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中计
    横竖都是一死,可我就想不明白了,胖子那么大的块头,男尸居然不咬他反咬我,没听说过粽子也有这挑肥拣瘦的毛病啊!

    我已经快窒息了,根本无法采取任何措施,手里的手电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在手电光照着地面的同时,我发现那双绣金边的长筒靴逼近,感觉自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忽然,一双手抓住了男尸的脚踝上,猛地一用力,整具男尸就扑面砸了过来,直接就砸在了女尸的身上,女尸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我的脖子一松,几乎像是抽风机快速呼吸着新鲜空气。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震惊了,霍子枫扛起女尸就往外跑,那具男尸本能地追了出去,虽然被胖子绊了一跤,但爬起来之后不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是小虎把我扶起来的,胖子也由兵子搀了起来,此刻才发现冥殿里边只剩下我们四个人,连那两只粽子也没了影,更不要说付义师徒和霍子枫。

    胖子一拍大腿骂道:“狗日的,冥殿全没了。”

    我说:“估计是让那个偷袭我们的人全都拿走了。”

    “敢从胖爷手里拿走冥器,别让胖爷抓住丫的,要不然非剁了他不可。”

    胖子骂道同时,我们已经开始沿路往回追,冥器都没有了,守着一个空墓也没有什么意义,肯定不会在这里等到两只粽子去而复返。

    一路追过去,因为要找来时候走过的地方,所以我们四个的速度并不快,直到我们走到之前经过的墓道,发现了爬满墓道的金蛊幼虫全都一动不动,观察了好一会儿才知道这些毒辣阴狠的小东西因没有找到宿体全都僵硬而死。

    又转到几道弯,我看到了之前并不存在的一座皇陵碑,上面记载了墓主人的生平简介,我大概扫了一眼,发现还就是崩于黄龙元年的西汉第十位孝宣皇帝刘询,享年仅有四十三岁。

    还有大篇幅记载了一些其他事情,因为在追击黑吃黑的那家伙,我只好用手电拍了一下碑上文字记载,然后继续往外追。

    一直等到我们追出盗洞,也没有再看到一个人,连那两个粽子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倒是见到了候在外面的刘家祖孙,不过他们也没有看到有任何人从墓中出来,我们是第一波。

    我们四个一阵茫然,谁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有心躲在墓中的什么地方,这么大的皇陵想要找到那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同时也要冒着很大的危险,除了墓葬本身的机关设计,还有就是有人打黑枪。

    合计一下,我们便放弃了再潜入的想法,只是在守在盗洞口等了三天,结果还是没有人出来,在胖子无聊闲逛的时候,发现在几百米外又另一个盗洞,我们才意识到自己白白等了七十多个小时。

    无奈,只好由刘家祖孙带着我们回到他们村里了,在村子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返回了北京,回去坐的是火车,最便宜的那种,速度自然也是最慢,并不是我们没钱了,而是因为我们身上多少还有一些冥器,这种比以前绿皮火车刚刚高一个档次的火车,检查力度就目前来说最宽松。

    一路上,我怎么都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那种心里的变扭感一直萦绕着,直到我回到了北京的第一个星期之后,才得以解开。

    霍子枫出现了。

    看到霍子枫的一瞬间,我是喜忧各半,看到他没事还是很开心的,但总觉得心里那种不对劲跟他可能有一些关系。

    让伙计倒了茶,我和霍子枫面对面坐下,我问了一些之后自己不知道的情况,霍子枫只是告诉我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那两只粽子被他制服了,三天前运到了天津,以一千两百万的价格卖给了王老头。

    我问他:“这下你的钱应该够了吧?”

    霍子枫甩了一下遮住一只眼睛的长发,说:“师弟,不好意思,其实是我骗了你,我根本不需要多少钱,我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两具古尸。”

    “这是什么意思?”

    接着霍子枫给我大概讲述了他这些的经历,其中着重点在于他和一个女孩儿的爱情故事,盗墓贼的爱情故事,确实与寻常人不同,他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所以在恋爱的两年内他并不是特别快乐。

    天有不测风云,女孩儿得了不治之症,霍子枫想尽了一切办法,几乎倾家荡产也没能把女孩儿的病治好,在女孩儿弥留之际,他并没有陪着她的身边,而是选择去安徽倒斗,目的在于保存女孩儿的肉身。

    我听到霍子枫这些事情,感觉他不仅仅是想要女孩儿的尸体不腐不烂,而且可能希望寻找到养尸的办法,让女孩儿成为一只粽子,这样就可以永远陪着他,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至于真是不是这样那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

    第二件事,我们被付义一行人阴了,仅仅就是个小阴谋、小手段,毕竟我们比起这种老江湖实在是太嫩了。

    霍子枫亲眼看到那个对我们打黑枪的人,把所有冥器交给了付义,其实他们就是一伙的,很显然我们是被他一个小小的计谋阴到了。

    潜入皇陵中只有我们两伙盗墓贼,根本没有第三拨,这个子午须有的第三拨盗墓贼是付义告诉我们的,其实就是为了干扰我们的视线,虽说他是老江湖,可是他也不可能是师徒两个人倒斗,而是五个人。

    付义一伙人的运气明显比我们好不到哪里去,先后死了两个人,在发现我们已经脱困之后,这个老家伙就玩了一个小阴谋,假装不是他囚困得我们,然后让我们帮他开馆摸金,再让那个藏在身后的家伙把胜利的果实夺下来,然后一切就成了他们的。

    黄妙灵并没有中枪,她是假装挨了一枪,然后偷偷和那个人把冥器先带了出去,至于两具尸体起尸,是否在付义的计划之内,这个就不好说了,

    以我的想法,感觉可能付义已经算计到了,毕竟他的阅历比我们多太多了,估计一看就可以确定这个陵墓中是否可以养尸,我估计在他看到尸体还保持那么完好的时候,便可以确定他的推测没错,然后就让跟着我们身后的人发难。

    我没有责怪霍子枫对我有所隐瞒,本来他就是要自己去倒斗,是胖子死乞白赖要跟着他,然后出了事,这样才有了我也下斗的经过。

    我打电话给爷爷,问了付义这个老家伙的来历,爷爷没有因为我下斗责怪我,毕竟我们家是盗墓世家,已经传了好几代了,不可能因为我是独苗就把这个手艺活断了,只是以前我自己不愿意,现在自己继承祖宗手艺,他高兴还来不及。

    不过,爷爷告诉我,付义确实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盗墓贼,而且属于盗墓贼中的高手,各方面全都不在他之下,但是为人阴险狡诈,听说还杀过一起倒斗的人,所以口碑很差,他想不到付义这个岁数还在倒斗,让我以后下地躲着点他,他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

    胖子虽然没有得到主棺里边的冥器,但一路上也摸了不少,所以这家伙是很开心的,已经开始联系买家了,完全把老六死亡的事情抛之脑后。

    可是,我作为老板不能寒了伙计的心,兵子回来这段时间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也渐渐放下了,也可能是因为我答应他给老六家人一笔不菲的安家费的原因。

    不过我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钱,于是打起了那对羊脂玉雕的主意,这是我在斗里唯一摸到的一对冥器,当时我也给它们估价能卖个几十万,现在急于出手,便问胖子那边有没有找到买家。

    胖子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认识的人多,销售渠道自然比广,他的东西大部分出了手,只剩下摸出的那个小盒子,当时我都没有怎么看清楚那盒子长什么模样,更加不知道里边有什么东西。

    在见到胖子之后,他给我拿出那个小盒子鉴赏,顺便看看是不是能打开。

    而胖子跟我要了那对羊脂玉雕,拍了照片给买家去看,毕竟现代出土稍微高端点的冥器,也跟随现代化设备,先远距离看样子,然后大概确定价格,最后才是见面敲定最终价格,然后进行交易。

    小盒子,两个巴掌那么大,通体是略有发黑的白色质地,很明显是很有年头的和田玉打造而成,上面雕刻着一只麒麟,麒麟浑身绽放着毫光,看起来威武霸气,有个小窟窿眼应该是锁眼,很显然需要一把钥匙。

    我正想着该怎么打开这个小玉盒子,买家那边已经传过了话,给那对羊脂玉雕的价格是在十万到五十万之间,这仅仅是从雕工看给的家伙,但需要亲眼看实物,如果玉质好可以加价,反之也就在这个价格中间了。

    胖子对我说:“小哥,你的东西有眉目了,胖爷这个盒子能打开吗?”

    我摇头表示打不开,建议胖子先给这盒子做个x射线透视,看看情况再决定怎么打开,毕竟不知道哪里是什么,如果是个价值连城的东西,那就采用破坏这个小玉盒子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