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再次窥探
    罗恩在旗杆下一边看小橘猫闹腾,一边享受冬日暖阳,而在距离他不过百来米的自由岛东侧码头上,一个穿着大衣,头戴墨镜围巾的瘦小身躯已经随着人流再次进入自由女神像的移民博物馆。

    “呼,一切就看这次了。”

    比上次还要小心翼翼,克拉克顺着人流路过自由女神像的楼梯口——上次来的告示和拦人的布带还在,旁边依旧没有守卫。

    好机会!

    左右观望没人,克拉克快速弯腰钻进自由女神像内部的回旋楼梯,蹑手蹑脚地向上爬。

    比第一次更有经验,克拉克这次挑了件和回旋楼梯同色的大衣,脚下的鞋子也特地换成底部柔软吸音的跑步鞋,就为了减少被发现的几率。

    前几天和贾雷德·戴蒙德教授的一番交谈,让克拉克认识到自己手中影像的不菲价值,尤其是戴蒙德教授描绘的美好前景,更是让他心头火热。

    当然,克拉克不是因为可能会对人类未来生活造成的巨大改变而欣喜,而是因为其中蕴含的价值——直白地说,就是大堆大堆绿油油的富兰克林——即将落进他的口袋而喜悦。

    在这种心态下,克拉克没有告诉戴蒙德教授,这段影像是自己从自由女神像顶部的冠冕房间里偷拍的,他只是和戴蒙德教授说自己会和拍下这段影像的好友交涉,看能不能得到更多的影像资料,最好是能够得到影像拍摄的确切地点。

    实际上,当天结束和戴蒙德教授的约谈后,克拉克甚至忘了原先脑海中采访老教授,做一次小专栏的计划,连报社都没回,直接来到了他原来购买墨镜的地方。

    别小看克拉克的墨镜,那可是高科技,集成了微型显示屏和微型摄像头,链接上电源以及存储设备,可以连续工作二十四小时。

    而克拉克这次来,也是为了买一些更好的微型摄像设备。

    “把这里最清晰和最难以发现的玩意儿拿出来。”

    “哟,这次大出血咯?想拍那位大明星?是碧昂丝还是斯嘉丽·约翰逊?”

    卖微型设备的老板也是克拉克的老相识了,开着玩笑,他拿出一本产品目录递给克拉克——老板的店里日常是卖墨镜的,从不摆放微型设备的实际产品。

    美国是一个十分重视**的国度,没有获得许可证,私自贩卖微型设备是犯法的。

    不过,这次打定主意买好货的克拉克翻到目录后面,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嘶!”

    “这么贵?老板你抢劫啊!”

    “哪里哪里,抢劫可没我赚得多。”

    笑呵呵的回答,老板看着克拉克翻目录——美国人出门带的现金不多,抢一个人确实比不上老板卖一套微型设备赚得多。

    “我要这个,这个,和这个……”

    深呼吸几次,克拉克咬牙指点着目录上的产品——他怕一不小心就会咬人。

    墨镜店老板则把几个克拉克指点的产品编号记录下来,拿出pos机,让克拉克刷了信用卡,随后又给克拉克开了张收据,最后递给他一副墨镜。

    虽然这样会交一部分的税,但却保证了自身的安全,即便克拉克被查出来偷买微型设备,也和墨镜店老板无关。

    “玩意儿大概三天后会到寄到老地方,到时候你注意查收一下。”

    送克拉克走出自家店铺,墨镜店老板说道——这也是为什么心头火热的克拉克到今天才再次踏上自由岛的原因。

    …………

    “轻一点,再轻一点……”

    知道了老白的价值,克拉克越发谨慎。

    他特地在最后一出可以休息的地方调匀了呼吸,这才从大衣内侧掏出这次新买到的微型设备。

    这可是个厉害家伙——太阳能供电,超微型摄像头,内置大容量存储卡,可连续拍摄三十天,外部伪装形似小石头,根本看不出是一款电子设备。

    最重要的是,不需要接触,只要在二十米内范围内,微型设备的另外一部分便可以直接接受到拍摄下来的内容,更提高了偷拍者的隐蔽性。

    当然,这样高科技甚至可以称得上黑科技的玩意儿,自然价格不菲。

    即便用马上会有一大笔收益进账这样的理由安慰自己,三套功能类似,特点各有所长的微型设备还是让克拉克在购买时感觉有钝刀在割肉。

    “白头鹰还在,不过那只橘猫不在……”

    小心地先从角落里探出上次拍摄的墨镜一角,克拉克确认老白就在自由女神像的冠冕房间里,这才小心地把像是一块石头的微型设备塞在了墙角。

    老白在睡觉,没有察觉这一切。

    安放好设备,克拉克再次蹑手蹑脚,做贼般小心地走下回旋阶梯——在转过休憩的座椅时,克拉克突然看到椅子下面有黑乎乎的一团。

    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根可伸缩的头部带面小镜子的小杆子——这是另外一种尾行利器——捅了捅黑乎乎的一团,确认不是动物,才伸手摸索。

    克拉克发现的黑乎乎一团正是一路陪伴罗恩从洛杉矶来到纽约的灰色羊绒衫,只不过在昏暗的自由女神像内部,看上去更黑了。

    至于让克拉克在心中惊呼的,则是罗恩收集藏匿起来,五师兄老白在蜕变过程中折下来的利爪,整整八枚,尾部还带着一丝干燥的血迹。

    墨镜下的眼睛满是笑意,克拉克把八枚快有手掌大的利爪装进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满意地继续向下。

    有了这些利爪,他可以和贾雷德·戴蒙德教授做点交易,在收回前期投资的挤出上,说不定还有盈余。

    上次的约谈中,贾雷德·戴蒙德也开出了价码,只要确定是和老白有关的影像以及物品,都可以拿给他。如果确实有研究价值,贾雷德·戴蒙德教授会用研究经费购买。

    而此刻,塞进口袋里的利爪,只在昏暗光线下看了一眼,克拉克就能够确认,正是老白前几天折下来的利爪。

    不过,急于离开的克拉克忘了思考。

    为什么在休憩的座椅下会有一件灰色羊毛衫?

    为什么白头海雕前几天脱落下来的利爪会出现在座椅下,恰好就在灰色羊毛衫旁边?

    (请支持正版,就是对作者最大的保护!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