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旗鱼
    如果此刻站立在天空中往下看,就会看到一团巨大旋涡般的云团笼罩在整个夏威夷海域的上空。

    但在偷偷溜出庇护所的罗恩眼中,狂风呼啸,天空电闪雷鸣,有豆大的雨点子弹般射下。

    “喵呜~”

    有点痛啊~,快跑~

    在雨中蛇形走位,罗恩躲闪不及,被落下的雨滴射中——即便是罗恩此刻的毛皮,被高空落下的雨滴击中,也有微微的痛感。

    一刻不停,罗恩在雨中狂奔,只想着快点到达沙滩,看看能不能找到海螺和被潮水冲上沙滩的海鲜带回去。

    但是,风暴中的暴雨说来就来,只是罗恩奔跑的短短时间里,雨滴便密集起来,整个天地都挂上了雨幕,就连罗恩能看穿黑暗的双眼都看不穿。

    “喵呜~”

    失策了,应该等雨停了再出来的~

    伸手不见毛爪,罗恩浑身的毛发一会儿便湿透,冰冷的温度透过毛发缓缓渗透进来。

    但就在罗恩考量是不是该掉头返回庇护所,在火坑旁烤干毛发,等雨停再出来时,突然有水花溅射的声音穿过雨幕。

    好奇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罗恩前进了十来米,终于看到声音的来源——海岸边,几块大礁石围成的浅浅水塘里,一抹巨大的闪亮银光在水下翻动,还露出如旗的巨大背鳍。

    …………

    “橘子,还有多远?”

    “喵呜~”

    还有十米~

    雨幕中,洛林的声音夹杂在敲打声中传进耳朵,罗恩扭头大声喵喵叫,算是回应。

    礁石围成浅水塘里的银色闪光被罗恩称之为巨大是没有问题的,因为那是一条足有两米多长,长吻如剑的旗鱼。

    这不是小体格的罗恩能够杀死的对手,哪怕罗恩拥有成年人的力量也不行,所以罗恩在略微观察了一番后,便立刻返回庇护所,用毛爪拍醒了洛林。

    “嘿,是条旗鱼!”

    “虽然个子不大,但是够我们吃了!”

    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比洛林先一步靠近水塘的霍格思说道。

    他是夏威夷本土人,经常路过码头,监视过许多的大鱼——虽然这条旗鱼有两米多长,但是在霍格思见识过的旗鱼中,只能算是小个子,更不能和中老人捕猎上来,又被鲨鱼吃掉,只剩下十八英尺长洁白脊骨的大旗鱼相比。

    不过,只要搞定这条旗鱼,大家随后几天的粮食就有着落了。

    “真是个大家伙,橘子,好样的。”

    “不过,我想我们需要一些其他的武器来对付它。”

    “霍格思,我们走。”

    在水中对抗一条两米长的旗鱼是绝对不明智的,不说尖长的吻部,光是锯齿般的鱼鳍就足以对人造成致命伤害。

    所以和霍格思一样撸了一把脸上雨水,确认了大鱼位置的洛林,立刻招呼先到一步的霍格思快步走向庇护所,只留下罗恩在雨中监视着水塘里的大鱼。

    而在雨幕中耐心等待了几分钟,洛林和霍格思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雨幕中——他们的手上多了好几根刚刚砍劈下来,断口呈斜角的酒杯粗细的竹子。

    显然,他们刚才并没有返回庇护所,而是去了更远一些的竹林。

    “橘子,让开。”

    “下面该看我们发挥了!”

    后退一步,罗恩看着洛林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竹矛,随后身躯后仰,仿若奥林匹克标枪运动员的姿势,汇聚全身力量后,猛然投射出去。

    “咚!”

    水塘不大,刚够两米多的旗鱼在其中回转,并没有太多躲闪空间——这一矛告诉穿过海水,在水纹扩散中,狠狠洞穿旗鱼的身躯,渲染出暗红的涟漪。

    “哗啦~”

    剧痛立刻让旗鱼狂暴起来,它猛地冒出水面,显露出深紫色的脑袋和背部,细长如剑的吻部,随后是银白色的闪亮侧身,上面有两条淡紫色的宽阔条纹。

    “小心它的剑!”

    旗鱼和剑鱼有亲缘关系,都向着细长如剑的长吻,它们常常在高速游泳中用长吻刺穿猎物的身躯,再吃掉它们。

    而此刻,这条旗鱼也是这么做的,它将长吻探出水面,剧烈摆动着,就如同一名欧洲贵族身受重伤后凌乱地挥舞细剑。

    “咚!咚!咚!”

    可惜,近战职业在面对拉开距离的对手时就是一种悲哀,旗鱼的长剑没有造成任何伤亡,身躯上又连续被扎了三个血洞。

    随着血液的流逝,水塘中旗鱼的运动逐渐缓慢下来,最后干脆侧身漂浮在水面上,只有鱼鳃还在无力地开合着。

    “嘿,我们成功了!”

    “这绝对是上帝的恩赐。”

    对于洛林,这绝对是一种新奇体验,亲自猎杀一条巨型鱼类——也确实是上帝的恩赐:不需要担心鲨鱼循血前来,不需要担心旗鱼一去不返,不需要担心旗鱼临死反击。

    这一切都只因为这个小小的,在漫长暴风雨中形成的临时水塘。

    不过,就在洛林想要下水用猎刀结束巨大旗鱼生命之时,一旁的霍格思阻止了他。

    “先别下去!”

    他左右寻找了一下,找到一块磨盘大小的礁石,高举过头,狠狠砸在在水中沉浮的旗鱼的脑袋上。

    旗鱼体型巨大,性情凶猛,每年都会有渔夫在捕猎旗鱼的时候,被旗鱼临死反击,割伤身体或者撞坏渔船。

    所以,在捕捞旗鱼上船前的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用大木锤对准旗鱼的脑袋狠狠来上一下,让它昏迷,再搬到船上。

    只不过,霍格思现在没有大木锤,用礁石代替了。

    “咚!”

    “好了,可以下去了。”

    礁石的砸落,又让水中多了一些血腥,用最后一根竹矛捅了捅旗鱼,确认它不会再反抗,洛林和霍格思这才下水将整条旗鱼从水塘中拖上岸。

    “真沉,足有一百多公斤!”

    艰难的搬运中,洛林的声音却带着喜悦。

    这是一条大鱼,浑身都是肌肉,就算去掉内脏和不能吃的骨头等部位,也还有五十公斤以上的鲜美鱼肉可以享用。

    更不用说,像是如此巨大的海鱼,它的大部分内脏都是可以食用的,就如同被芬兰渔民叫做海猪的蓝鳍金枪鱼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