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美女古尸
    我注意到自己铺子里放着一个黑布袋,约莫两米长,里边鼓鼓囊囊地不知道装着什么,但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从里边传出来,不要说我们家每个人都有训练鼻子,就是普通人都能闻得出,那是一种很奇特的香。

    一个很特别的男人进入我的视线,他乌黑的长发到肩,斜刘海遮住一只眼睛,此刻正像是只粽子似的,正直勾勾地看着我,而我也看着他。

    我们两个对视了足足有三秒钟,我才失声叫道:“我操,师兄,怎么会是你?”

    霍子枫看着我,问:“怎么了师弟,有兴趣?”

    我笑着反问他:“里边是什么?你不会是背了一袋子的香皂吧?哈哈……”

    霍子枫走上前拉开了拉链,顿时我整个人不但收敛的笑声,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具特别漂亮的女尸,她的容貌是圆形脸,柳叶眉,眼睛似核桃,鼻子小巧玲珑,很明显的双眼皮,还有一张樱桃小口,最主要是她的皮肤还富有相当可观的弹性。

    三个伙计立马发出了大惊小怪的声音,被我瞪了一眼才都闭上了嘴巴。

    要知道,人在死亡之后,尸体自然腐烂不超过一个星期,即便用一些特殊手段保存,也会在几年之内腐烂,除非是像那种古人用现代人无法理解的方式去处理,才会达到千年不腐不坏,可一旦那样就会起尸,成为粽子。

    “这是?”我诧异地问霍子枫。

    霍子枫却问我:“师弟,你觉得她死了多久?”

    我说:“应该不超过三天。”接着马上就问他:“师兄,你把一具尸体带到我铺子里边做什么?”

    霍子枫笑道:“我是从安徽来的,过去就是为了她。”

    一听霍子枫说到“安徽”,再看这具女尸的模样和其身上的香气,作为业内人士,我很快就想到了安徽砀山出土的一具女尸,并且造成了轰动一时的“香尸迷案”。

    据说香尸的棺材一打开在场的所有人就闻到一股奇香,甚至传神了之后,说方圆几里地都能闻到,听说是因为棺木里面放了防腐的中草药。

    “这是香妃?”我惊讶地看着霍子枫。

    霍子枫说:“这个香妃并非那个香妃,不过同样是那个地方找出来的,我估计她至少也有几百年了,应该是清朝的女尸。”

    女尸,身材高挑,四肢修长,裹着一对三寸金莲,尤其是她的肌肉饱满、皮肤白皙,唇上的胭脂和指甲上的蔻丹还依然鲜红,整个尸体的状态看上去如同刚刚下葬一般,这是一具罕见的湿尸啊!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说:“师兄,你把一具几百年的尸体随身带着究竟想干什么?”

    湿尸,就是说在入土之后,表皮依旧完好,肌肉富有弹性、关节尚能活动的尸体,马王堆的那具汉代女尸也是这般,我相信她的陪葬品一定也非常可观。

    霍子枫说:“我最近有点事情,需要大量的资金,和她一起的陪葬品我已经出手了,但是钱还缺很多,听说古董市场也有交易尸体的,尤其是这种保持相当完好的尸体,你给我估个价,最好能帮我把她出手。”

    我把半杯二锅头灌了下去:“你想卖多少钱?”擦着嘴角问他。

    霍子枫说:“越多越好,要不然我也不会来找你,这件事情你不要让师傅知道,算是咱们师兄弟之间的秘密。”

    我平静了片刻,然后就从兜里掏出了一张名片,说:“你去找这个人,我记得这家伙对古尸感兴趣。”

    “谢了!”霍子枫说完,拿起桌上的多半瓶二锅头,足足喝了三大口,然后就把布袋的拉链拉上,将那女尸背了起来。

    “师弟,现在古董生意都很难做,实在不行你也可以考虑一下盗墓,毕竟死了就是一个空驱壳,要那么多陪葬品也没用,如果能为后人带来好处,那也算是物尽其用。”

    在我回想着他的话,霍子枫的脚步声非常的清脆,仿佛踩在了我的心上。

    我师兄霍子枫,是我老爸收的外姓大弟子,在他二十岁的时候跟我的下场一样,不过他没有选择开古董店,直接拉起队伍做了盗墓贼,我们两个足足有五六年没联系了。

    我家往上数三代都是古董贩子,我也不例外,据说我太爷爷还是个盗墓贼,在那种兵荒马乱的年代,能保证一家人不愁吃喝,那全靠他老人家的一手倒斗绝活,人送绰号“盗王”。

    爷爷辈和父辈也有下斗经历,只不过到了我这一代,基本只剩下一些理论知识,长这么大只跟父辈出去倒个两次斗,我和几个小字辈主要负责在外面放哨,他们下去摸冥器。

    在我二十岁的时候,以家里的规矩要到外面打拼世界,启动资金是五十万,自己在潘家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开了一家小古董店,做起了不起眼的小买卖。

    霍子枫变化不大,除了留起了小胡子,还有就是身材令人更加羡慕了。

    我看了一眼茶几上已经放在一瓶二锅头,还有半杯没喝完的酒,我没记得霍子枫喜欢喝酒,想不到短短几年时间,他居然变了这么多。

    而三个伙计却兴致勃勃聊了起来,对着他们手机上面搜出来的三具女尸图片评头论足,价钱放在了其次,主要是在讨论哪具女尸更加漂亮一些。

    第一张图片,是二零一三年出土于新疆罗布泊小河墓葬遗址的一具女尸,被誉为“小河公主”,她高贵的衣着,中间分缝的黑色长发上戴着一顶装饰有红色带子的尖顶毡帽,双目微合,好像刚刚入睡一般,漂亮的鹰钩鼻、微张的薄唇与露出的牙齿,为后人留下一个永恒的微笑。

    第二张图片,是一九七一年出土于湖南马王堆的汉代女尸,从女尸的衣着和墓葬规格来看,她生前至少是一名贵妇人,她的相貌也甚是漂亮,剖开其身上华丽的丝绸衣裳,伸手进去探摸到的不是骨头,而是有弹性的人体……

    第三张图片,是一九三四的楼兰女尸,那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双目紧闭,嘴角微翘,就像着了魔法刚刚睡去,脸上浮现着神秘会心的微笑,这就是赫赫有名中的“楼兰公主”。

    “哪个最漂亮?”我问他们。

    伙计兵子指着汉代女尸,说:“老子觉得这个最漂亮,她应该叫平民公主才对,非常符合我的口味。”

    我的拳头越过人群,直接砸在了这家伙的脑袋上,骂道:“小爷一回来就看到你们闲的蛋疼,就你们这样怎么做生意?”

    兵子以为是别人打的就想骂娘,一看到是我,到了嗓子眼的话“咕噜”咽下去,马上就笑嘿嘿地说道:“老板您别生气,小的们也不是好奇嘛了!”

    我皱着眉头说:“你们就能不能有点上进心啊?”

    兵子三个伙计一排站好,个个都耷拉个脑袋,没有人肯吭声,我骂道:“狗日的,要是月底还不出业绩,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这时候,另个伙计小虎走到了我身边,笑着说:“老板,这事您也不能全怪我们,要不是刚刚那位爷,我们也不会这么对古尸感兴趣。”

    老六也凑了上来,说:“老板,您不是说咱们这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就吃他娘的三年,您不是常说自己有祖传的手艺嘛,要不咱去盗墓怎么样?”

    这时候,我才想到了霍子枫,等我追出去的时候,他已经不知所踪了。

    毕竟,刚刚的一切,对我的震撼实在太过强烈了,整个人又在街上站了许久,直到一个胖子从背后把我拍醒,看着我看的方向,问:“小哥,怎么了?”

    我下意识地说:“我师兄刚刚带着一具古尸离开。”

    胖子是隔壁的一个老板,他的生意比我还不如,他就好奇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两个是瓷器,我也就不瞒他,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

    胖子也是愣住了,片刻之后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把我硬生生推了上去,我问他这是干什么,我们要去哪里。

    “娘的,这可是个长见识的好机会,咱们跟着去看看啊!”胖子说完,给了司机地址之后,就催促司机让他快点,并扬言给司机加钱,司机立马把油门踩到了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