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克拉克开口
    电梯门打开,在朱莉助理的带领下,克拉克几分钟后便走到了贾雷德·戴蒙德暂住的十二号公寓门口——贾雷德·戴蒙德已经等在门口,看到两人走来,转身走进了公寓。

    “你好,戴蒙德教授。”

    “坐吧,克拉克。”

    做在的上次做过的铺着阿拉伯刺绣沙发巾的灰色布艺沙发上,朱莉为两人泡了热腾腾的咖啡,随后安静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拿着本子,旋转着手里的黑色水笔。

    “你从看守所里打电话给我,让我派人去保释你,现在我已经做到了我能够做到的。”

    举杯轻轻喝了一口,任由袅袅的热气沾染了自己的金丝眼镜,戴蒙德教授开口说道——他没有说出下一句,但是无论是克拉克,还是朱莉都明白其中的含义。

    既然我已经做到了你想让我做的,那么就请说出你让我这么做的原因吧。

    “戴蒙德教授,你还想要那只白头海雕的下落吗?”

    端起咖啡,贪婪地深深呼吸后,克拉克顾不上温度,喝了一大口,这才抬头看向戴蒙德教授,反问道。

    对克拉克来说,这一周的看守所生活可以说是他人生当中最阴暗的一段生涯——没有咖啡,没有牛排,没有红酒,就连热水都没有。

    而且就和他曾经采访过的看守所一样,除了劳动和殴打外,他还遭受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痛楚。

    “当然。”

    贾雷德·戴蒙德回答得相当干脆——事实上,蜕变的白头海雕已经成为他这段时间里的主要研究方向,只不过克拉克提供的影像资料和大爪子上遗留下来的血肉只够进行前期研究的。

    贾雷德·戴蒙德迫切地想要得到更多的实验样本。

    “并没有什么朋友,那只白头海雕是我发现的,并且影像和爪子都是我自己从那里拿出来的。”

    又喝了一大口咖啡,让温热的液体抚慰口腔和咽喉,同时洗涤掉不该属于男性喉咙和口腔的味道——克拉克向戴蒙德教授坦白述说,并没有朋友这个人,一切事情都发生在自己身上。

    没有回答,贾雷德·戴蒙德喝了口咖啡,看着克拉克。

    他知道,克拉克的话并没有结束,接下去讲述出来的才是关键。

    “我会告诉你,戴蒙德教授,那只白头海雕在什么地方。”

    “不过,我进过看守所,报社已经不要我了。”

    “我想要一些足够保障我后面生活的东西。”

    把整杯咖啡都倒进咽喉中,克拉克的眼角被温热的液体烫出了一丝闪光——将咖啡杯放下,克拉克面对戴蒙德教授,伸出了左手并张开了五个手指。

    报社需要身份清白的记者作为保持中立的噱头,进过看守所的克拉克已经不在他老板和总监的考虑范围内。

    实际上,克拉克还在看守所里的时候,他已经被解雇了,更因为触犯联邦法规,克拉克后续连一分钱都拿不到。

    …………

    “所以,我希望得到这个数。”

    “五万美元?”

    “这是一个合理的数字。”

    讲到资金,自然是戴蒙德教授的助理朱莉小姐接收,她摇晃着黑色水笔,开口道。

    但是他的话语却让对面的克拉克嘿嘿笑着,将手掌缩成拳头,又弹出一根食指,缓缓摇晃。

    “朱莉小姐,你真会开玩笑。”

    “我要的是五十万!”

    “这不可能!”

    被克拉克报出的数字吓了一跳,连手中的水笔都掉了下来,朱莉涨红了脸,声音也高亢起来。

    “朱莉,安静。”

    “让我们继续听克拉克先生说。”

    不过贾雷德·戴蒙德就在身边,他伸手拍拍自己朱莉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恼怒,随后把头扭向克拉克。

    确实如戴蒙德教授所说,略微把玩了一会儿已经喝干了咖啡的咖啡杯,克拉克看向戴蒙德教授,做出了让步。

    “我可以将数字降到三十万,不过,你们要抓住白头海雕旁边的那只橘猫!”

    “我会进看守所全是它害的!”

    三十万美元,是一户中产阶级近十年的收入,虽然和一开始的五十万有比较大的差距,不过同样够克拉克舒舒服服地过上好几年。

    而且克拉克很自信,有了这三十万,他绝对可以在另外的领域开辟出足够生存的资本。

    至于克拉克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巨大的让步,完全是因为他想到了害自己进看守所的罪魁祸首——那只胖成球的蠢猫!

    如果不是它撕破自己的大衣口袋,让装在里面的微型设备掉落出来,克拉克最多接受几句批评就可以走人,完全没有后续一连窜不该发生的后续。

    “橘猫?!”

    回想了一下,在克拉克一开始送过来的影像资料里确实有一只橘黄的肥猫。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克拉克会对这只胖猫有这么深的怨念,不过能够用一只胖猫抵消二十万美元,戴蒙德教授也相当愿意。

    而且,说不定这只胖橘猫也是一个不错的实验品呢~

    戴蒙德教授突然想到,他前几天看的最后一个培养皿,里面就是一根橘黄色的猫毛。

    只不过相比普通的猫毛,这个橘黄猫毛的坚韧程度和细胞致密程度都要高上许多。

    “这个可以答应。”

    “不过我现在不能把钱给你,毕竟我还没有抓住那只白头海雕,也没有抓住那只胖橘猫。”

    “这是自然,毕竟是互惠互利的行动。”

    “我可以先提供给你地址,你先付一部分酬劳,等抓到白头海雕和胖橘猫后,再付剩下的一部分。”

    克拉克的身后没有戴蒙德教授那么深邃,这已经是他自认为最理想的状态——从地上捡起朱莉掉落后滚到他脚边的黑色水笔,克拉克在自己的手掌上写下了一个地名。

    “竟然是这里?!”

    “你确定没有搞错?!”

    “没错,白头海雕就在这里!”

    写在手掌上的地名出乎戴蒙德教授和朱莉助理的意料,让两人都不由自主地开口询问,得到的是克拉克坚定的点头回答。

    于是沉默了一会儿,戴蒙德教授对着朱莉点了点头。

    后者从口袋中掏出支票本,写下了一个五位数——是支票本上能开的最大额度。

    (请支持正版,就是对作者最大的保护!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