头海雕,被老人教导过的五师兄老白弯喙的硬度和坚固程度又要高上许多,这让他的蜕变变得更加艰难。

    “咚,咚咚……”

    不断的撞击响起,即便罗恩捂住了耳朵,依然回荡着传递进去。

    罗恩看着自由女神像冠冕房间厚度超过五毫米的钢铁地板被敲击出一个个小坑,同时有血迹从老白的弯喙根部一丝丝流淌下来,滴在铁地板的白漆上。

    撞击的间隙,老白抬头看向罗恩,能够看穿六公里天空的眼眸比任何时刻都要闪亮,仿若两颗阳光下的钻石——他在为自己的生命而努力,哪怕只有一丝希望,都要奋力争取。

    “咚咚咚……”

    “咔嚓——!”

    撞击声越来越频繁,终于在一声清脆的折断声中,弯喙的上部打着旋撞击在自由女神像的铜皮上,又转回到罗恩的脚边。

    但这不是结束,老白撞击地更加用力,直到又一声折断声响起,他下颚上的喙部也掉落了。

    “嘎~”

    有比原本沙哑还要沙哑的叫声冲口而出,老白羽毛凌乱,鲜血淋漓,却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生机。

    他拍打翅膀跳上自由女神像的钢架,想要叼起一只老鼠咽下——罗恩捕杀的老鼠在前几天老白还能飞的时候就带回了自由女神像里,都整整齐齐地放在钢架上风干。

    可惜没有了喙部,老白的口器现在只是一个不规则三角形的肉孔,根本咬不住老鼠,反而在死老鼠的毛皮上涂了一层血迹。。

    “喵呜~”

    我来帮忙!

    看不下去的罗恩凌空一跳,圆润的身体就稳稳地落在钢架上,随后他蹲坐起来,两只毛爪夹起一只肥硕的老鼠塞进老白的口器里。

    虽然看上去很狼狈,但是老白内在的精气神却是很足,在罗恩的帮助下,他一连吞食了五六只老鼠干,才蜷缩在钢架上睡着了。

    但是罗恩睡不着,他跳上窗户,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都市,直到天幕微微泛白,才钻回铺着羊绒衫的座位下。

    …………

    蜕变是漫长的,敲掉喙部只是第一步,后面还需要拔掉自己的利爪,撕下全身的羽毛。

    蜕变是痛苦的,每一个步骤都是对身体的极度摧残,而且所有的一切必须保持清醒,亲力而为。

    但蜕变也是神奇的,不过三天时间,在老白凝固了血污的口器上部和下部,便有微小如米粒的淡黄色角质开始缓缓生长出来。

    虽然一开始还是软软的,但是没过几天便开始变得坚硬。

    距离老白敲掉喙部差不多一个礼拜,他便不再需要罗恩帮助喂食,可以独自吞食老鼠干了。

    当然在这期间,老白也需要喝水和排泄——在移民博物馆里就有卫生间,罗恩从外面找了几个相对干净的一次性杯子给老白运水,喝完水的一次性杯子就当做排泄物堆放处,再由罗恩丢进卫生间。

    于是,除了鱼干的味道开始在自由女神像内部微微飘散,罗恩和老白度过了蜕变的前两个礼拜。

    (请支持正版,就是对作者最大的保护!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