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发现墓葬
    胖子见我愣住了,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去,顿时大叫道:“我操,成粽子了!”

    其他人也看了过去,场面一片的混乱,个个都往后退去,我和胖子拔出枪,瞄准女尸的脑子就连放了几枪,但是并不能阻止尸变,整具尸体已经被了一大团黑色毛发完全裹住。

    唰!

    女尸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吓得其他人连连大叫,刘家祖孙居然就给粽子跪了下来,嘴里不知道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气的胖子一脚把刘健踹翻,骂道:“这是粽子,又不是神,你跪丫干个毛线啊!”

    女尸在原地呆呆地站了好几秒,伙计们的子弹如雨水般地打在她身上。

    忽然女尸就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心说这家伙还记仇,居然知道是小爷刚刚打过它,现在来报仇了,连忙就是往后退。

    山洞有八米多深,其他人吓得全都散开,我退粽子就往里边追,没几步背都靠上了洞壁,我连连扣动着扳机,直到打光了弹夹里的子弹。

    咔咔!

    撞针的空响声,我直接就把枪丢向了女尸,但是枪如同砸在了棉花上一般,马上就被那一团黑毛弹开。

    下一秒,女尸的双手死死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朝着它拽,我抓住了粽子的手腕想要掰开,可是用了几下劲就放弃了,因为我他娘的快断气了。

    “你娘个死粽子。”胖子大骂着,将手里抱起的石头,狠狠地砸在了女尸的脑袋上。

    砰!

    这一击实在不轻,要是个人脑袋都被砸肚子里了,但女尸只是晃了晃,她的手松开了我,转身就朝着胖子扑去。

    我剧烈地咳嗽着,想要提醒那些被吓蒙的伙计帮忙,可就是心里干着急,嘴里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

    从背包里取出了火折子,拔掉帽子,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向了女尸,直接就把火折子丢了出去。

    轰!

    一个大火球出现在眼前,同时伴随着一股烧毛的味道,但是女尸还没有停下,朝着胖子继续追去,眼看就要跑到洞口了。

    我大叫道:“胖子,不要引她出去。”

    可是已经晚了,胖子已经一头扎进了雨中,女尸也跟了出去,几秒尸身上的火苗已经熄灭,在雨中冒着青烟,不过毛发已经烧了个干净。

    别看胖子一身肥膘,但身手相当的灵活,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并一脚踹在了女尸的身上,女尸就势滚落了下去,等到我跑到洞口的时候,她已经滚到了洪水的边缘。

    女尸两只手死死地抓住岸边的草木,但是洪水的力量太过恐怖,很快就把她卷入了水中,一瞬间就不知道被冲的无影无踪,要不然我脖子上的伤痕还在,估计还以为刚才只是个噩梦。

    “操丫个蛋的,想拿胖爷打牙祭,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副好牙口。”胖子滚的满是淤泥,骂骂咧咧地回到了洞里。

    伙计们这时候才发飙了,他们对着那副骨头架子用工兵铲猛拍,气的我过去踹了几脚,他们才散开。

    我骂道:“狗日的,刚才怎么不见你们一个个这么厉害,现在装什么逼?”

    胖子唾了口唾沫,说:“小哥,早跟你说别带他们来,不会帮忙就会添乱,咱们两个一样能把你师兄带回去。”

    我叹了口气,说:“真他娘的晦气,一口积液这么多的棺材里边居然能开出粽子,看样子这次是出师不利。”

    胖子笑道:“下斗又不是下葬,难不成还要看时辰,再出咱们这次的主要目的是救人,顺便倒个斗。”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伙计说棺壁里边有字,就连忙走过去看。

    果然,在棺壁上面有几行字,但是被棺液泡的已经不是那么清楚了,依稀可以看出一些字来,字体是隶书,是那种脱去篆体之后形成的,也就是这口棺材是在西汉中期之后。

    有一大部分字已经被岁月磨掉了,我只能看到“葬、双凤、汉宣、之”等一些单独的字词,但是敢用“凤”这个字眼,足以说明一对女棺主的身份和地位。

    “你娘的,真是暴政天物!”胖子手里拿着还在滴液的几块碎玉,心疼地骂了一声。

    我瞥了一眼,说:“这应该是玉镯子碎了,但玉色相当不错,回去加加工还能打几个玉戒指出来。”

    胖子往兜里一揣,不满足地继续翻动着棺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穷疯了,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就被他找到两支已经扭曲的金钗,他一并照常收下。

    我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这棺材是顺着洪水从山里冲下来的,只要雨一停,我们就沿着水往上找,从这些陪葬品来看,必然是个大墓,那么以霍子枫这么多年倒斗的经验,他的目标就是这个斗。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八点,雨开始逐渐小了,我们便开始收拾装备,半个小时之后,雨几乎停了,我们小心翼翼地出了山洞。

    路面非常的滑,不断有人摔倒,我也摔了好几跤,七个人滚的就好像野猪似的,一路顺着水流量开始减少的洪水寻找。

    到了中午,兵子忽然就发现在半山腰有个窟窿,窟窿正往下流着水,水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碎木片,很可能那口棺材就是从这个窟窿里边被水冲出来的。

    我目测了一下高度,足有七八米高,窟窿在直下的半山腰上,没有多少能够借力的地方,加入浸水后的山体滑腻,徒手根本不可能爬上去。

    “眼睁睁地看着冥器就在里边,却他娘的上不去了,真够晦气的。”胖子不高兴地一脚踹在一颗大树上,把他摔了个四脚朝天,树叶上的存雨把我们浑身淋透了。

    三个伙计不高兴地抱怨着,我也骂胖子:“你能不能消停点,没办法想办法,冲着一棵树发什么神经,有病是不是?”

    胖子摔的一屁股泥,他也没好气地说:“胖爷这也不是着急嘛,小哥你倒是想个办法啊!”

    我对照罗盘看了看这里的风水,说:“这里不可能是墓葬的入口,应该是山体滑坡导致这个窟窿出现的。”

    说着,我问刘爷爷:“这座山您老看看可以爬吗?”

    刘爷爷眯着眼睛眺望了片刻,说:“这边不行,得从山的南面或许还能上去。”

    胖子就问:“您看这么几眼就知道了?”

    “我生活在大山里边几十年,连山的呼吸都能感受到,这个自然知道。”

    耸了耸肩,胖子说:“得,您都这样说了,那事不宜迟,咱们抓紧时间赶路,说不准这个发现还能截了小哥师兄的胡呢!”

    我笑道:“我师兄倒斗好几年,可不是咱们几个新手能比的,说不定他已经摸完了冥器往出走呢!”

    “我靠,不会吧?那咱也得快点,吃口残羹剩饭也比白跑一趟强。”

    正如胖子说的那样,我们的速度确实快了很多,在走到了这座大山的正南面,发现一条荒废了不知道多久的山路,草已经有半人高,但不像周边树木茂密到无法下脚。

    胖子幽幽地说道:“自古华山一条路,上吧!”

    我说:“这里依山傍水,是极有可能出现陵墓的位置,再加上这条路很明显是上千年前人为造出的,正好是送葬队伍抬着棺椁上去,找对了。”

    三个伙计兴奋地互相拍着肩膀,毕竟我还有过这样的经历,他们可都是完完全全的第一次,没有知识,更没有什么专业技术,完全就是凭着胆大。

    一路虽说艰难,但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故。

    等到我们上了半山腰,胖子就一路小跑朝着山的西边跑去,很快就听到他的喊声:“那窟窿就在这下面,不过真他娘的深,有一百多米。”

    在胖子回来之后,我对他说:“一百米不深,大型陵墓中都有墓道,连接着一些耳室和偏殿,一直到冥殿,如果是皇陵那就更大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老六问了一声。

    我说:“我们都不是很专业,没办法找到墓门,只能找个差不多的地方打盗洞下去。”

    小虎说:“老板,如果你师兄找到了,肯定已经挖开了,咱们只有找一下不就行了。”

    兵子说:“有脑子没有?刚下了这么大的雨,就算挖开了不是冲垮了就是灌了水,找到了也是白找。”

    “你们不懂都不要说话,好吗?”

    胖子转过头着急地对我说:“小哥,那咱们还等什么?打啊!”

    我苦笑道:“现在没办法打,必须要等到晚上。”

    “为什么?”

    “在风水中,寻龙容易点穴难,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其中包含的知识面太广,不是随便抛个坑就能打盗洞进去的,必须等到晚上才行。”

    “我靠,怎么就这么多事呢!”胖子已经开始抓狂了,他之前刚刚尝到甜头,着急也是正常反应。

    我说:“小爷的风水知识有限,必须等到晚上月亮出现,倒斗讲究一个白日下葬,月夜寻穴,现在随便给你指个地方,如果不是运气爆棚,你他娘的肯定没几米就能挖到山石。”

    没办法,所有人只好安营扎寨等晚上,并且祈祷不会是个阴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