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县城风云
    我们打算三天之后回我老家。

    因为每年就是过年回去一趟,所以要买点东西回去,而且胖子觉得现在有钱了不能要寒酸,已经去4s店看了两辆车,说是回去给我张面子,其实就是暴发户的作风。

    我一个盗墓世家出身,从小没缺过钱,出来的时候还怀揣十万启动资金,我需要这么俗气吗?

    没错,我需要,看到别人开着豪车早他娘的手痒了,苦于兜里那几个钱只能个伙计们发工资,还有就是交水电费,再看看我老爸他们那辈人,那个不开个小二十万车。

    废话不多说,胖子这次摸的最多,收获也是最大的,他搞了一辆宝马x5,我就没他那么有钱,毕竟还给了老六家三十万,两个伙计一人分了十万,低调了一点,是一辆奥迪a4。

    我家住县城,距离北京也就是三百多公里,那是一个经济很不发达的小县城,一半平房一半楼房,而且整个县城只有我二叔有一辆兰博基尼跑车,换做一般县城至少也不搞得几十辆。

    刚一下高速,二叔那辆白色的跑车就在路口停在,而他自己正和收费站里边的一个看起来比我还小的女孩儿聊天,两个人有说有笑,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和胖子的车。

    胖子停下了车,指着那边的白色跑车,说:“我靠,可以啊,你以前不是说你们县城穷的要命,怎么还有这种级别的豪车啊?”

    我没好气地说:“全县城就这一辆,还他娘的是个二手的,车主花了两百万买的。”

    胖子惊诧道:“我去他妈的,胖爷这顶配也花了两百万呢,你们张家不是在这里挺吃得开嘛,要不然你帮胖爷问问车主,他要不要跟胖爷的车换,你看他那地盘多低啊,搞不好就抛锚了。”

    我瞥了一眼胖子的身材,说:“你确定?那里边可连你半个屁股都放不下。”

    说话间,二叔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我看到那女孩儿还一脸恋恋不舍的模样,心里就抱怨道,这他妈的,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也太他妈的物质了吧!

    二叔悄悄车窗,说:“知道是你小子回来了,还装什么装?”

    我摁下车窗笑呵呵地说:“二叔,怎么是您来接我啊?我老爸呢?”

    二叔说:“下地干活去了,走吧!”

    在二叔开着那辆跑车在前面,我和胖子跟在后面,不一会儿就到了县城郊外的一座小型独立别墅区,我们张家男女老少全都住在里边,这是爷爷出资盖的。

    胖子可是有些傻眼,他没想到我的家居然这么小资,以前还以为我们家就是有点钱,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我们就下斗一趟就比他十年都挣得多,而我们好几代人倒斗,有钱那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爷爷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已经八十岁的人了,走起路来比我们年轻人都精干,不过这都是表面现象,他之所以现在都活着,全靠用钱支撑的,每天大把的吃药。

    要知道常年下斗的人,一般到了五十岁以后,全身各处就开始有毛病,毕竟地下的尸气太重了,全是他妈的病毒和细菌啊,很多连防毒面具都过滤不掉。

    一家人围着一起吃饭,胖子提到了要换车开几天,二叔自然是同意了,不过不能离开这个县城,因为那车根本就没牌子,本地人都知道是他的,可要是去外地就会惹大麻烦的。

    吃完饭已经是八点多了,我们给爷爷和二叔看了小玉盒子和b超单子,他们两个人去研究,胖子已经跃跃欲试要开车出去玩玩。

    县城一般到了九点车就不多了,胖子非要找什么娱乐场所,我就带着他去了全县唯一一家夜总会,这里边的各种设施配套挺全,聚集在里边的都是本县有名有响的富家子弟,偶尔也有像二叔那一辈有钱的老板,来做什么自然不用多说了。

    夜总会里边音乐震耳,一进去就有穿着小黑马甲的服务生带着我们两个到了卡座,胖子胡乱点了一些红的白的啤的,然后就进舞池里边晃悠他那油腻的身体,专往漂亮姑娘的身边蹦跶,看得我摇头苦笑。

    服务生走到我耳边轻轻说:“老板,要人陪吗?”

    我看了他一眼,问:“你啊?”

    服务生忙摇头说:“我指的是姑娘,咱们夜总会刚来了一批外地姑娘,个个水灵,要不要来两个?”

    我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说:“把你们经理叫过来。”他问我干什么,让我他快去,跟他根本说不着话,因为我有点生气。

    经理是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一脸疑惑带着不屑走了过来,可当他看到是我的时候,立马就换个一副嘴脸,搞得好像沙皮犬似的,说:“小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让他坐下,问他:“我说李哥,我二叔怎么也搞这种事情,这要是被人捅上去,他不得进号子里边蹲几年。”

    李哥挠着头说:“放心吧小爷,二爷已经打点好了,不会出问题的,没点乐子的话咱家这夜总会用不了几天就倒闭了,市场行情就是这样的,二爷也是没办法。”

    我白了他一眼,说:“我看是我二叔那根老烧火棍痒了,这事我爷爷知道吗?”

    “不,不知道。”

    “行了,你忙你的去吧,等我回去自己找二叔说说,这不是瞎胡闹嘛!”

    “那小爷您喝着,有什么事情叫我。”

    在李哥刚走之后,胖子就带着一个娃娃脸的女孩儿走了过来,他往卡座上一座,说:“来妹子,坐哥身边,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小爷,叫爷。”

    我说:“别听他胡说,你离这胖子远点,这家伙有那种病。”

    女孩儿诧异地看着胖子,胖子一拳砸在我的胸口,说:“妹子,你别听他的,胖爷身体棒着呢,丫的一天胡咧咧,等一会儿哥带你去兜风,兰博基尼哦!”

    女孩儿比我放的开,一看我们两个是在胡闹,便端起酒杯敬我,我很随和地跟她喝了一个,心想着可怜这妹子了,今晚肯定被胖子这畜生给祸害了。

    酒一喝多,胖子的手就开始不老实,我没兴趣看他发情,到了吧台边让调酒师给我调了一杯鸡尾酒,无聊地打量着二叔的场子,过年的时候我来过,现在有了一些变动,看来是重新装修过。

    酒醉金迷,不管是国际化的大都市,还是这种小县城,人有点钱就无聊,然后出来寻求刺激,从未想过坐在家里沙发上,那个不停换着台等他回家的女人,也许还有一个没有睡着的孩子,正问她妈妈自己的爸爸干什么去了。

    啪啦!

    一声脆响,就在距离我不远处响了起来,我以为又是哪个不开眼的外地人在这里捣乱,可是当看到胖子满头是玻璃和血站了起来,接着又有七八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把他踹倒在地上。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正想上去帮忙的时候,李哥带着好几个保安把那些年轻人拉开,胖子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叫道:“我去你娘的,胖爷第一次来,哪里惹你们了?”

    一个年轻人愤怒至极地骂道:“你妈的,知不知道她是老子的女人,连老子的女人都敢碰,你活腻了是不是?”

    李哥明显和那个年轻人认识说:“黑蛋,别给老子胡闹了,再闹下去没你小子好果子吃。”

    黑蛋抓住那个娃娃脸女孩儿的头发说:“操,跟老子回家,谁让你来二爷这里的挣钱的,老子养不了你了吗?”

    胖子提着一瓶没有打开的啤酒就想往前冲,我拦住了他,让人给他门口的小诊所包扎伤口。

    我走到那个黑蛋的面前,把他的手腕抓住说:“小子,不管你占理不占理,别这样对待女人。”

    黑蛋不屑地瞥了我一眼,说:“你算什么东西,给老子滚一边去,要不然他妈的连你一块收拾喽。”

    啪!

    李哥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抓住他的衣领骂道:“你个没长眼的小畜生,不看看这是谁,居然敢说这样的大话,不想活了?”

    黑蛋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直接就跪倒在我面前,说:“张小爷,对不起,我喝多了,没看清是您。”

    我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带着你这些小兄弟走吧!”

    “谢谢张小爷,谢谢。”

    黑蛋爬起来就想拉着那个女孩儿走,我对他勾了勾手指,说:“你们走,她留下。”

    在黑蛋一脸不情愿的情况下,李哥喝了几声,他才带着人离开,完后我让那个女孩儿可以离开了,可是她不肯走,一直等到胖子回来,她问长问短的。

    胖子也是神经大条,根本不在意自己脑袋上的伤,继续喝女孩儿喝酒,我不是那种修行十世的好人,凡事做到问心无愧就行了,既然胖子和女孩儿你情我愿的,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随便他们怎么样吧!

    喝的差不多了,我开车把胖子和女孩儿送到了一家酒店里边,接下来肯定会发生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不过我兄弟也不能白挨那一酒瓶子不是,反正是人家女孩儿自己愿意的。

    出了酒店,我点了支烟正拉起车门上去,忽然一只手就抓在了车门上,那是一个长相非常不错的女孩儿,要模样要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甚至还给我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我喝的迷迷糊糊,问她:“你是谁?要干什么?”

    女孩儿看着酒店的楼,说:“张文,那是我表妹,你给我把她叫下来,否则今天我跟你没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