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金蛊幼虫
    啪啪啪!

    胖子几个人用铲子拍着门缝钻出来的金蛊,大叫着让我们想办法,此刻我哪里有什么办法,只想着赶快逃出去,但是霍子枫从背包里边取出了火油。

    嗖!

    霍子枫原地跳了起来,一脚踩在门框上,另一角踩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根本就没有防备,整个人一软差点摔倒,但马上咬着牙把他顶了上去。

    火油顺着门缝从上往下倒,刺鼻的味道让我紧绷的神经有些痉挛,胖子马上就摸出了打火机,直接把火油点了起来。

    轰轰……

    火油瞬间燃烧起来,那些拼命爬出的金蛊幼虫,此刻被烧的叭叭脆响,好像是炒豆子似的,同时一种令人作呕的气味冲刺着我们的鼻腔。

    胖子长长地舒了口气说:“娘的,刚才差点吓死胖爷,这要是慢上几步,胖爷估计也跟老六下去作伴了。”

    听到这话,我们才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一下子几个人都瘫坐在地上,开始大口大口地呼吸,只有霍子枫还警惕地盯着那扇门,我也仔细寻找可能遗漏的金蛊幼虫。

    休息片刻,我问霍子枫:“师兄,这金蛊幼虫到底是什么啊?怎么这里厉害?”

    霍子枫说:“先离开这里再说,这东西是我倒斗以来最不愿意遇到的东西。”

    “比粽子还棘手?”

    霍子枫没有再理我,而是带头朝着深处走去,看来他并不像我们被吓破了胆,而是打算直捣冥殿,我们四个人此刻连离开的勇气都没有,只得跟着他继续前进。

    大步小步走了不到五分钟,又一个偏殿若隐若现,看样子虽然没有对称出现,看来还是有的,这表明我们之前的推断还是没问题的。

    这时候,霍子枫这才停下了脚步,他靠着墙就坐了下来,我们如释重负也是这般模样,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的。

    胖子嘀咕了一句:“这他娘的可比遇到粽子还危险,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霍子枫说:“金蛊,这是一种人工施以特殊方法,长年累月养殖出来的剧毒蛊虫,成长阶段分为幼虫、小金蛊、金蛊,还有最厉害的金蛊王,被一只金蛊幼虫咬到立马会全身麻痹,其幼虫可以钻入人体吸收血液,开始快速长大成形。”

    我问:“这和传闻中的苗疆蛊术有关系吗?“

    霍子枫点头说:“几乎差不多,都是由女人所养,属于远古的一种巫术,我几年前到湘西倒斗,曾经亲眼看到过这东西,但只有几只,想不到这个陵墓里边居然有那么多。”

    我说:“蛊术又叫巫术,它是和赶尸术、降头术并成为东南亚三大巫术,听说这东西不仅能害人,还能治病,有没有这么回事?”

    霍子枫说:“我只知道会害死,至于治病没见过,听养蛊人说,这蛊的种类非常多,大致能分为十三种,其中以三尸蛊毒性最猛,这种金蛊仅次于它。”

    胖子拍着胸口,说:“胖爷真是命大啊,那么多金蛊都没能要了胖爷这条小命,看来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小虎对我说:“老板,不行咱就回去吧,反正已经摸到东西了,这陵墓中透着一股子邪气,我怕咱们到时候人财两空啊!”

    兵子白了他一眼,说:“走的时候老板自然会走,你要是怕就自己先出去,刘家祖孙不还在外面。”

    “操,老子不敢再回去了,万一正好碰到那些金蛊爬出来,那老子不就和老六一个逼样了。”小虎振振有词,但惨白的脸色说明他是真的怕了。

    胖子拍了拍屁股的尘土站了起来,他说:“你们先在这里等着,胖爷去前面的偏殿猫一眼,要是里边也是那些小黑罐子,那咱就直奔冥殿。”

    “你他娘的小心点。”

    “知道了!”

    看着胖子手拿手电摇着大屁股过去,我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才终于松弛了下来,下意识摸了一下脑门,全都是冷汗。

    到现在,我甚至都不敢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对于我这种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来,这完全就是双重打击。

    不一会儿,胖子就回来了,他说:“还好前面的偏殿里边没有小黑罐子,只有几个石雕人,里边也有一口棺椁,我们要不要进去开了丫的?”

    一听没有金蛊,小虎马上说:“当然去啊,就算棺椁里边有粽子也能应付,只有没有那些金蛊就行,老子是被吓的差点尿了裤子。”

    兵子气不打一处来,他说:“狗日的,一看到金蛊就吓得屁滚尿流,一听说没事就这副模样,做了好几年的朋友,第一次发现你他娘的是这么个人,以前那都是吹的?”

    两次的呛嘴,我才想到在这三个伙计当中,兵子和老六的感情最好,现在老六出了事情,他心里肯定不舒服,又不敢对我们说别的,只能拿小虎撒气。

    我说:“好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兵子你就和小虎吵嘴了。小虎,你也是,兵子现在心情不好,你就少他娘的装了,跟了小爷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谁也不再说话。

    等缓过劲之后,立马霍子枫带头朝第二个偏殿走去。

    这个偏殿和上一个规模相同,正如胖子说的那样,里边没有小黑罐子,只有六个石雕人像,雕刻的技艺无比精湛,丝毫不亚于现在的雕刻机。

    六座石雕,也是六个守灵人像,就仿佛是六个活人站在那里,也就是因为它们一动不动。

    里边中间的棺床上,也有一口描金棺椁,木材是黑色的,我看了一会儿就认出这是现如今濒临灭绝的珍贵木料,名字叫红椿木,也有叫红楝子,有中国桃花心木之称,已经属于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

    忽然,我感觉周围亮了起来,转头一看,胖子正拿着打火机,爬在一个雕刻人像上面,两米高的石头雕刻人,原来是六个灯奴,同时我闻到了散发着淡淡香味的万年油味道。

    胖子笑呵呵地说:“这样不就看的更加清楚了嘛!”

    我的眉头紧皱,忍不住说:“这万年油怎么这么香?”

    胖子说:“可能添加了香料,看来帝陵就是帝陵,还是和那些普通的陵墓有所区别的。”

    霍子枫说:“一个帝陵的价值,并不在于它的陪葬品有多少,而是说它的规模和细节,以及陵墓所葬的地方是否是龙脉所属的风水宝穴之上。”

    我点头同意,说:“这里每一处都非常的讲究,就是雕刻也充满了细节感,而且先后这两口棺材,用料在古代来说都是名贵木材,光是这个足以代表墓主人的身份,那冥殿里边的主棺,一定会让我们大吃一惊的。”

    胖子说:“也对,光是棺材板就够普通人潇洒好几年的,这口棺椁一定要打开,刚才小哥就摸到了一对玉色那么好的冥器,估计这口棺椁里边的更好。”

    我想到自己背包里边的玉器,心里顿时也痒了起来,这也许就是血液的关系,即便刚刚出了人命,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打开这口棺椁摸一摸,那怕它里边的陪葬品不如前一个偏殿。

    五个人就朝着棺椁围了过去。

    可是,在我们刚像一群色狼围住一个美女的时候,四周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下子我们的头皮都炸了,那声音的源头是在墓道里边。

    走到偏殿门口,小虎拿着手电探出脑袋一瞧,马上就大叫道:“我的祖宗吆,那些金蛊幼虫爬满墓道了。”

    一听到这话,我们马上就跑了过去。

    在看到墓道此刻的情景,几个人全都感到遍体生寒,一股尿意冲上了脑门,倒吸着墓中的阴气,我感觉自己的嗓子眼发干,差点就尿了裤子。

    霍子枫自己推了几下偏殿门,知道不是他一己之力能办到的,就马上喊道:“别愣着了,快帮忙关门!”

    一种淡淡的忧伤萦绕心头,我感觉自己不是来盗墓的,而更像是门童,一会儿开门,一会儿关门,真是日了狗了。

    这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该做什么,可是五个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门就是不动,我看了一眼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门轴是固定,就是这样设计的,好像故意等人进来似的。

    “他娘的,胖爷管不了那么多了,打丫的!”胖子往手唾了口唾沫,双手往匀一抹,掏出枪就扣动了扳机,这家伙的枪法相当可以,子弹扫飞了一大片金蛊幼虫。

    一时间,我们全都打响了枪,面对这种这么厉害的东西,没有人会手软,尤其是兵子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样,应该是想着给老六报仇。

    五把枪的火力真心一般,因为太多根本就不用瞄准了再打,但这也是杯水车薪,一看不行胖子就大叫道:“快撤,胖爷不想味这些臭虫。”

    我心理暗骂小爷也不想,一行人也不管前面的墓道有什么危险,撒丫子就往里边跑,同时身后还是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显然那些金蛊不把我们吃掉决不罢休。

    慌不择路地往前冲,也幸好这墓道没有分岔口,要不然非跑散了不可,跑了也就是三分钟,忽然霍子枫让我们停下,他说情况有些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