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开棺摸金
    看着霍子枫正围着棺椁打量,胖子就急不可耐地对我说:“小哥,不行,咱还得想办法过去,要不胖爷浑身不舒服。”

    我说:“你放心吧,我师兄一个人应付的了。”

    “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胖爷这是第一次开棺摸金,不能就这么干看着。”胖子一本正经地说:“这好比入洞房一样,你总不能让你师兄替你掀开盖头,扒拉你媳妇儿的衣服,然后……”

    我忙打断胖子的话,说“停,打住吧你死胖子,这哪里跟哪里啊,要想过去你也得有我师兄的身手,就你这身材,非把绳子压断了不可。”

    胖子眼珠子转了转,他说:“小哥,你看胖爷这办法行不行啊,我们把绳子割成若干条,用这些绳子把罐子四周包裹住,轻轻地提到……”

    我忍不住点头说:“这个办法可行,只要这些小黑罐子受力均匀,应该是不会轻易裂开的,再说外面还有绳子捆着,基本是不会破的。”

    说着,我看向胖子说:“可以呀胖子,连物理你也懂,以前你不是说自己是小学毕业吗?”

    胖子呵呵一笑说:“胖爷不懂什么物理,但懂常理。”

    霍子枫爬回来,也把绳子扯了回来,我们就用匕首把绳子割成约莫一米长短,胖子以他编制蛐蛐笼子的方法打结,然后把挡路的小罐子一个个地轻推进去。

    这是非常细致的活,所以没让三个毛手毛脚的伙计上手,我们两个用了差不多十多分钟,终于清理出条仅一人能通过的道路,站起来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腰酸背痛,看来平时太缺乏锻炼了。

    我们六个人围着那口红色棺椁周围,长方形的棺椁共有四角,两米长宽一米,却有两个着力的底部,放在棺床上特别的平稳,周身有描金花纹,两侧各有一个四位神仙,正是“八仙过海”图。

    我伸手摸了摸材质,确定不是红木,但也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木料,质感非常好,可以肯定是上等木料,正如霍子枫所说,确实有股淡淡的血腥味。

    嚓嚓……

    拿出了匕首,我轻轻把棺表的血层刮掉一小片,瞬间就认出里边是胭脂木,由于浸了血加上时间的沉淀,此刻有些发黑,尸身封入这种棺材里边,基本千年之内不会腐烂,丝毫不亚于人造水晶棺材。

    胖子看看他点的蜡烛没灭,这才说:“狗日的,原来是口胭脂木棺椁,取自至少是千年以上的胭脂树,这种木头拳头大雕成手把件,很轻松就能卖个十几万,要是等一下这穷鬼皇陵没有值钱的冥器,胖爷就搞块棺材板回去。”

    我白了他一眼,说:“废什么话,蜡烛都点了,马上开棺啊,小爷看到这些小黑罐子有密集恐惧症。”

    四个人把撬棍尖锐的一头塞进严合的棺缝当中,一起用力居然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撬开声,胖子在一旁嘀嘀咕咕念叨着:“你可万千别吹啊,胖爷最近荷包瘪的厉害,要不然也不会做这种事情,说好了啊,不吹,乖。”

    “我操,你不帮忙啰嗦个屁啊!”我气急败坏地骂道。

    胖子一把将我推开,不屑地说:“看你那点劲,你妈小时候一定没奶水,所以你根本不懂什么叫使出吃奶劲。”

    我感觉胖子这话哪里好像不对劲,也没有多考虑,骂了他一声让他别废话,赶快干正事。

    咯嘣嘣……

    胖子整个人往撬棍上一压,只听见脆响声音响起,一条裂缝随即出现,他又换了位置去对面撬,而我们只能沦为把棺钉的命,完全是给这家伙打下手。

    用棺钉钳拔出一枚我才明白,这口棺椁之所以这么难开,那样因为棺钉是青铜的,两千多年也只是有一层细小的绣花,我把棺钉丢给兵子,这东西这么也能卖个万八千的,蚊子小也是肉,毕竟很容易携带嘛!

    棺盖抖动,上面的灰尘呛的要命,我们不断地咳嗽,胖子抱怨我准备的不够充分,扬言说下次如果不戴防毒面具来,打死也不下斗。

    砰!

    霍子枫一脚将棺盖踹翻,我们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家伙比拆迁队还要脾气暴躁,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这也太直接了吧!

    没有理会我们,霍子枫把椁里的棺盖单人撬开,顿时棺材里边的一切就倒映到我们的眼睛中。

    那是一具身材魁梧的尸身,男性特征非常明显,衣物已经烂成一团,尸体已经严重脱水,干瘪的皮肤死死地贴着骨头上,但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岁月,还能保存如此完好,丝毫不亚于洪水中那具保存最好的。

    双手平放在心口,约莫四十岁,五官非常清晰,只有鼻子变成了两个黑洞,双眼还微微地闭着,死的非常安详,不过心脏处有个窟窿,应该是被一击毙命。

    胖子对着尸体拜了拜,说:“前辈大量,我们这些后辈小子不得已才来打扰前辈,只是为了拿几件小玩意,家里上有老娘下有孩子,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这些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回头我多给您烧点纸钱,您千万别动啊!”

    霍子枫瞥了他一眼,说:“开都开了,抓紧时间进去摸冥器吧!”

    仔细找了一圈之后,胖子立马换了张脸,骂道:“狗日的,你丫的肯定是穷死的,连点珍珠玛瑙都没有,活该被人一剑穿胸。”

    “狗脸!”

    我说了一声,戴好橡胶手套就在尸体的两侧摸,自己更偏向有一些瓷器,毕竟汉代的瓷器那都很值钱,这里还是皇陵,有的话就是官窑陪葬品,摸到一件半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只不过,棺材里边的陪葬品几乎不可能有瓷器,没找到什么宝石,只有一把长刀,刀已经在胖子手里,他骚包地挥舞几下,立马“咯嚓”一声断了。

    心疼是肯定的,毕竟兵器也相当有价值,只不过除非是神兵利刃,普通的并且很难带出去,脆的跟根劣质牙签似的,除非是国家级考古队才有办法。

    在我掰开尸体紧握的双手,终于有了大发现。

    那是两块白玉,雕刻成了鲤鱼的模样,雕刻的栩栩如生,我一眼就认出这是和田玉中的羊脂白玉,质地非常的干净无暇,就好像肥羊脂肪肉一样,头部有很明显的断裂缺口。

    我试着把两条鲤鱼对了一下,正好契合,这属于很有寓意的东西,羊脂白玉现在一克市场价从几千到上万都有,从质地、构造、水头、白度和油性来看,这是一块真正的上好羊脂白玉。

    胖子刚把刀毁了,看到我拿着一对羊脂白玉鱼,立马眼睛放光说:“我靠,这下可真摸到宝贝了,怎么值个几十万吧?”

    三个伙计也开始评头论足,好像个个都比我这个老板都懂,一下子气氛活跃起来,至少有这两条鱼我们这一趟就有得赚。

    胖子就伸手过来拿,我躲开他的手说:“出手了分你,现在别想染指。”

    “胖爷还能拿着跑了不成?”

    我把东西小心翼翼装进了背包里边,胖子就不高兴了,所以在尸体身下的一个凹槽里边,胖子找打了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他也没有让我看,麻利的装进了他的背包里边。

    “死胖子,还能不能一块愉快地倒斗了?”

    “不能,谁让你不让胖爷看来着。”

    霍子枫一直没有出手,好像这些东西都瞧不上眼,他说:“我们该离开了。”

    小虎忽然就指着一个方向说:“你们快看,那个小黑罐子自己碎了。”

    嚓啦,嚓啦……

    还不等我们看过去,就听到四周响起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接着一只只长满金毛的小东西就从罐子里边爬了出来。

    那是一种看起来像黄豆大小的东西,从裂开的小黑罐爬了出来,瞬间地上就全是这种玩意,我们来不及观察,不知道谁大叫一声,六个人立马朝着门口跑去。

    “是金蛊的幼虫。”

    霍子枫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虽然不知道金蛊是什么东西,但听到“蛊”这个字眼,不由地联想到了苗疆蛊术,再回想他之前跟我说过关于巫蛊之祸的事情,头皮就更加麻了。

    “老板,救我,快救救我!”

    一声我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响起,我不由地回头去看,便发现老六已经爬在地上,一直金蛊幼虫正咬在他的脸上,金黄的小虫体变得血红起来。

    霍子枫一拉我说:“师弟,快走,他没救了。”

    哗啦啦!

    一声密集的怪响声,所有的金蛊幼虫都爬到了老六的身体上,浑身他的求救声便被淹没,我听到了窸窸窣窣咬东西的声音,老六的身上变得血红一片。

    我只能暗暗跟他说声对不起,在我们合力关门的时候,老六浑身挂满了小小的血瘤子,整个人完全干瘪了下去,比那具两千年多你的古尸都不如,我的双腿不由地颤抖着。

    “小哥,别他娘的发呆了,你也想死吗?用劲啊!”

    胖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这才反应了过来,门轴锈的“咯嘣咯嘣”作响,我们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终于才把门关上。

    但是,下一秒里边响起了一声轻微的撞门声,但对于我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