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初到太行
    我们这边六个人,加上黄妙灵四个人,一支以我为首的盗墓团队就形成了,我们这次的目标是山西太行山,至于再准确的位置,那只能依靠自己去找了。

    出发时,我们到二手市场淘了一辆金杯,车上除了我们十个人之外,还有后面的十个背包,里边全都装满了专业的倒斗装备,黄妙灵还给我们配上了无线电和防毒面具,她说这些东西这次也许能派的上大用场。

    从北京到达山西太行山将近七百公里,路上我们也渐渐地熟悉起来,黄妙灵给我们介绍那三个人的时候,直接用老大、老二和老三来代替,至于叫什么我不关心,反正就是个代号,只要这三个人都是倒斗的好手就行。

    太行山,又叫五行山、王母山、女娲山,呈东北到西南走势,总长绵延了四百余公里,它属于我国地形的第二阶梯,形成于上亿年前,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最出名的自然就是煤,不由让我想起了那面煤晶大门。

    这座太行山脉,从古自今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春秋战国一直到明清,两千多年烽火不断,留下了无数的故事和传奇,在抗战期间,我党还在这里创建了根据地,先后形成了重多战略要地。

    这里也是一大风景区,各种名胜古迹数不胜数,其风景秀丽,灵在于水,高山平湖、深潭瀑布、溪水潺潺,各种旅游区一年客流量数百万不止。

    我们的落脚点是一个名叫长龄村的小村子,这里也是个游客歇脚的地点。

    刚一进村子,我们就见到了不应该出现的一幕,那是两伙人在打架,围观的人有上百,我们把车停好,作为天生喜好看热闹的人类,没有人能够抵得住这种诱惑,毕竟都是他娘的好奇心作怪啊!

    看这些闹事人的打扮,也不像是本地人,有些人破口大骂我还听得懂,其中一伙只有八个人,另一伙却又二十多人,可是双方打个不分高下,场面是乱作一团。

    胖子悻悻地说:“小哥,胖爷估计肯定是因为谁摸了谁的女人,或者说仅仅是因为谁多看了谁一眼,你说是不是?”

    我白了他一眼:“你他娘的脑子里边除了女人,还有别的吗?”

    “有啊!”胖子一本正经地拿出手机和我拍了照说:“胖爷给我们家静静发回去,以证明胖爷不是出来玩的,而是出来做大事的。”

    我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这家伙就有两样看的比命重要,一样女人,另一个就是冥器,说白了也就是钱,好像根本不会有什么烦心事,这样性格的人,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挺好的,至少无忧无虑嘛!

    “他妈的,给老子先弄死一个!”人少的那一伙儿带头的,脑袋已经被打破了,血流的满脸都是,仿佛眼睛都成了血红色,他已经从腰间拔出了匕首。

    一瞬间,所有人都往后退,生怕自己殃及池鱼,我也是这个打算,可是忽然就看着这个点头的有点眼熟,整个人就像是发懵似的站在原地没动。

    胖子过来拉我,叫道:“狗日的小哥,不要命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问:“胖子,你帮我看看,那个满脸是血的男人,是不是我二叔?”

    胖子就是一愣,忽然一拍大腿,叫道:“我操,还真是。”说着,他就一边招呼其他人,一边跌跌撞撞打开车后备箱,从背包里边抽出了螺纹钢管,塞一根在我手里,自己一马当先已经冲了上去。

    我们六个人上去就围在我二叔身边,因为不敢特别确定那边是我们的人,那边是对方的人,黄妙灵四个人也就跟了上来,不过他们都赤手空拳,可能觉得没有必要出手,或者是他们不用家伙事也能行。

    很快,二叔的七个人都聚到了他身边,一看对面就剩下对方的人,胖子大叫了一声,又是第一个冲了上去,这家伙是为了我二叔,我不能就看在他自己往上冲,所以在他冲出去的下一秒,我也跟了出去。

    这次,黄妙灵四个人表现不错,确实也跟着上了,加上二叔八个人,我们几乎和对方的人数差不多,但我们这边个个都是狠角色,尤其是胖子上去几钢管下去,立马趴下了好几个。

    对方一看二叔来了援兵,立马就搀扶着他们的人远远跑开,一会儿就上了几辆车,然后扬长而去,这时候远处响起了警笛声,我们也就快速离开事发现场了。

    在村子里边找了村医,帮二叔和他那些受伤的人包扎的伤口,幸好都是一些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我们也不敢在村医家里多待,保不齐一会儿警车就会追到这里来。

    找了个规模不小的农家院,我们将近二十人就住了进去,我直接掏出一万块钱给了主

    人家,算是我们这几天的吃喝,其中更多的就是封口费,我们可不能被抓到,否则打架这事不大,要是被警察发现了背包里边的家伙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为路上吃的都是方便面、面包等拆及食的食物,喝的都是瓶装矿泉水,一行人嘴里早就淡出个鸟,直接让主人家的老婆给做饭,我们在院子里边一边喝茶,一边等着吃饭,顺便聊聊天。

    我问二叔:“您不是出来倒斗了吗?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对方是什么人?”

    二叔的造型跟我前些天差不多,他把烟卷斜叼着,说:“妈的,也是一群外地人,其实这事不能怪你二叔,狗日的居然敢跟他二爷玩仙人跳,要不是你们出现,今天我肯定要弄死一个。”

    胖子笑着说:“看,我说是因为女人吧?小哥,这下你服胖爷不?”

    “滚一边!”我白了他一眼,无奈地对二叔说:“二叔,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而且出来是倒斗的,找女人回老家那边再找,现在被人家打的头破血流的,那不是耽误正事吗?”

    二叔狠狠吸了口烟,说:“你他娘的说什么呢,你二叔被人打成这样,你还想着倒斗,咱休息一晚上,赶明打听打听那些人还在不在,只要他们还在,不让那些家伙跪地求饶,我他娘的跟你姓。”

    我对这个没正形的二叔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他就是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人,也许只有和胖子那种人合得来,话又说回来了,毕竟他是我的长辈,其他的话我已经不能多说了。

    吃饭的时候,二叔才告诉我,原来是他们一伙人出来倒斗,可是找了快一个星期,连个像样的斗都没找到,他才无聊,所以就有了这事情。

    当然,昨晚玩仙人跳玩到二叔的头上,他肯定不会忍,当时是给了钱,但是不过半个小时就叫着他带来的七个伙计把钱要了回来,当然肯定还是把那个女人睡了。

    今天对方又找了过来,结果就有我们看到的一幕,我真的不怀疑二叔会把对方的人弄死,不过动手的肯定不是他,而是某个伙计,事后他自然会用钱善后,虽然我不确定他是否曾经这样做过,可刚才他肯定已经想好了。

    胖子吃着煮花生,问:“二叔,您跑这里找斗,不会是为了那个战国墓来的吧?”

    我看了胖子一眼,这种话他还用问,其实在我在跟家里借人的时候,爷爷说二叔带着剩下的伙计走了,肯定就是来找这个战国墓了,不过我了解二叔那点手艺,他学的还没有我多,肯定找不到,所以还是带人过来了。

    但是,我没想到能遇到二叔,毕竟这太行山这么大,附近的村子又这么多,想着他找不到就回去了,如果这换成我老爸过来,这个斗我就打算放弃了,我们是一家人,谁盗不是盗啊!

    当我问起为什么二叔会选择这个村子的时候,他说是我爷爷在家看了山西这边的地图,对照着那张战国图,让到这个长龄村附近的山脉试试,这跟我的行走路线如出一辙,看来一个师傅是叫不出两个徒弟的,况且从师徒关系来说,他还是我的师爷。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这个农家院一共有四间房,虽然每个房间里边有四张床,但是我们十八个人,还有两个人没办法睡觉,况且黄妙灵要独自一间,我们只能替主人家“搬家”了。

    腾出一间房给黄妙灵,搬走一张床,毕竟是那种上下铺的,晚上只能挤着睡,不够总算是睡了个安稳觉,虽然后半夜不知道是谁的脚丫子放在了我的嘴上。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毕竟我们也不是很着急,而且着急也没用,二叔再不济也多少懂一些,可是他找了快一个星期都没找到,我们不可能一来就能找的到,所以一切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洗漱完后,我看到胖子正和黄妙灵坐在小桌椅上跟男主人聊天,不知道聊什么,两个还挺开心的样子,想之前我们好像还有血海深仇似的,现在居然就这样了,人这种动物还真他娘的奇怪。

    我走过去问:“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胖子说:“小哥,你快过来听听,可他娘的有意思了,以后胖爷要是退休了,一定多来这种村子里边住住,好玩的事情可多了。”

    黄妙灵也说:“过来听听,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线索呢!”

    我见他们两个说的好像还真挺有意思,便丢个胖子和男主人烟,自己也坐下去听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