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最穷皇帝
    墓门材质是花岗岩,与门洞的山岩很好区分,整体三米多高,一扇就有四米宽,上面雕刻各种异兽,两个铜制的门环锈迹斑斑,巍峨而庄严,给人扑面而来的是古老而神秘。

    在门洞的两边,蹲在两头威武的石狮,都是左爪踩在一团火球上,雕刻工艺精湛,惟妙惟肖,简直如**制成标本一样。

    “看样子要用炸药炸开了。”胖子喃喃自语道。

    我说:“你他娘的脑袋里边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不到万不得已别想用炸药。”

    “炸药,简单,直接,粗暴,胖爷喜欢。”

    “这里一定有什么机括可以控制墓门的,大家一起找找。”

    霍子枫说:“不用了”

    说完,就见他朝着左边的石狮走了过去,啪啪在狮子的脑袋上一拍,又蹲下去将火球一转动,瞬间“轰隆”声响起,墓门缓缓地打开。

    直到开展,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胖子和三个伙计已经开始溜须拍马,听得好像就是盗墓祖师爷在世一般,被我狠狠地瞪了几眼才闭嘴。

    霍子枫说:“这没什么,专业术语叫‘狮子大开门’,其实就是打开门的意思,很多陵墓都是这样设计的。”

    “看看,这就叫专业人士。”胖子又称赞了一句。

    在进入墓门的瞬间,我是非常紧张的,神经也绷的非常紧,同样也兴奋和激动,眼前就是整座皇陵的主墓道,也叫神道,宽六米有余,手电照不到尽头,是如墨般的黑暗。

    把子弹上了膛,我们六个人一字长蛇沿着墓道走,也就是不到一百步,一左一右两个耳室出现了。

    如果所料没错,再往前走肯定还有一对耳室,再走就是偏殿,终点就是冥殿,这就是中规中矩建在荷花宝穴上的七室陵墓。

    咯吱吱!

    推开右边的耳室,里边是个二十多平米的房间,高有四米,地上有四副骨头架子,没有棺材,大概是不受宠的妃子或者贴身丫鬟之类的人物,骨架发黑,显然是服毒而死。

    在墙上,挂着好些框架,地下散落着灰烬,必然是名贵的字画,只可惜岁月是把杀猪刀,好好的东西就让时间这畜生糟蹋了。

    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让人大失所望,我们马上转到左边的耳室,情况基本相同,只不过里边骨架大了一些,不是贴身侍卫就是宦官。

    胖子如霜打的茄子似的,抱怨道:“狗日的,怎么连件像样的陪葬品都没有,这帝陵会不会在历史上最穷它排第一啊?”

    我说:“好东西都在后面呢,你着急个毛线,上来给你口金棺材你带的动吗?”

    霍子枫的眉头微微皱起,他刚想什么。

    啊!

    兵子的叫声响彻了整个陵墓,我背上的汗毛瞬间就站了起来,还以为他出什么事情了,一问才知道他有大发现,我提醒他别在墓里大呼小叫的,搞得进了菜市场似的,这是对死者的大不敬。

    胖子嘀咕一句:“都他娘的来人家的盗墓,还说这种屁话。”

    往前走了四十多米,又是一对耳室出现了,这对耳室的空间要比上一对大上一倍,左边的耳室墙壁上是彩绘壁画,虽说年代久远,但色彩鲜艳,保存的相当完好。

    我伸手摸了摸,滑腻腻的感觉,而且有轻微的黏性,上面打了一层厚厚的蜡。

    胖子叹着气说:“没见过世面,不就是壁画嘛,不过这墓主人是真穷啊,胖爷都想回家了,这种斗还有什么好盗的。”

    霍子枫说:“如果我带着粘壁画的材料就好了,现如今字画类以平尺来算钱,东煌莫高窟的壁画不知道被洋鬼子弄走多少,现在都成了他们博物馆里边的展览招牌了,只是这里……”

    他顿了顿,说:“空气这么一流通,等到腊油分解融化,过不了几天这些壁画就消失了,真是可惜了。”

    又进去右边的耳室,依旧相差不多,两幅巨型壁画讲述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左边耳室的第一幅,主人公是头戴金冠的皇帝和十一个大臣,十二人坐在一桌上共享御宴,其中有文有武,谈笑风生,完全就是一幅君臣和睦图,看得出这个帝王非常懂驭人之道、礼贤下士。

    右边耳室的第二幅,仅有十一个大臣的画像,文官温文尔雅,武将威风凛凛,左起提了这么七个大字:“麒麟阁十一功臣”,下面小字这些功臣的名字。

    我说:“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麒麟阁’,那墓主人必然是孝宣皇帝刘询了,这是位有名贤君,正是他西域纳入中国版图之中的。”

    胖子瞥了一眼地上的陪葬品,说:“胖爷不管什么甜君咸君的,丫的也太穷了点,不都是三年清知府,还十万雪花银呢,你看看这些叫什么东西。”

    两间耳室的陪葬品多为些一人高的瓶罐器皿,值钱也带不出去,根本不是盗墓贼能撼动的冥器。

    还有就是盔甲兵刃,早已经锈迹斑斑,上面满是锈花,一碰就成了好几段,也难怪让胖子气不打一处来。

    “吃饭不怕晚,到偏殿去看看。“霍子枫倒是一脸镇定,好像他早已经料到了。

    回到墓道,我们一路走下去,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这让我都感觉有些不对劲,再怎么说这都是皇陵,普通的皇亲贵族陵墓都会有大量的防盗措施,我不认为贤君就代表乐意被人掘陵。

    霍子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师弟,我提醒你一件事情。”

    我点头,道:“师兄,你说。”

    “刘询在襁褓时候,正是巫蛊之祸发生之时,蛊术这种东西不同于道术、法术,它真实存在的,没有机关的大型陵墓我第一次见,你要当心。”

    “谢谢师兄提醒,我会小心的。”

    我嘴上这样说,其实心里也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性,只是不能搏了他的好意,随即马上提醒胖子他们也注意安全。

    一个直角转弯之后,又走了五百多米,终于第一个偏殿出现了,这次仅有一个偏殿,这让我和霍子枫都皱起了眉头,按理说应该还是对称的两个偏殿才对,这事情就有些蹊跷了。

    胖子他们一看到门脸要比前边四个耳室都要有气势,他们的气势也就跟着上来了,一脚踹开了门,跟土匪下山似的,一个比一个钻进去的快,把我的话全当耳旁风。

    赫然,地上出现了一排排放置整齐的黑色小罐子,每个只有拳头那么大,上面有看不懂的纹路,数量非常的多,几乎摆满了整个偏殿,中间有一口红色的棺椁,非常的刺眼。

    霍子枫经验老道,马上就说:“别碰这些小罐子,会死人的。”

    胖子就说:“这刚碰到能摸走的冥器,又不让碰,这墓还有办法盗吗?”

    我说:“听我师兄的,小爷也感觉有危险。”说着,我就对三个伙计说:“你们谁要是动了,死了我可不负责。”

    三个伙计马上点头,甚至还往后退了两步。

    霍子枫把手轻轻地放在小罐子上面,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那是罐子裂开的声音,他马上就把手缩了回去。

    我看到小罐子上面已经布满了细密的裂缝,手电照进去,隐约还能看到里边好像有金色的毛,也不知道罐子里边装着是什么。

    胖子舔着嘴唇,用下巴指了指那口红色的棺材,说:“哎,你们看那是不是红木?”

    我摇头说:“不像,木质太红了,更像是刷了漆。”

    霍子枫深深地吸了口气,他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会儿,说:“很淡的血腥味,是人血的味道,那棺材刷了人血。”

    胖子说:“真正的好东西就在里边啊,丫的就是刷了月经,胖爷今天也要开上一开。”

    我说:“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师兄轻轻一碰这些小罐子就开裂了,这里边一定有厉害的东西,想要过去开棺,至少也要过去才行。”

    “这个并不难,我只是担心棺主的情况。”霍子枫有些犹豫。

    胖子马上就说:“解决了一件算一件,避雨的时候我们还碰到粽子呢,这年头不遇到几只粽子还叫他娘的什么的盗墓。”

    霍子枫摇头,他说:“单遇到粽子确实并不可怕,我担心到时候场面混乱,有人不小心踩碎了罐子,这才是真正危险的东西。”

    我问他:“师兄,你觉得这些小罐子里边有蛊?”

    “没错,以你们的身手肯定会弄砸,我自己过去吧!”

    霍子枫说完,他开始要我们的背包里的绳子,而从他自己的背包里边取出了两支巴掌长的棱镖,在把绳子一头拴在镖尾,猛地甩手飞了出去。

    啪!

    整支镖连根没入了对面的墙体内,他又把另一支镖戳进了我们这边的墙壁,然后把绳子拉成一条直线,试了试坚固程度,自己点了下头。

    接着,我们就看到霍子枫如同极限运动员似的,双腿盘在绳子上,用双手向前快速地爬行,不过十秒钟他就落进了小罐子的中间,也是那口红色棺椁的旁边。

    顿时,赢得了我们的满堂喝彩,短短几年不见,霍子枫在这行业越走越远,我已经被他丢的连影子都看不到了,心里多少有些酸酸的。

    胖子急忙说:“等一下,胖爷先点支蜡烛,征求一下墓主人的意见。”说完,他掏出蜡烛,小心翼翼地到了东南角,把蜡烛点亮,典型北派老一辈人的做事手法,不灭开棺,灭了撤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