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毒瘾发作
    “吱,吱吱~”

    位于郊区的福利房非常陈旧,墙纸剥落,阴暗潮湿,家具破旧,甚至某些角落布满了苔藓和蛛网。

    自然,这样的环境是某些小动物最为喜欢的——有轻微的吱吱声从墙角里传出来,罗恩扭头一看,立刻看到一个小小的洞穴。

    这个洞穴很圆润,上半部呈椭圆形,下半部则与地面垂直,如果有同样小巧的木片装上去,完全就是一个门洞的形状。

    然后,一个小小的尖脑袋从门洞里探了出来。

    “喵~”

    哟~

    竟然是一只老鼠~

    从门洞里探出来的脑袋属于一只褐家鼠,原本发源于东南亚,现在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布。

    龙国也常见,就是那种全身灰褐色,尾巴没毛,长着一节一节鳞片,妹子一见就会发出尖叫的小家伙。

    不过,在此刻的罗恩看来,这个从门洞里探出脑袋的小家伙并不讨厌,反而有些可爱——最起码,它给这间破旧的破旧的福利房增加了一点生气。

    “来来来,胖猫,吃东西了~”

    最近几天的收成都不错,为了庆祝乔迁之喜,詹姆斯特地进超市买了好几十英镑的食物。

    所以,此刻摆放在罗恩面前的是一大根香肠,还有半条小鲱鱼。

    即便以罗恩的肚量,在吃了一大半之后,也吃不下了。

    然后罗恩的毛爪一拨,吃剩下的一小段香肠就从沙发上飞下去,精准地钻进墙角的门洞里。

    “吱!”

    “沙沙沙沙~”

    有细微的惊叫声从门洞里响起,让罗恩的嘴角微微弯起,然后是一连窜门牙摩擦的声音。

    “哈,吃饱了!”

    “开工!”

    人的耳朵当然听不见这样细微的声音,吃了灌装鹰嘴豆,面包和午餐肉的詹姆斯满足地站起来——除了食物,詹姆斯从超市里还买了一些打扫用品,立刻热火朝天地打扫起来。

    打扫客厅,擦拭桌子,打扫厨房,清理餐具,顺手给卫生间的马桶放满水,打开浴缸的水龙头……

    “嘿,胖猫,这里竟然还有热水!”

    饱含幸福的声音不时从一室一厅的各个角落响起,让罗恩张开嘴用力大了个哈切——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门洞里的磨牙的声音已经停了,小小的脑袋重新从门洞里探出来,一对乌溜溜的小眼睛扬起,环顾四周。

    “嘿,胖猫!”

    “一起来洗澡!”

    有响亮的脚步声传来,对老鼠而言,巨大的人形阴影在灯光下显现,从门洞探出的小脑袋滋溜一下就缩回去了。

    然后,罗恩的身体被一双手从沙发上抱起来——大略打扫了一下,主要整理出床铺和卫生间的詹姆斯,兴奋地在浴缸中放满了热水,准备和罗恩来一个共浴。

    “喵呜~”

    舒坦~

    本来就是男猫,灵魂又是男人,罗恩不忌讳和男人共浴,更何况温热的水也能够加速伤势恢复。

    任由圆润的身体漂浮在在荡漾的水面上,罗恩发出舒服的叫声。

    “这么样~”

    “舒服吧~”

    “我想泡热水澡想了好久了~”

    “哈~”

    发出同样舒服的叹息声,詹姆斯躺下浴缸中,任由温温的热水将身体浸没。

    上一次这样舒服的泡澡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詹姆斯还拥有一个和睦的家庭,父母相爱,生活美满。

    …………

    “哈~”

    “真舒服,不过不能再泡了,再泡力气了~”

    “胖猫,你也一样~”

    不知道泡了多久,詹姆斯从浴缸里站起来,先稍微擦了一下身子,随后将因为詹姆斯栖身而随浪飘荡的罗恩从浴缸中艰难抱出来,为他擦干毛发。

    而眯着眼睛,任由毛巾吸走毛发水分的罗恩,正享受着,突然感觉揉搓的动作停了下来。

    然后是沉重的呼吸和干呕声。

    “喵呜~”

    毒瘾发作了?

    罗恩没有吸过毒,但是当过卧底猫,还在一名已经爬到贩毒集团二把手,现在已经是一把手的高级卧底手下工作。

    其实在遇到詹姆斯时,罗恩已经看出来詹姆斯是一名吸毒者,并且后来进出戒毒诊所也证明罗恩没有看错。

    不过,詹姆斯并没有像其他毒贩那样暴虐,反而充满温情——这也是罗恩留下来的原因。

    “喵呜~”

    顶得住不?

    从洗漱台上跳下来,罗恩走到詹姆斯的脚边——他已经在马桶边蹲坐下来,大口呼吸着,眼眶里眼白的份额超过了黑色。

    幸好,詹姆斯还有自己的意识,在大口的呼吸中,他对了罗恩露出狰狞的微笑。

    “好痛……,从头顶到脚尖,从皮肤到骨头,每一个地方都在痛……”

    “不过,我还顶得住……”

    “喵呜~”

    坚持就是胜利~

    已经可以站起来,只要不用力奔跑就没事的罗恩用尾巴扫着詹姆斯的腿,给他鼓励。

    在担当警猫的那段时间里,罗恩没少和毒贩,吸毒者打交道。

    曾经有一名吸毒者恳求洛林给点药,他说,没有药又犯瘾的时候,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会痛,痛到根本无法想其他事情。

    一边痛的同时,他们还会产生幻觉,仿佛全身的上下的皮肤里有虫子在爬,慢慢地钻进肉里,骨头里,就仿佛全身上下都在被虫子慢慢地从里到外地啃食一般。

    他们恨不得把皮肉抠破,把骨头打碎,将这些虫子从身体里挖出来——有很多吸毒者也是这么做的,他们用头撞击墙壁,用刀割开皮肉,都是为了转移这种痛苦。

    只不过,没有吸毒的人无法了解他们的痛苦,在他们看来,不外乎流汗,流泪,呕吐,心跳加快,惊恐。

    事实上,毒品营造的天堂有多快乐,毒瘾犯了却没有药,就会有双倍的痛苦——即便不为了快乐,人们也不愿意忍受如此的痛苦。

    这也是为什么吸毒成瘾后,能够完全戒掉的人会如此少的缘故。

    而这也可以看出詹姆斯的精神是如何坚韧。

    “我……可以……的……”

    喘息着,詹姆斯突然伸出手臂,将罗恩抱在怀里——虽然他已经尽量控制自己,但是双臂的力量依旧大得出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