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转移,卖爪子
    窗外,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下来,远处的闪烁出霓虹的灯光,变成一座不夜城。

    而在自由女神像上,原本被阳光遮挡的光线也逐渐明亮起来——自由女神高举的火炬中昼夜不熄的灯光开始释放出光亮,在照亮自身的同时也照亮了前往纽约的航道。

    “喵呜~”

    师兄,我去看看~

    想到就走,罗恩没有敲打摩斯电码,而是直接跳下窗台,在老白疑惑的眼神中冲向旋转楼梯,不过罗恩并没有冲下一百七十一级台阶,而是在半道拐了个弯,消失了。

    等到罗恩再次出现在老白眼中的时候,已经是在玻璃窗外,和老白四目对望。

    在自由女神像内部的旋转楼梯除了通往头部顶端的冠冕房间外,在半路上还有一条分叉通往自由女神像的手臂和火炬。

    这一条道路相对冠冕房间更加狭窄难行,站立在火炬上的危险性也更大,自然更没有人前往。

    但是此刻,这条道路却给罗恩和老白提供了另外一个栖身之所——不需要离开自由女神像,同时还能够争取一点时间的道路。

    而且罗恩也想好了,如果有人接近火炬,罗恩就打开窗户,让老白爬到火炬的火焰旁边,躲避在冠冕房间看不到的一侧。

    虽然有可能被人从空中发现,但至少多了条退路。

    “嗑嗑~嗑嗑嗑~嗑~”

    虽然有些灰尘有些小,不过火炬底部的小空间还算干净,罗恩跑回冠冕叫上老白,让他跟着自己一点点挪动到火炬下面——蜕变正进行到关键时刻的老白,在地面上行动相当笨拙,花了好些时间才挪动到火炬的空间里。

    随后,老白把脑袋窝在翅膀下面睡着了。

    可惜罗恩是不能睡——老白存了好多的鱼干,这些食物罗恩都要帮老白运送到身边,否则老白饿了可没有办法回到自由女神像的钢架上找食吃。

    整整跑了几十趟,罗恩才将鱼干运输完毕,最后将自己的灰色羊绒衫和水果也带到了火炬里——老白暂时没有自保能力,罗恩需要做好贴身保镖。

    做完这一切,罗恩才将冠冕房间里碎裂的微信设备带到火炬上打开窗户丢了出去。

    晚上的自由岛上没人,不用担心会砸到人——而且下面就是树林,正好用来掩盖罪证。

    …………

    克拉克当然不会想到自己今天刚放的微型设备还没有排上一次用场就被扫地出门,回到家里的他取了条破毛巾,把爪子擦得锃亮发光,随后把破毛巾丢进了垃圾袋,高兴地给戴蒙德教授打了个电话。

    “嗨,教授,你好。我是克拉克。”

    “您还在纽约吗?”

    “还在啊!”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那个朋友交涉了一下,他对您所说的可以收购有研究价值的物品相当有兴趣,并且给了我几枚白头海雕脱落的爪子,让我给您看看。”

    “什么?您说现在就想看?”

    “好的,好的。”

    “地址我记住了,马上就来。”

    有钱赚的生意人人喜欢,克拉克拿上一个公文包,用一条干净的毛巾把八根爪子都包起来放了进去,随后出门丢了个垃圾,克拉克坐上了出租车。

    在这种赶时间的情况下,自己开车并不是个好习惯——出租车更熟悉道路,而且出租车司机的驾驶技术也要逼绝大部分人都高超。

    …………

    教授暂住的地方并不远,就在曼哈顿中央植物园的边上,名为达科塔公寓。

    二十几分钟的车程后,克拉克敲响了贾雷德·戴蒙德赞助的五楼十二号公寓的大门——在一声咔嗒声后,花白络腮胡子,脑门锃亮的贾雷德·戴蒙德教授脸上堆满了微笑,出现在克拉克面前。

    “快,快拿出来让我看看。”

    贾雷德·戴蒙德炽热的眼神并没有在克拉克的脸上,而是盯着克拉克的公文包,那是克拉克身上唯一可能放下八根利爪的地方。

    他甚至没有让克拉克进入到公寓的意思,直到克拉克提醒。

    “戴蒙德教授,可以让我先进去吗?”

    “哦,哦哦~,不好意思,请进请进。”

    看着贾雷德·戴蒙德关上公寓的房门,克拉克坐在放着阿拉伯刺绣沙发巾的灰色布艺沙发上,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打开公文包,取出了毛巾包裹的八根大爪子。

    “好,好,好。”

    一连三声叫好,贾雷德·戴蒙德不知什么时候带上了纯白棉布手套,他从毛巾中拿起一根大爪子,痴迷地观赏起来。

    “不亏是正在蜕变的白头海雕,这爪子的大小已经完全超出了有史以来发现的最大白头海雕的爪子了。”

    “可惜~,可惜~”

    放下,拿起,放下,放下,把八根爪子都细致地看了一遍后,贾雷德·戴蒙德的眼中缓缓流露出一丝可惜,这让克拉克的小心脏咯噔跳了一下。

    “戴蒙德教授,您在可惜什么?”

    “可惜你的朋友拿到爪子后肯定擦过了。”

    “他擦得太干净了,导致研究价值大幅度降低了。”

    看着克拉克疑惑的眼神,贾雷德·戴蒙德拿起一根爪子,向他解释道。

    “如果真的是和影像中一样,这头白头海雕是用喙部一根根折断下来的爪子,那么爪子上肯定会遗留血迹和血肉,这些都是极好的研究材料。”

    看着克拉克显然没有太听懂的表情,贾雷德·戴蒙德想了想,又换了种说法。

    “我们来打个比方,如果说没有擦之前的爪子的研究价值是一整个八英寸奥尔良烤肉披萨的话,擦过之后爪子的研究价值就只剩下其中一小块披萨了。”

    “原来是这样。”

    这个比喻克拉克算是听明白了——他的脸上有着看不出来的苦涩,因为这些爪子都是他亲自擦拭的。

    本来想收拾得更干净一些,能够卖个好价钱,没想到却是把最值钱的部分给擦掉了,最可恨的是,他已经把擦拭爪子的毛巾给丢掉了。

    “那这八根爪子,您还收购吗?”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克拉克只能看着富兰克林变成汉密尔顿——现在,能不能卖掉这八根爪子,成了克拉克最关心的问题。

    (请支持正版,就是对作者最大的保护!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