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临时钥匙
    根据胖子摸出这件冥器,不难推断这口棺材应该属于战国时期的。

    从尸骨的各部位来看,这是一具女尸,陪葬品除了那爵杯,还有珩、璜、玉管、玉佩、玉璧等10多组玉饰品,此外就是腐烂的棉絮状团物,可能是衣物和被褥腐烂后形成的。

    我们把这些陪葬品系数摸了出来,出于行业内不成文的规矩,留下几块品质不怎么样的玉器,一来是留给棺主,二来呢就是留个同行,反正我以前跟着家里长辈出去倒斗就是听他们这样说的。

    尸体并没有起尸,腐烂成这样了即便能变成粽子,也就是一副骷髅架子,所以我们并没有特别担心,把棺盖重新盖上,就去看之前棺材竖插的地方。

    此刻,已经是一个长方形的黑窟窿,用手电光往下照,发现下面并不是实心的,而是有个半人宽的口子,直通向下,也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霍子枫提着工兵铲就跳了下去,他脚刚一踩到底部泥土的地方,整个人就要往下沉,也幸好他反应够快,双脚踩到了方形的墙壁上,这才稳重了身子。

    我提醒道:“师兄,小心点,这口棺材之前可能是被四周的墙壁挤压着才没有掉下去,下面应该是悬空的。”

    霍子枫应了一声表示明白,开始用铲头猛戳底部,很快一个和棺材差不多大的窟窿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一股不知道哪里来的阴风吹了上来。

    用手电往下照了一会儿,霍子枫说:“这风带着腐烂的臭味,下面可能有一个墓室,或者是一个陵墓。”

    胖子惊讶道:“照这口棺材来看,如果真有一个陵墓,那可就是战国墓了。”

    小虎也有些紧张地问我:“老板,传说战国墓都是神墓,我们真的要下去吗?”

    我苦笑道:“不下去还有第二条路走吗?再者说,说战国墓是神墓并不是战国时期的墓有多么厉害和恐怖,而是因为战国墓出土的冥器都是价值非常高的神器,所以才称之为神墓。”

    兵子说:“照老板您这么说,这是我们的运气啊!”

    胖子哈哈笑道:“赚了,这次真要发大财了,这可是胖爷第一次倒斗,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下半辈子就要搂着钱睡觉喽!”

    “把你们的绳子都给我。”霍子枫用手电照了一会儿,说:“下面很深,目测有二十多米,这应该是一个后朝墓压前朝墓。”

    我们马上从背包掏出绳子系在一起交给他,后朝墓压前朝墓这种情况并不多,但也绝非罕见,毕竟中国的风水龙脉就这么几条,每一条上面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大小各异的墓。

    比如说,战国陵墓埋葬这处,为了防盗或者是什么别的,就会把陵墓挖的特别深,再随着时间的推移,地壳板块不断运动,导致陵墓的位置更往下。

    在五百多年后,汉朝一位皇家风水师为帝王勘探墓葬风水,正巧选在这里,再因为各种原因,这座汉朝皇帝的皇陵就坐落到了早已经存在的战国陵墓之上,这种事情不多,但是有时候会发生。

    把绳子固定好了之后,先是霍子枫打头下去,他在下面用手电照了片刻,便招呼我们也下去,显然并没有危险。

    我们四人一个接着一个顺着绳子下去,到了下面发现是一条五米多宽的墓道。

    墓道有很明显的人工开凿痕迹,周边的夯土全部被砸实,比起石板也不逊色到哪里去,地面有些坑坑洼洼,可惜没有任何的雕刻或者文字,要不然就可以更进一步确定它究竟是不是战国墓,甚至是战国哪个国家的墓。

    掏出罗盘确定了一下方位,五个人就朝北走,中国陵墓有个共同的特点,和建造房子一样,全都是棺坐北口朝南,现在我们脱困了并不打算离开,而是要继续倒斗,毕竟没有盗墓贼受得了战国墓的诱惑。

    走了一百多米,墓道呈下坡的趋势,在坡道上面堆积着一块块三米长一米五宽的石板。

    墓道左边很整齐地竖放着,形成一道朝下而去的阶梯。

    在墓道右边则是横着放的,不过非常杂乱无章,有的一段只有一块石板,有的一段却是好几块石板重叠起来。

    霍子枫带着我们四个贴着右边走,他作为经验老道的盗墓贼,可能觉得左边太过于好走,那样也就可能有机关的存在,而右边则存在性小一些。

    我也赞同他的意见,毕竟中国从古到今秉承着男左女右的思想,到了陵墓当中,盗墓贼都会陷入走哪边的选择,然后潜意识地走了左边,而陵墓的设计者会抓住这个心理,所以把触发机关的机括设计在左边。

    不过,这条墓道也太过于不合常理了,盗墓贼都不是傻子,不会因为左边好走就走左边,为什么不把左右都设计成一样,那样防盗措施才更容易被偷盗者触发。

    一路朝下而行,又是低头,又是弯腰,有时候还需要爬着通过,倒是真没有触动什么机关,一直走到了平缓处,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长吁一口气。

    继续往前走,还没有走五十米,一道石门便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在石门上面有一个黑色的图腾,第一眼看到还以为是一直墨麒麟,但是稍微仔细观察,我立马发现那是一条龙。

    这条龙腾图,龙纹多以透雕结合细阴线刻的手法雕刻出来,龙头似马头,额头凸出一尖角,脑后有云形耳和飘带形长角,龙目如杏仁,身似四足兽形,龙口大张,上唇上卷,下唇下卷,似斧形或鱼尾形,有的口露利牙,好不生动威武。

    胖子不解问:“小哥,你认识这个图腾?”

    我说:“是汉朝龙的造型,可是这里不是战国墓吗?怎么会有汉朝的图腾龙出现?”

    胖子耸了耸肩:“你问我?我问谁去!”

    霍子枫摸着石门说:“这道石门很明显和周围的石壁不同,如同这是同一时间打造出来的,两者的风化程度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差别。”

    我隐约感觉到他想说什么,但又觉得有些解释不通,如果说这个陵墓是战国的,而这面石门确实汉朝的,那么只有一个答案,还可能真应了兵子之前说的那个成语——鸠占鹊巢。

    霍子枫看了我一眼,见我也在看他,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微微点头,显然我们的想法都是这样,这也是唯一能够解释属于汉朝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战国墓当中。

    胖子也很聪明,他看出了我们两个的异样,就说:“你们也不用打哑谜,这可能就是汉朝的陵墓以战国墓改造而成,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困住我们的地方,下面会有一口战国时期的棺材。”

    我说:“以前没看出来啊!”

    “呵呵,这就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嘛,要是全都让你看出来了,那胖爷还混个屁啊!”

    胖子得意地说着,就开始试着去推石门,可是推了几下,石门纹丝不动,他就转头没好气地叫道:“都他娘的杵在哪里干什么?过来帮忙啊!”

    两个伙计正要去帮忙,霍子枫却开口说:“别白费力气了,这门后面有‘自来石’,相当于一根顶门棍,棍底有一个槽,从外面推是无法打开石门的。”

    我暗暗点头,其实在胖子推不开的时候,我也想到了。

    在1956年的时候,考古人员挖掘定陵地宫,面对第一道石门就遇到了这种情况,由于不能暴力破坏,很长一段时间无计可施,后来是在皇宫秘籍中发现了一种叫“拐钉钥匙”的开启工具才将其打开的。

    我把自己知道的一说,胖子看了看四周,说根本没有石门拐钉钥匙,他这个破坏分子几乎在下一秒就想到了有炸药。

    霍子枫倒是很好奇,问那拐钉钥匙长什么模样,看看我们自己是否能够设计出来一个,毕竟用炸药是最为下乘的办法,一旦控制不好药量,很可能会造成整个陵墓的坍塌,我们会被活埋的。

    我一边口头解释,一边在地上将拐钉钥匙的大概形状画出来,顾名思义地来说,它就像是一个很长的钉子,在钉子顶部有一个可以折叠两下的生铁皮。

    拐钉钥匙顺着门缝插进去,控制好那凉快铁皮套住自来石,慢慢地用力推动,自来石就会站立起来,逐渐与地面成九十度垂直,然后人再去推动石门,没有自来石顶着,即便是几十吨的大门都能被推开。

    胖子撇了撇嘴,不屑地说:“你就说的轻巧,去哪里找东西造这么个钥匙,胖爷还是觉得用炸药靠谱。”

    霍子枫看着石门上的封门,往里边照了照,就从背包里边掏出一个螺纹钢管,然后用石工锤把它完全砸扁。

    又先后观察了几眼,确定了自来石的厚度,将扁掉的螺纹钢管头部一砸成三,几乎要断的时候,就用一根铁丝连接起来,他试了试可以控制,便把临时做好的拐钉钥匙插到了门缝里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