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狐一样的女人
    在一看到黄妙灵的那一瞬间,我心头的一股无名火就已经上了天灵盖,我这个人生平最讨厌别人把我当傻子一样骗,不过计划再高明,我心里就拗不过那股劲,往常只是自己骗自己而已,毕竟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沈家舒看到我不对劲,她就下意识看向了走过来的黄妙灵,还轻声问我是不是我的前女友,女人之间也就是这点想法。

    我摇头说不是,自己跟黄妙灵就在斗里接触了那点时间,我对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而且对于这种女人,她当我的后女友我都不打算要她,即便她再漂亮,这可是只小狐狸啊!

    “哟,张小哥,挺巧啊,想不到还能在这种地方见到你。”黄妙灵一边说,一边用余光打量沈家舒,故意压低声音,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问我:“女朋友啊?怎么看打扮好像是站在街上招呼男人的那种?”

    我一听就更火了,这女人居然敢当中我女神的面说她,立马就恶言相向:“你谁啊?我他妈的认识你吗?”

    黄妙灵不怒反笑,笑声好像银铃般的清脆,惹得旁边几伙玩台球的人频频偷看她,说实话她的容貌,再加上这种悦耳的笑声,确实非常勾人,甚至可以说是勾魂。

    “你笑什么笑?”我被她笑的浑身不舒服,也幸亏她是个女的,要是条汉子,我不管打过打不过,早他娘的就动手了。

    黄妙灵看了看旁边的几个人说:“我跟这几位大哥,跟你笑了吗?”

    那几个男人还当真了,直接就走到了黄妙灵的身边,用那种吃人似的眼神看着我,我跟胖子在这六九城也混了好几年了,以前没钱的时候也没有怕过谁,更不要说现在了。

    可是,那几个愣头青不知道,典型要上演英雄救美,殊不知黄妙灵有其他的心思,毕竟和她一块来的那几个人都冷眼看着这边,压根就没有动手的意思。

    当一个男人用球杆砸向我脑袋的时候,我就知道今天又被黄妙灵小小算计了一把,那种委屈已经到达了我的临界点,不过双拳难敌死手,好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对着我拳打脚踢,旁边的沈家舒已经吓得哭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警察来开,那些男人才停下了手,匆忙离开了台球厅。

    我已经被开瓢了,身体好些地方疼的要命,整个人都迷糊了。

    但是,我清楚地记得,黄妙灵蹲在身拍着我的脸,说:“你先要学会怎么尊重女性,否则下次比这次还惨。”

    在救护车上,我依旧没有昏迷,但也不是十分清醒,知道沈家舒在一旁照顾我,偶尔救护人员来给我消炎、止血,我此刻都恨不得杀了黄妙灵那个女人。

    到了医院,处理完一切之后,沈家舒一直都在,我心口好像压了块大石头似的,主要是太过气人了,过了没多久胖子就带着王静来了。

    “怎么回事?”胖子一进来就一脸惊讶说:“这次几个小时,怎么就搞成这样了?”

    我狠狠白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妈的还好意思问,一个小鸡长在脑子里的人,一天到晚就知道那点破事,小爷需要你的时候你他妈的在哪里啊?”

    胖子被我骂的一头雾水,转头就问沈家舒是怎么回事,沈家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说了,胖子立马就问我那女人是谁,打人的那几个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等等,反正就是叫嚷着要去替我出气。

    不知道在病床上躺了几个小时,我的情绪才终于稳定下来,自己想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时间又哭笑不得,这都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加上酒精让我失去了理智,以后这酒看样子是要戒了,太他娘的耽误事了。

    我跟胖子心平气和地把事情说了一遍,胖子低个脑袋默不作声,不过在听完之后,他说这件事情交给他,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让他算了,毕竟当时是我出言不逊,这才导致了自己挨揍,就当是买个教训了。

    第二天上午,我出了院,我让胖子送沈家舒和王静回去休息,毕竟她们两个女孩儿熬了一夜,不像胖子后半夜就在旁边的病床上呼呼大睡了。

    一天无话,一直到了晚上,胖子说有事情就出去了,让我的铺子给他留门,他今晚来我这边睡,说是照顾我,我嘲讽了他几句,让他还是别来了,我身边不缺陪睡的。

    差不多是夜里十一点多,我就听到楼下声音很噪杂,有打人的声音,自然也有求饶的声音,兵子和小虎下去看怎么回事,过了没一会儿兵子上来说是胖子。

    我下了楼,看到有二十多个人,个个身材不逊色于胖子,但是人家那是练出来的,不像胖子是吃出来的,每个都穿着黑色的小背心,露出一大片一大片的纹身,手里还提着铁棍、钢管和**之类的家伙。

    “你妈的,连我家小哥都敢打,你们一个个都活腻歪了?”胖子朝着手里的半臂长的钢棍,对着地上躺着的几个男人,不断地敲打着。

    见我下来了,胖子把钢棍往我手里一塞,说:“小哥,场子胖爷替你找回来了,现在该你出气的时候了。”

    地上的几个男人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估计连他嫂子都不认识他了,不过我估计是昨晚在台球厅打我的那几个,因为人数是对的。

    我扫了那些满脸横肉的家伙们一眼,把胖子拉到一边问:“我操,这些人你哪里找的?”

    胖子以为是在问地下被揍的几个家伙,就笑呵呵地说:“胖爷可是在皇城根下长大的,想在北京找几个人,那还不容易,这种小混混只要过去问问台球厅老板,找到他们经常活动的地点,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踢了他一脚,说:“我说是这些打人的,小爷不记得你认识这条道上的人啊!”

    胖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无所谓地说:“小哥,这还用说嘛,只要有了钱跟你谁都有缘,胖爷去找了王老板,这些都是他的人。”

    “我去,他好像对你骂老王头挺有意见,怎么会借人给你?”

    “好吧,胖爷实话告诉你,我跟丫说已经解开那幅战国图里边的秘密,不日就出发倒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白给丫一百万,朝他借几个人肯定是小意思啦!”

    “你这不是骗他吗?那家伙别看对咱们还算客气,那是因为有生意往来,如果知道你是在糊弄他,明天这些打手打的人可就是你了!”

    胖子也不废话,从我兜里把我的手机掏了出来,打开信息给我看,里边有一条已经读了的信息,是家里二叔发来的:“图解开了,明天找个传真店给你发过去,看了以后你就明白这张图的价值。”

    我没有教训那几个人,胖子和那些王老板的打手们又打了几分钟,然后就让那几个男人滚蛋了,因为对于他们的气,我早已经消了,而且这事情是因为黄妙灵,跟他们没多大关系,只不过是他们傻不拉几被利用了而已。

    胖子一人给了五块钱,把那些打手驱散,他就跟我进了铺子,然后我们两个就一人一张床睡下了。

    睡在床上,胖子说:“小哥,咱们可让人家黑了两次了,胖爷也知道冤有头债有主,不过付义那老小子的势力挺大的,不好正面下手,等你伤好了之后,胖爷把黄妙灵那娘们给你绑来,到时候你爱把她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说:“小爷可不想犯罪,你他娘的别瞎整了,再把自己整进号子里边,小爷还得去捞你丫的。”

    “放心放心,胖爷有把握,就是吓唬吓唬那娘们,要不然还真以为咱们兄弟是好欺负的。”

    我爬起来郑重其事地警告胖子,说:“现在是法治社会,这件事情已经差不多了,以后有机会再说,没有那就算了,小爷是个男人,跟个女人较真那还能叫男人吗?”

    “操,胖爷还没发现你丫的挺大男子主义的,我看还是由你把黄妙灵那见面办了,让她在你身下喊句哥哥不敢了,要不就是哥哥我还要,这样才他娘的解气。”

    “你他妈的快睡吧,明天还有去接受我二叔传来的东西,要是真的有个战国时期的斗,那一切都是值得。”

    呼呼……

    “我操,你他妈的属猪的吧?这就睡着了?”

    在大早上,我给二叔打了电话,然后就到了传真店候着,期间胖子买来了小龙灌汤包回来,我们两个边吃边等,他吃的第一口就溅到我脑袋的纱布上,一下子我的造型就更别致,搞得传真店的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几次都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胖子贼兮兮地对她说:“离骚(李嫂),你是不是像笑啊?没见过咱小哥的脑袋被开吧?”

    李嫂是我们这一片的,大家经常互相开玩笑,她就说:“张小哥,平时看着文文静静的,没想到还会打架,真是……哎,传真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