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克拉克再见,戴蒙德的发现
    “这些只是我个人的一些小爱好,小电子产品而已。”

    难以想象,阿尔文圆润的身躯竟然比瘦小的克拉克更快——打着哈哈,克拉克伸出手,想要从阿尔文手里拿过来。

    可惜,阿尔文并没有让克拉克拿走手里的物件。他大脸盘上的小眼睛眯起来,扫视过克拉克已经摘下墨镜的脸和蹲坐在附近的罗恩。

    身为联邦政府的警力之一,阿尔文虽然不需要和警察一样经过那么多的培训,知道那么多的法律知识,但是一些眼力还是有的。

    此刻他手中的小玩意分明是一款极为先进的微型设备,可以用来进行隐蔽拍摄和收集声音。

    所以,他的手掌一翻,已经将小玩意握在掌心,另外一手按下了肩膀上的对讲机。

    “我是阿尔文,我是阿尔文。”

    “发现一名擅闯禁区的游客,发现一名擅闯禁区的游客。”

    “该游客身上带有微型设备,需要进行仔细调查,需要仔细调查!”

    没有顾虑克拉克,阿尔文直接就和对讲机对边的交流起来。

    自由岛很小,不过游客众多,为了解决可能发生的纠纷和犯罪,在自由岛的另外一端,还有一个纽约警局的分局,派驻了两名警员。

    只是几分钟,两名罗恩面熟的警员就来到移民博物馆带走了克拉克,至于后续怎么处理,则要看克拉克后台的力量和自己的口才了。

    毕竟带着微型设备上自由岛,并且擅闯禁区,两项中的任一项,都够克拉克喝一壶的。

    目送克拉克被带走,罗恩扯了扯嘴角,把毛爪伸到嘴边;毛爪上挂着一些毛茸茸的线条,是刚刚抓破克拉克大衣时候挂下来的,他准备把这些线条从自己的爪子上弄下来。

    同时这也是罗恩能够准确命中的原因——他刚才从克拉克身边窜过,鼻子立刻闻到了第一次发现微型设备时的气息。

    正是这气息,引导罗恩准确划破了必要的位置。

    …………

    线条缠绕得很是牢固,抖抖毛爪,抖不下来,罗恩蹲坐起来,准备用另外一只脚掌的爪子钩下来。就在这时,一双圆润的手臂从背后伸出来,一把将罗恩抓住。

    “嘿,喀秋莎,快来,我抓住木瓜了。”

    “你快来抱!”

    目送克拉克被带走,罗恩的神经有些放松,结果忘了阿尔文正在他女朋友的要求下“追捕”自己。于是一个不小心,罗恩就落入了阿尔文的掌握中,被交给了他的女友喀秋莎。

    “啊~~!是木瓜,真的是木瓜!”

    “……”

    心若死灰,罗恩坦然接受了一开始就想到的结果,被完全淹没在深渊中,倒是一旁的阿尔文看直了眼,甚至哧溜哧溜吸了好几口口水。

    抱也抱了,吸也吸了,阿尔文的女友,情感得到满足的喀秋莎在十来分钟后恋恋不舍地放下了罗恩,在阿尔文的拥抱下,开始游览移民博物馆。

    而被放下的罗恩,连续几次大力呼吸,才将自己从窒息的边缘解救回来。

    “呼~,吸~,呼~,吸~”

    太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以后,本喵只接收一百斤以下妹子的拥抱,超规格的一律除外~

    给自己在心里又下了条戒律,罗恩走出移民博物馆,把小橘猫从女神之冠带了出来。

    安装微型设备的人被抓了,师兄老白的安全在禁止告示和红线阻拦下暂时得到了保障,罗恩觉得需要弥补一下这些天来缺乏陪伴的教子,于是带着小橘猫再次来到旗杆广场上。

    懒洋洋的躺卧在旗杆下,甩动着尾巴逗引小橘猫,罗恩舒服地打了个哈切,在阳光下眯起了眼睛。

    周围,不断有拍照的咔嚓声响起。隔了好几天,来到自由岛的游客再次看到了自由岛排名第二的景观,圆润的橘猫父子,自然要拍上几张,炫耀一下。

    …………

    纽约市,达科塔公寓,贾雷德·戴蒙德教授刚刚结束一早上的研究。

    正如他所想,从利爪上刮下来的血肉蕴含大量干细胞——这是所有动物初生时所具有的一种细胞,会在后期的发育成长中不断分化成长成其他类型的细胞,譬如神经细胞,肌肉细胞,成骨细胞,等等。

    一旦生物体结束成年期,体内的干细胞便所剩无几,大部分都残留在骨髓中,这也是骨髓成为造血中心的原因——骨髓只负责使用干细胞制造血液中的细胞,而其他的浆液和葡萄糖等物质,都由肝脏提供。

    而此刻,贾雷德·戴蒙德的研究对象,罗恩的五师兄老白,不但是一只成年的白头海雕,更是一只成年了很久,已经接近死亡线的老白头海雕。

    在这样状况的生物体中发现大量的干细胞,这绝对是一项不寻常,甚至可以说是神奇的发现。

    “或许是时候给克拉克打个电话,催一下了。”

    现有的样本只能做到这一步,想要更近一步,贾雷德·戴蒙德需要克拉克提供更多的样本,甚至于提供这只蜕变的白头海雕的位置,以便捕捉研究。

    金丝眼镜后面的眼神闪烁了几下,贾雷德·戴蒙德教授几次拿起手机,又放了下来——他最终还是没有给克拉克打电话。

    并不是他内心不渴望,而是他的研究经费每一分都要花在刀刃上。

    贾雷德·戴蒙德给克拉克打电话,和克拉克打电话给贾雷德·戴蒙德,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况,当中差距的资金量很可能达到两倍乃至三倍。

    相比较这当中的差价,贾雷德·戴蒙德觉得,两三天时间,自己还是等得起的。

    只不过,贾雷德·戴蒙德没有想到,克拉克现在正在自由岛上的纽约警察分局里被盘问,后续很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而只要他一通电话,克拉克为了不进看守所,绝对会将老白所在的位置告诉他。

    毕竟相对于进看守所被人开发这样的人生污点,克拉克更愿意损失一些金钱。

    “还有一个培养皿,看看吧。”

    而为了让自己不至于一直挂念老白的血肉,贾雷德·戴蒙德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他拿起最后一只培养皿,放到了面前的电子显微镜下……

    (请支持正版,就是对作者最大的保护!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