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真正的危险
    临走时候,我看着另外六具干尸,心里感到很别扭,那一具就是亲娘养的,其他的六具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吗?

    我暗暗下定决心,等从冥殿回来的时候,路过这里边把其他六具也捎带出去,在太行山上找个不错的风水穴把他们的尸骨都埋了,这些人在当时必然不是无名鼠辈,说不定还是什么大人物,这样也算积点阴德,万一等一下他们还能保佑我活着出来呢!

    胖子伸了个懒腰,说:“这里没搞头了,我们也该往里边走了,不要他娘的去太晚了,要是正巧碰到粽子们出来撸串,那咱们可就是正好的食材,告诉你们胖爷包里就一个驴脚,你们掂量着点。”

    我和黄妙灵面面相觑,不过她很快就把目光移动到了尸体上,那种眼神就跟看一个死去的情人似的,她才多大,这尸体少说也有小半百岁数,都快能当她爷爷了。

    在我们收拾好准备离开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往那些窟窿一照,这不照也许就稀里糊涂过去了,可一招之下,我整个人大大地吸了口凉气,一瞬间浑身的鸡皮疙瘩就站了起来。

    同时我惊叫道:“狗日的,快跑!”

    在那些原本空洞的窟窿里,此时探出了一支支我们手里的弩箭,可这并不是我害怕的东西,在弩箭上面居然爬满了小拇指大小的蚊子,我是第一次见这么大个的蚊子,面对这些家伙就是头大象也顶不了多长时间啊!

    胖子忙说:“别慌,这不是蚊子,胖爷认识这种东西,这叫盗虻,专门扑食马蜂、蜻蜓这类昆虫的。”

    黄妙灵脸色惨被地后退了好几步,咬着银牙说:“可这墓里边根本没有这种昆虫,那它们该吃什么?你们仔细看看这些东西的身上。”

    在她这么一提醒之下,我强忍着心头的恐惧照了上去,乍一看根本没什么,但是仔细去看,这些虻虫的身上正星星点点地反射着手电的光芒,更像是伪萤火虫似的,正一只只顺着弩箭爬出来,挥动起了翅膀。

    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嗡嗡的声音,胖子也感觉到这不是普通的盗虻,二话不说先把枪里的子弹都打了出去,可这又不是鸟,即便他能打死几十只,根本也无济于事,那些窟窿就像是蜂巢似的,不断地往出涌这些虻虫。

    胖子还想抢我的枪打,我没有给他,拉着他就往里边跑,因为黄妙灵早他娘的跑的没影了,但方向正是我们前进的方向,我们就跟捅了毒蜂窝一样,抱头开始逃窜,哪里还管的上什么机关陷阱。

    胖子问我黄妙灵呢,我跟他说早撒丫子跑了,胖子大骂了几声,忽然就见黄妙灵去而复返,同时手里还拿着她衣服上的一块纱布,里边也不知道兜着什么鼓鼓囊囊的,反倒是往回去跑。

    我正拉着她,可被她巧妙地躲开了,我心说这是你自己找死,也别怪小爷无情无义了,可是没跑几步,就听到后面啪啪的声音,不知道她把什么东西甩到了墙上。

    胖子把我拉住,我们两个小心翼翼地回去看,发现那窟窿已经被淤泥给封死了,也不知道黄妙灵从哪里弄来的,而她本人已经点燃了一炷不长但加粗的香。

    在那炷香点燃的时候,原本乱飞的虻虫,全都落到了地面上,不过并没有死,开始用两只前腿扒拉着脑袋,感觉就像是沼泽地上面的那些悠闲自在的蚊虫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挺神奇啊!”胖子一脸的好奇。

    黄妙灵擦了一下头上的汗,说:“我师傅自己制作的蚊香,相当于慢性毒药,人闻的多了也对身体有害,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我说:“你师傅未卜先知啊!”

    说话间,我们就远离这是非之地,路上还遇到了另外两个窟窿,只不过没有尸体,现在已经被黄妙灵用泥巴堵住,她告诉我们,盗墓工具不单单是随身带来的,还有利用一些大自然的馈赠,这些泥土是她在外面事先装好的。

    我对她的聪明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已经想到了这里一共有九个窟窿,是不是多少有点九五之尊的意思,不过我看过爷爷收藏的一部古书,书名叫《洛书》,说着九是老阳之数,也是最高数。

    这里既然是赵国王墓皇陵,出现这样规格的设计特在情理之中,那七个人应该是想要堵住前面的七个窟窿,因为没有带泥土,所以只能爬上去堵,却没有意识到后面还有两个,在被弩箭射穿之后,血肉又被那些虻虫吸干。

    还有一种可能,他们也发现了后面的两个窟窿,是让其他人道后面堵了,但是后面的人并没有那样做,这才触动了机关,导致了那样的悲剧发生。

    那本笔记上面有我二叔的名字,如果不是同名同姓的话,那就是说逃离的是我二叔和另外两个人,那么还有可能就是他们三个间接地害死了其他七个人。

    我感觉事情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从发现我二叔的名字那一刻开始就有了。

    不过,也无法再去想太多,我们已经往更深处的陵殿跑去,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也许是盗墓贼天生经不住冥器的诱惑,不往外却又往里,当然也和当时紧张有关系,有人往那边跑就跟着往那边跑。

    在过了第二重龙楼,那就是第三重宝殿,很快眼前就出现了一座拱形桥,全程约莫有三十米长,用料是劣质的汉白玉,不过对于那个时代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奢华了。

    桥的护栏镂空,上面雕刻出类似龙的图腾,还有就是好像元宝形和铜钱草,以及很多皇墓都会有的龙祥云,在桥上是一条护城河,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有水流经过,应该是没有了,毕竟没有听到水声。

    在我们上了拱形桥之后,立马就感觉身后又响起嗡嗡的声音,我立马意识到那些弩箭不是要直接害死盗墓贼,而是不想让那些窟窿被堵住,只有人上去才会变成杀人的利器。

    “狗日的,胖爷下次来一定带一箱喷蝇药,毒死这群小王八蛋!”胖子骂道同时,已经再度扣动了装满弹夹的枪,随着一声枪响,不知道打中了什么东西,但那东西个头肯定不小,掉落的声音清晰可闻。

    我叫道:“妈呀,还有更大个的!”

    我们三个一路狂奔,身后继续跟着那些虻虫,简直就像是无数架小轰炸机似的,我下意识往后照了一下,顿时头皮都麻了,那些真是铺天盖地的飞虫,加上能够反射手电的光芒,仿佛是一头巨型多目怪物,那些只不过是它的眼睛。

    不过,我也被那种景象震惊了,在我们身后好像跟着一条绿色的银河,我都不知道自己脑子在想些什么东西,反正飞得快有流星划过的感觉,看来只要被它们追上,下场一定比那些干尸好不到哪里去。

    胖子大叫道:“小哥,你他娘的快跑,胖爷肉多血厚,能多抗一会儿,要不然咱们会一定完蛋的。”

    我一听胖子这是要舍生取义,连忙就让他别那么做,跟我比他确实血肉厚重的多,可是面对那铺天盖地的虻虫,估计不出五分钟就皮包骨了。

    见我不肯丢下他,胖子就骂了一声,这次他的骂声里边带着感激,但是这家伙撒开来跑,居然没几下就到了我的前面,可是下一秒就“操”了一声,接着黄妙灵也发出了尖叫声。

    我整个人已经懵了,根本不知道他们两个这一唱一和的在干什么,可我也是没过一秒,叫了一声我的亲妈呀,不知道这桥是怎么回事,中间居然有个大洞,我们三个人根本没有留意到,接二连三地都掉了下去。

    接下来,我的脑子已经停止了运转,完全都是潜意识地乱抓乱踢,可是什么也没有触碰到,又是短短的几秒我就感觉自己的屁股成了八瓣,那颗高高提到嗓子的心也跟着落地了。

    可是,我的身子又是一歪,滑着继续往下掉,我以为又不知道要掉多深,估计有人告诉我会掉到地狱,我这一刻也信了,不过并没有到地狱,差不多三米高的落差,我的胳膊疼的好像是断了,整个人也不知道撞在什么东西上。

    在意识清醒的一瞬间,我要做的就是去找手电,它就在我不到两米之外的地方,捡起来就是往上照,一照发现距离上面的拱形桥足有八米多,没摔死真是干尸保佑,而且那些虻虫也好像没有追下来。

    很快就听到胖子在不远处杀猪般的叫声,我一照发现这家伙脸先着地,也幸亏戴着防毒面具抗了一下,要不然他就要去一趟韩国整容了,因为此刻他脸上的防毒面具都已经畸形了。

    胖子爬了起来,摘下防毒面具狠狠地摔在地上,指着上面大骂道:“我去你妈的,要是现在给胖爷一挺机枪,胖爷非上去把它们的老窝端了。”

    黄妙灵好像一点伤都没有,她已经顺着手电光走了过去,小心地问:“那些飞虫没有追下来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而胖子说可能是下面有那些盗虻的天敌,让我们两个都小心点,这估计是出了狼窝又进了虎穴了。

    一听这话我的心里就一紧,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可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硬的好像一块石头,我转身一看,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个黑色的人影正站在我的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