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盗墓贼的生活
    春秋战国,那是周朝灭亡之后,中国封建王朝中最混乱的一段时间,有句话叫乱世出英雄,所以也就是在那五百年当中,出现了很多传奇人物,什么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老子、孔子、鬼谷子、商鞅等等,真是数不胜数。

    我们是盗墓贼,虽说仅倒过一次斗,但是谁都知道战国墓出神器,在刚刚的汉孝宣刘询的皇陵中,我也见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留下的痕迹,觉得那可能是用春秋战国时代的一个大型陵墓改造而成的。

    现在大小王给我看这张战国图,我就不由地联想起了战国墓,想着如果真的这图和某个什么王或者什么公的有联系,要是能进这种级别的斗转一圈,别说摸不摸出冥器来,就是有了这一段经历,也不知道能吹几十年了。

    我爷爷,之所以成名,那就是因为去过晋文公的墓,他就差把那段故事编成了章回小说了,反正我第一次听得时候,从上午九点,除了中午吃饭,一直到晚上八点才听完,那还是有很多细节他没有说,只是大概描述了过程和有趣的见闻。

    我看着笑嘻嘻的王老头,就问他:“王老,您肯定能看出一些东西,要不然也不会拿给我们看,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也就不要打哑谜了,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王老头端起茶杯,这叫端,说明开始有架子了,看的胖子一脸不悦,他说:“你他娘的有话快说,别吊着了,那么大年纪再把你吊死。”

    “呵呵!”王老头不怒反笑说:“听说过字画吗?”

    我就笑了,字画属于古董行业常见的东西,当然普通的居多,名人字画很少,它属于古玩中特别娇贵的一种,保持起来也非常的不易,出自名人之手的全都按照平尺卖,我是没有经手过这样级别的字画,毕竟以我兜里那几个钱,根本就他娘的收藏不起。

    胖子撇着嘴说:“爷,我的亲爷,您能不能一次性说出来,你再卖关子胖爷可不候着了,一会儿把胖爷火拱起来,说出更糙的话,那您可别怪胖爷啊!”

    王老头也许知道我理解的不对,他说:“字画有两种意思,第一种指的就是平常名家的书法、绘画,第二种很少见,就是眼前这幅战国图,它又叫做战国字画,属于那个时代独特的产物。”

    也许是怕胖子的插嘴,他缓了口气继续说:“你们看这幅战国图,远看似乎一幅画,但是凑近仔细看就是一幅篇幅不小的字,根据我的经验来看,这应该是战国时期赵国隶书,我个人觉得它应该和赵国某位君王的陵墓有关系,要不然那个盗墓高手也不会那么上心。”

    我好像多少理解了他的意思,问:“您是说,这幅战国字画可能指引我们找到一个战国时期赵国的陵墓?”

    王老头微微点头说:“没错,所以在前不久交易之后,我感觉你们挺靠得住,所以就想要把这幅战国图卖个你们,不过我说的卖,并不是让你们拿出多少钱来,也不是让你们把这幅战国图收藏了,而是希望你们能够破解其中的东西,如果真的和一座赵国大墓有关系,那你们要从里边帮老头子摸一件过百万的冥器出来。”

    “我靠,你丫的怎么不去博物馆抢啊?百万以上的冥器,胖爷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呢!”胖子已经按耐不住了,嘴里不断地骂道:“狗日的,你丫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要是冥器那么好摸,那胖爷还有功夫和你在这里扯闲篇,早就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度假去了。”

    王老板有些听不下去了,就黑着脸说:“买卖不成仁义在,说话他妈的注意点,我家老爷子都这么大年纪了,积点口德吧您。”

    胖子还想说,我拦住了他,笑着说:“他就这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以答应你们试试,如果真的能够找到战国时期皇陵级别的墓,有过百万的冥器一定双手送过来,如果没有就将最值钱的一件给你们,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王老头笑吟吟地手:“张老板说话中听也直接,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会给你一张这幅战国图的拓本,你们拿回去慢慢的研究,北京是很大,但是古玩这个行业并不大,而且我给你们的价格你们也没话说,到时候记得咱们今天的约定就成。”

    王老板把一张早已经准备好的拓本放在了我面前,我拿起来,也就随即站了起来,抱了抱拳手:“得,那您忙着,我们回去先研究研究。”

    “慢走,不送了。”王老板好像还在生气,在我们走出房门的时候,他在背后来了一句令人不爽的话:“如果你们摸出冥器,不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做事,那别怪我王某人不客气。”

    “操,谁怕你!”胖子回了一句,我们两个就离开了。

    回到我的铺子里边,胖子就问我是不是看出什么东西了,因为他了解我的性格,和他那种大大咧咧完全不同,我这样做必然是有道理。

    我点了支烟说:“这个我还不好说,反正这东西又没花一分钱,就算是放在店里,也是一份战国图的拓本,等一会儿我发回去让我爷爷他们研究一下,有用固然好,没用我就当镇店之宝了。”

    “我去你妈的,你这家伙不显山不露水的,比你家胖爷都鸡贼。”胖子搂着我的脖子,笑嘿嘿地质问我:“什么时候偷偷长进了?胖爷都快跟不上你的小步伐了。”

    我苦笑道::“还不是因为刚刚倒斗时候吃了个哑巴亏,小爷已经尽量让自己不往哪方面想了,可是人就是这样,吃一堑长一智,多留个心眼没错的。”

    在我沾沾自喜的同时,给拓本拍了照片发到了二叔的手中,让他和爷爷给研究研究,是不是真的如我想的那么有价值。

    可是,过了没有两个小时,二叔就打过来电话,让我扫描一份儿给他发过去,照片太小放大了就会失真,他觉得这东西很有价值,问我是从什么地方搞到的。

    在去发传真的路上,我把事情仔细跟二叔说了,二叔放着免提,爷爷也在一旁听着,偶尔说上几句,我是不在意上次被付义他们黑了多少冥器,而是不想再栽一次跟头,跟这个行业的老家伙们打交道,不多留几个心眼肯定是不行的。

    事情办完之后,我们就闲下来了,胖子自然说要去找王静,说实话我也挺想沈家舒的,虽然分开也就是十来个小时,男人那种冲动是发自骨髓的,我不想那是假的,只是想的比较多,怕以后会很麻烦,但吃顿饭还是可以的。

    开车到了分钟寺,这在清代时候有一个叫“粉妆寺”,据说是因为皇帝和妃嫔到南苑狩猎在此地休息,梳妆打扮,才有了这么一座寺庙,后来谐音为分钟寺,名字流传至今,但寺庙早已经荡然无存,现如今是很多打工者落脚的地方。

    这里可有说是鱼龙混杂,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人流量也出奇的大,加上路道并不怎么宽,从我们下了三环主路之后,车开的就更爬似的,四十多分钟才见到了沈家舒和王静,她们已经收拾好新租下的公寓了。

    吃饭的时候,胖子已经拍着胸脯跟王静说要给她找工作,我估计也就是他那个小破店了,职位也很好安排,直接就是老板娘,这都让我产生了错觉,胖爷是要动真格的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了还没有问沈家舒在做什么工作,当然也可能是问过,她也说过,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喝的有些迷糊,早他娘的给忘了。

    沈家舒白了我一眼,才说她在一家公司给老板当秘书,我一听就有些胃酸,让她别去了,这年头有一半老板假借招秘书的名义找情人,贞洁烈女也挡不住金钱的诱惑,看看我二叔就知道,以这名义找的秘书个个漂亮,丫的能评选中国最杰出老板泡秘书的领军人物。

    可是当沈家舒告诉我,她的老板是个娘们的时候,我就差找个耗子洞钻进去了。

    吃完饭,胖子这个精蛆上脑的畜生,又带着王静去办正事了,我只能问沈家舒想去什么地方,我他妈的也想啊,可是我很理智,而且非常喜欢这只能暧昧恰到好处的感觉。

    经过商量,我们两个就去了台球厅,都说女大十八变,沈家舒变没变我不知道,但确实是大了,趴在球桌上真有些壮观的感觉,我看着差点就栽进她的温柔沟里边。

    打了没有一局,门口就走进来几个人,我一看心里的怒火差点从天灵感飞出来,居然是黄妙灵和几个男女,她打扮的就像是个清纯的邻家少女,一脸楚楚可爱的样子,和那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开了两张球桌。

    人的第六感很强,尤其是女人,黄妙灵还没有开始打,她就转头看向了我这边,一看到我就笑了,然后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就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